人约黄昏后

我搞完啦!CP要发的北欧夫妇无料,改了个名字叫《不眠》,字数1w4+的样子,年龄操作,一个轻松的小本子
【摊位号T23】
本人去不了啦请轻拿轻放揉搓摊主~ 没有什么领取限制,当然给摊主晒晒卡我会很高兴(?)

{ 2019-12-07 /14 }

(以下是一个代发)
书签上新+复刻
Lof地址发不了地址,请x宝搜店:Last Chronicle
预售截止至12月5日,支持邮寄和CP25D1场取。
也会有一定数量场贩通贩,以印刷数为准。
CP摊位号会第一时间更新。
因为代理情况,可能要1月中才能寄出请见谅。
新补充包:双黑又换装组/抓人壮丁组,打包特典陀思,黑箱与谢野

复刻:推理组/组合组/双黑组/老外组/日本推理组/双黑换装组/小姐姐组/侦探社组/港黑组/凑人组/猎犬组
复刻包含特典,购买指定set即得,详见宣图。
最后一次复刻!!!真的是最后一次!!!!

关于黑箱:熟人照常PYJY,邮寄通贩会随缘塞,场取可以去现场抖抖田螺,以及微博组合主页有转发抽奖

{ 2019-11-23 /1 /41 }

巴哈姆特变得小了一些。


第三百七十二页,智力药汤与蒸馏水按七比一混合,分七口喝下,在晨曦之时体内以太量达到最盛,无需念咒,以自身做媒介,即可完成召唤。步骤都是对的,召唤师哗啦啦翻着书,但巴哈姆特就是比传说中的造型小了一些,比划比划,也就跟召唤师手中这本书差不多大。


唔,时间不对?还是我资质不够?召唤师陷入沉思,莫非是出现幻觉了吗?能参考的资料太少了,我可是为此修行了相当长时间啊。


他看着召唤物,巴哈姆特飘在桌子上,也看着他。


总之先来确认是不是召对龙了吧?那么示范一下传统技能。


巴哈姆特张开了嘴,轰隆一声,召唤师失去了半间房屋。召唤师扑倒在桌子底下,顶着炒菜锅,探...

{ 2019-10-20 /21 }
 

[西布]Love or Die

#齐格布伦,史密斯夫妇,摸鱼快乐,虽然写到最后已经失去了绝大部分最初的快乐了...


在公司同事的眼中,布伦希尔德是位才华出众的设计师,年纪轻轻就有了自己的工作室,不仅作品独树一帜人长得也吸引眼球,是完美的妒忌对象。这样一位大有前途的创作者却在一个夏天闪婚,嫁给了从没听说过的男人,慢慢淡出了时尚圈,又让许多人为她遗憾。


结婚后她偶尔会在社交媒体上晒晒照片,大多是她亲手做的早餐,养的鸟儿和花,以及与丈夫去海边度假。镜头下的她很放松,像森林中的精灵,双眼难藏喜悦。人们只能从照片的角落发掘出她老公开的豪车,又恨恨地从嫉妒的黑名单中扒拉出她。布伦希尔德就像典型的成功人士,幸福的都与电视剧里如...

{ 2019-09-21 /4 /81 }
 

笨蛋

#关于大师兄、冒险者(和尼德霍格吧)


冒险者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在这日晌午,爬上了位于库尔扎斯中央高地的阿德内尔占星台,在一个大雪人的边上,找到了疑似要与他接头的男人。


“你来了。”埃斯蒂尼安午睡刚醒,从长椅上坐起来,在身后翻翻找找。


“你……”


埃斯蒂尼安递给冒险者一根长杆,“祝贺你,现在你就是苍天之龙骑士了,干你该干的事吧,没事别来烦我。”


“哎?我?可以吗?等等……这怎么是一根鱼竿?”还是桃木的。


“鱼竿怎么了?你用鱼竿残害的生命难道比用刀用剑要少吗?别磨磨蹭蹭的了,真正的骑士能以不...

{ 2019-07-30 /3 /18 }
 

[藻荒]天罚

#CP24无料


最初那道天雷降下,山河恸哭之时,荒也在场。只不过他尚在见习,是仙班末位一团看不见摸不着的仙气,需跟在老神仙屁股后面才不会被大风刮跑。荒躲在一片乌云里,神明裁决时往下望了望,看见鸟居下孤零零坐着的大妖怪玉藻前。他像白纸上一团浓重的墨迹,大雨下了七天七夜,化不开他通红的眼,冲不掉哭声里的撕心裂肺。


那时荒只识阴阳之道,七情六欲淡如温水,不知道人间卖的肉包子是什么味道,唯一擅长的就是占卜算数。于是荒问老神仙,他为什么要哭?


老神仙说,你没看见啊,他爱的人死了。


荒不屑,那有什么好哭的,人类算什么东西,岂可与有千年修为的妖相比,何况树上只是掉了一片叶...

{ 2019-06-18 /3 /50 }
 

#喵火锅喵?🍲🐱???


尼德霍格发现埃斯蒂尼安身上多了件东西,除了他的眼睛以外的,他需要离得很近很近才能注意到它。刀光撞火花,埃斯蒂尼安的尖枪擦着他的眼皮过去,他才能看见一个小小的、黑黑的东西,跟在埃斯蒂尼安身边,忽上忽下。


“好像是工匠做的宠物,一位很出名的机械师在帮我们修飞空艇,他的徒弟送了我这个,虽然他不是一名战士,但他似乎很尊重在战场上战斗的人。”


“所以这是什么?”


“迷你尼德霍格,少了一只眼的。”


尼德霍格趴下来看它,于他而言,感觉像眼睛进了粒沙。


他大叫,“这是什么东西?!”


“迷你尼德霍格,我刚说过的。”


可恶!人类!可恶可恶...

{ 2019-04-02 /3 /27 }
 

Time Machine

#是长袍组,我怎么磨磨叽叽写了这么久


流浪猫喜欢食物充足的地方,喜欢剩下的便当,啃不了的骨头,丢掉的面包;它们喜欢杂乱横生的野草,喜欢躺在水泥地上晒太阳;喜欢安静,宽敞明亮,无人敢来打扰。它们可以随时随地磨爪子,巡视领地,打架,追求母猫呜呜哀叫一个晚上。


这听起来很像开久中学的操场。


“也该行动了,明天,叫兄弟们把家伙都带上。”


当开久的不良少年们摩拳擦掌,以为称霸整个千叶的机会终于来了,等待他们的却是全校卫生大扫除。喂喂不对吧,哪里搞错了吗?大家那么辛苦锻炼肌肉是为了挥动铁棒砸断敌人鼻梁,可不是要在这儿松土除草啊。


“没有错。”


智司坐在属于他的王座上,相...

{ 2019-01-17 /2 /77 }
 

恐惊天上人

#新年快乐!算是副产物吧,写作藻荒读作无差


荒低头扫了一眼青花瓷盘,盛了凉拌水草,花生米,厚一点的也许是海带,没放辣,最上面点缀了一点豆腐丝。河童是淡水妖怪吧,他想,这盘子倒是不错,像古沉船发掘出来的文物。


“给我?”


河童对对手指,“是的!希望大人能保佑鲤鱼妹妹新的一年身体健康,平平安安,越来越漂亮……越来越可爱!”红晕在他青色的脸颊上呈现出一种乌紫色,像是病入膏肓。


荒掐掐鼻梁,“求情感顺利就不要找我了吧,那边不是有个粉红色的神明更合适吗?”


噗噗,粉红...

{ 2018-12-31 /6 /49 }
 

手可摘星辰

#摸个鱼透透气,藻荒藻无差


玉藻前喜欢胡说八道,瞎话张嘴就来,挑不出几个真字。结果就遭了报应,前几日害了牙疼,老天叫他闭嘴,午饭时间也不见人影。


“怪就怪酒吞请客,猪腿、羊腿、牛腿,不仅塞牙,没留神就被骨头渣硌坏了牙齿。”


玉藻前伸长胳膊够一罐白糖,“你把它给我。”


荒把虫师调的治牙的药往前送,白糖罐子反手藏到背后,“良药苦口,吃药。”


玉藻前嘟囔,爱管闲事,真当我需要养生?那能难得到我吗?马上画了五六个吓人的面具,分给寮里的小孩子,告诉他们躲在墙角,有人过来就蹦出来吓他们一跳,不给糖就捣蛋。这是节日习俗,不会有人拒绝你们的。


打扮成毒菌的莹草和打扮成火魔的...

{ 2018-11-11 /9 /102 }
 
1 2 3 4 5 6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