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阵地随时转移

[藻荒]天罚

#CP24无料


最初那道天雷降下,山河恸哭之时,荒也在场。只不过他尚在见习,是仙班末位一团看不见摸不着的仙气,需跟在老神仙屁股后面才不会被大风刮跑。荒躲在一片乌云里,神明裁决时往下望了望,看见鸟居下孤零零坐着的大妖怪玉藻前。他像白纸上一团浓重的墨迹,大雨下了七天七夜,化不开他通红的眼,冲不掉哭声里的撕心裂肺。


那时荒只识阴阳之道,七情六欲淡如温水,不知道人间卖的肉包子是什么味道,唯一擅长的就是占卜算数。于是荒问老神仙,他为什么要哭?


老神仙说,你没看见啊,他爱的人死了。


荒不屑,那有什么好哭的,人类算什么东西,岂可与有千年修为的妖相比,何况树上只是掉了一片叶...

{ 2019-06-18 /3 /44 }
 

恐惊天上人

#新年快乐!算是副产物吧,写作藻荒读作无差


荒低头扫了一眼青花瓷盘,盛了凉拌水草,花生米,厚一点的也许是海带,没放辣,最上面点缀了一点豆腐丝。河童是淡水妖怪吧,他想,这盘子倒是不错,像古沉船发掘出来的文物。


“给我?”


河童对对手指,“是的!希望大人能保佑鲤鱼妹妹新的一年身体健康,平平安安,越来越漂亮……越来越可爱!”红晕在他青色的脸颊上呈现出一种乌紫色,像是病入膏肓。


荒掐掐鼻梁,“求情感顺利就不要找我了吧,那边不是有个粉红色的神明更合适吗?”


噗噗,粉红...

{ 2018-12-31 /6 /47 }
 

手可摘星辰

#摸个鱼透透气,藻荒藻无差


玉藻前喜欢胡说八道,瞎话张嘴就来,挑不出几个真字。结果就遭了报应,前几日害了牙疼,老天叫他闭嘴,午饭时间也不见人影。


“怪就怪酒吞请客,猪腿、羊腿、牛腿,不仅塞牙,没留神就被骨头渣硌坏了牙齿。”


玉藻前伸长胳膊够一罐白糖,“你把它给我。”


荒把虫师调的治牙的药往前送,白糖罐子反手藏到背后,“良药苦口,吃药。”


玉藻前嘟囔,爱管闲事,真当我需要养生?那能难得到我吗?马上画了五六个吓人的面具,分给寮里的小孩子,告诉他们躲在墙角,有人过来就蹦出来吓他们一跳,不给糖就捣蛋。这是节日习俗,不会有人拒绝你们的。


打扮成毒菌的莹草和打扮成火魔的...

{ 2018-11-11 /9 /92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