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飞行员
wb@盐他

和纸片人相亲相爱

#旧剑旧枪,佘皮哥说我好久没摸鱼,因为我在看剧





夹着亚瑟等身立牌的库丘林和拿着自己本子的亚瑟本瑟在漫展上狭路相逢,说不上哪个更优秀。

会场人挤人,中央空调就是摆设,库丘林从脚底生出一股寒冷,声带不能自理,牙齿打颤,寒气停滞在他胃部久久不能消散。心里有鬼的人已然败下阵来。亚瑟到底是比他有些余裕,额上的汗还未成滚下,抢得先机对灯发誓:“真巧,我随便转转,刚才没看清楚,封面上不是比利小子吗。”排了两小时队才拿起来的书又绝情放下。你牛逼,库丘林心里大骂。

亚瑟松一口气:“你呢?”

我?我是受害者啊,真的委屈。库丘林才不懂什么同人展呢,他只知道Caster跟他说了,穿别人的衣服来会有人围着你拍照哦,他才披了阿喀琉斯的胡萝卜围巾来的,哪知道现场这么壮观。铃鹿御前买的图画书里都是露屁股的他哥们儿,大仲马好评出售自己OC的性转,真是绝了。他当然理解无论男女,被消费一事上众生平等,R18G比他亲眼见过的魔神柱大战还差点意思,但那些年轻女孩怎么都没点羞耻心呢?幸而玉藻前摊位上卖的都是少女纯爱向,他没被衣着暴露的Coser挽着手臂拍照,也去给摊主搬了一天箱子,当了一天看板郎浑然不觉,连口水都没顾上喝,完全是苦力。

哪怕现在,也是忙着签绘的达芬奇冲他勾勾手,“过来,帮我送个东西,拿到不列颠区。”他才得以逃出那片展位,呼吸会场外新鲜空气。

库丘林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内心不是没有过抗拒。伟大的画家便是不一样,像,画的真像,神形兼备,你明知道是画,可却忍不住觉得,他本人就是这样子的,会用墨镜挡住眼睛,风衣很长,怀里抱着的一袋子点心才是本体,他一定会一边吃,一边行走在秋日梧桐满落叶的街上,深呼吸,灰和雾霾和雨云全跑进了嘴里。

库丘林掐上立牌的腰,正正好,等身大立牌,本人也就是这个宽度。他收回手,想扇自己耳光。库丘林觉着,这么拿不合适,让他举着亚瑟?做梦。调整了半天角度,还是夹在腋下。他对着展馆地图寻找大不列颠,巧了,没两步就遇到了真龙。

亚瑟等他的笑话,库丘林也不是怂货,大义凛然拍拍胸脯:“我也是……随便转转。嗯?这广告牌?我捡的。”

“是吗。”亚瑟的眉毛还扬在天花板上。

“准备拿来扎小人。”

亚瑟的眉毛上上下下,“真的?”

“我现在就把它折了。”

“别别别,别了……不要浪费这么好看的画像。”

库丘林瞪圆了眼,他原本摆开双臂就要踢断立牌的脊柱,现在倒很想在真人身上试一试了。也罢,纸糊的不经踹,他把立牌重新夹回胳膊肘下,“限定特典,我……心疼钱。”

亚瑟轻咳了声,不动声色把探出脑袋的Prototype趴趴按回兜里。三千扭蛋只中一枚,如果刚开始他还想碰碰运气抽到了就把长成球样的库丘林送给本人,后来就纯粹在跟自己赌气火大。库丘林从B到L抽到手软,P也没有,他才该心疼钱。

“跟着我干嘛?”库丘林收起地图,随兴所至吧!他现在一个头两个大。

“我说了呀,我随便转转。”亚瑟抓住库丘林搭在身后的围巾,库丘林被他扯一踉跄。“这是……这不是阿喀琉斯同款吗?”

“是又怎样?!”

库丘林猛然觉得自己拽回围巾的动作极像拽回裙摆,不好,他可能被小本子感染了。

“有一个团的猛士等着揍他。”

我能单挑两个团,库丘林挥舞拳头,扯下围巾,叠好,郑重地丢到一边。

亚瑟拿手肘戳他,“看那儿,女武神们,竟然有这么多人。”

库丘林望过去,十几名Coser被路人围着拍照,闪光灯如雪片。他揉了揉眼,等下等下,好像有男人混进去了吧?他很肯定自己看到了芬恩,还有一个似乎是小次郎(也可能是孔老师谁知道呢)。库丘林难以置信地与亚瑟对视一眼,却只从他勾着的嘴角中瞧出他心情很好,难道他还想跟他装傻不成。

亚瑟突然拉住他,女仆咖啡厅到了。这儿又是一处人山人海,生意火爆到一个空位都没有。亚瑟不顾劝阻执意要了小香肠打包,被辣的眼泪直流,光吸气不会喘气。库丘林只在思考,不说别人了,他怎么能对阿尔托莉雅alter端上的食物下得去口。偏巧自动贩卖机不太灵光,敲敲打打才掉下一瓶矿泉水,库丘林递过去然后接回来,剩下的半瓶难以平复盛夏焦渴的心情。

首先,还是得送货到地方,不然立牌真就变成他的了。库丘林看似没有目的的闲逛,实为琢磨怎么甩掉亚瑟。立牌老挡路,拐弯也不方便,这也提醒了他,他该问问本人:“卖你周边的地方都在哪儿?”

“嗯?”亚瑟还反应了一会儿,“我们来的地方,就你碰见我那附近。”

蠢了,他该往回走。

“等等,等等。”亚瑟拉住库丘林,手臂是上了劲儿,生怕他跑了似的。“你要干吗?”

库丘林转身撞见满目蓝色,顿生一种不好的预感。他视力不错,脑子转得也快,那些本子封面上画的谁他瞅个半眼就明白了。之前他在地图上瞧见过这片区域,亲眼所见果然不同凡响,震撼得他说不出话,字面意义上,真是日了狗了。虽然他没有脸再细看那些蓝色肤色各自代表什么含义,但他有自觉,自己是幸运D,什么都不要管,先逃。

“All库丘林4P。”亚瑟随手拿起一本,“画风很细致。”

库丘林愣住了,他念“库”这个音确实让人腿软,然而下一句话也真让人想往死里打。

“你要是敢翻开我就让你头骨翻开。”库丘林严重警告他。

“紧张什么,又没有你。”补刀快准狠。

库丘林心里大叫,冷静啊Lancer,你可不能自杀,猛地抓住亚瑟的手,“我们回去吧!”

亚瑟眨眨眼,“回哪儿?”随口问。

“我不知道!”

库丘林这就拉着他的手大步流星再也不松开了。

他们自然又在地铁上遇到了不少Coser,误以为场馆令人煎熬的热度还未褪去。库丘林本来是反对这种公共交通工具,拎着纸袋怀抱靠垫的男男女女就在他周围,说到喜欢的角色时激动得咬舌头。库丘林守着靠门的死角,立牌藏在身后,即便如此,他还是觉得整个车厢的人都在注意他。

亚瑟收起手机,预估完到站时间,差不多还够他去个超市。他一只手撑着扶手,低头用视线将库丘林扫了几个来回,目光称得上平静而又深邃。

“你居然还拿着它。”

“又不能扔了……”

亚瑟点点头,“你宁可抱着这个假纸人一整天,却不来抱一下真的人。”

车厢因拐弯震动时亚瑟夸张地向库丘林倾斜,像个体操小王子。库丘林往后躲了躲,很勉强地哼了声,“死宅都是这样。”

“你承认了,你是我的粉丝。”

亚瑟的气息近在咫尺,偶像要回馈粉丝的赤诚之心,要与他亲密握手,希望他继续支持自己。身高所逼亚瑟不能把库丘林禁锢在角落,垫脚颇不甘心。他今日穿得稀松平常,谁也不扮演,就装作他自己,在人理照常运转时闭上眼哐叽撞上一面平地。汗水弄潮了他的脸,在把肉从塑封薄膜上拿下来时,还能听见撕开的声音。

库丘林举着立牌挡在身前,“跟你自己过吧!”

评论 ( 1 )
热度 ( 33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