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不说了
wb@盐他

连环凶手

#康纳/汉克,男子诈骗三百万被六名女友送进○○局







康纳1:我作证,安德森副队长有罪。


汉克:操……


康纳1:8月15日晚上八点半,我参与了解救人质与异常仿生人谈判的特别行动。本来,这场谈判就应该有其他专业人士陪同。我运气差一点,找了十个酒吧也没有找到他,我必须独自面对劫持人质意欲轻生的异常仿生人,劝说他冷静,营救人质。不必说,我完成了任务,人质完全无恙,但我被异常仿生人拽下了70层楼,脉搏调节器摔成碎末,机体当场停止功能。如果当时安德森副队长在那儿,他会拉住我,悲剧就不会发生。


汉克:你这是欲加之罪!我没在酒吧!我在我的办公室里,整件事与我无关,你现在跑来幻想些什么狗屁!


康纳1:我的计算精确缜密,可以推测出事实原貌。如果你和我一起行动,人质生还率能稳定在85%。


汉克:和你去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你以为我能拉得住你?


康纳1:我的体重经过严格设计,符合外貌。哪怕算上衣服,算上硬币,也不会超重。


汉克:你忘了你脑子里都是铁块!铁疙瘩!大笨钟!




康纳2:事实证明,安德森副队长有罪,这不单单涉及酒驾,他的道路安全意识非常差。


汉克:什么鬼?


康纳2:11月6日上午10点半,在追捕一位异常女仿生人的过程中,我被高速路上疾驰的货车撞到并碾压,至少丧失了75%的身体机能。


汉克:我希望是100%。


康纳2:听见他的发言了吗,安德森副队长本应该拦住我,阻止我翻越围栏的违规举动,但他没有,这是失职表现。


汉克:我拦了!你他妈不听我的!


康纳2:你拦的不够坚决。


汉克:那你想要我怎么做!扯掉你的裤子抱住你的大腿死活不让你去吗!


康纳2:必要时你必须这么做。一个普通的环卫仿生人都比你了解高速公路的危险。你现在才想到补救措施,不觉得已经太迟了吗?


汉克:让这个康纳跟上个康纳谈谈!




康纳3:11月5日午夜12点左右,我和副队长抓获了一名涉嫌谋杀的异常仿生人。接着在11月6日12点40左右,副队长和其他其他探员轮番审讯无果,由我尝试与他沟通。询问过程中,异常仿生人一直极不稳定,拒绝回答我的问题,我采取强制措施读取了情报。之后异常仿生人在与警员的接触中,表现出对人类极大的抵触和恐惧,最终承受不了压力而自毁。在自毁前,他枪杀了我。


汉克:你该小心点!底特律警局的饭桶,枪都能被别人抢了去,察觉到不对就要弯腰趴下躲开,你什么武器都不带拿什么保护自己。


康纳3:我不能携带武器。


汉克:那就去死吧!


康纳3:事实上,这次枪杀属于突发状况,和安德森副队长没有直接关系。他始终在场,当时的情况也不允许他及时做出应激行为。我是跟着其他我一起来的,我希望我的证言能派上用场。


汉克:滚出去!




康纳4:我跟着副队长走在街上,楼上掉下来个……


汉克:等下,我也听你说的够多了,不如来听听我怎么想吧,我的亲身体验。上次我们吃完饭去调查的那个阁楼,鸽子臭得让人呕吐,那个该死的仿生人躲在天花板上,他妈的还想逃跑,我们追他到屋顶农场,他妈的该死仿生人推了我一把,我差点掉下楼去。而你他妈明明看见了却不救我,老子自己爬上来,见鬼!你想害死我,你忘了吗!


康纳4:哦,这件事发生以前我就已经停止运作了,当时跟着你的我还在门外。


汉克:你们他妈到底有多少!


康纳4:视需要,如果你不喜欢我,或者不想看见我,觉得我碍事,我也可以减少在你面前露脸的时间,选择在暗处、远远的,参与整个案件的调查。


汉克:不必了!那他妈更渗人了。


康纳4:你也可以跟我的上级反馈,说这样不利于办案,要把安德森副队长的性命列入最高级优先事项。这样哪怕我报废,我也会每时每刻寸步不离保护你的安全直至最后一刻。


汉克:……


康纳4:副队长,请把枪放下好吗?




康纳5:安德森副队长,听重金属音乐。


汉克:啊啊啊啊啊啊啊!


康纳5:他可能存在某种暴力倾向。


汉克:我申请休假。


康纳5:喜欢听重金属音乐的人,有颗狂野不羁爱自由的心,但这不能说明他就很狂躁,犯罪可能性比别人高。他生命的活力从年轻时到现在依然不减,这很好。副队长喜欢摇滚乐,我也喜欢,只要不影响工作,爱好是无罪的。


汉克:……你是来干什么的?


康纳5:我在上车前被偷窃仿生人的不法分子劫持了,千钧一发,你没有注意到。我来是想提醒你,把车载音响的音量关小一点。


汉克:调监控,找出那个人。


康纳5:不用了,他已经被我送过来了,现在在隔壁接受讯问,初步推算涉案金额高达30万,我顺路过来看看这里在干什么。看到副队长没事,还能那么大声与我对质,那就好。


汉克:回来。你有没有揍他两拳。


康纳5:我不能随意伤人,也没有那个必要。


汉克:让我告诉你什么时候善用你的暴力倾向吧,对这种混蛋,想搞得我赔进去好几个月工资的混球,你就该在没人看见的地方揍他,给他点痛快尝尝,下回记住了吧?


康纳5:那你为什么还造成了那么多我的死亡?


汉克:你也一样!出去!




汉克:……我猜……


康纳6:在天台上我没有救你。


汉克:他妈的果然是你。


康纳6:是你让我去追那个仿生人。


汉克:我不说你也会那么做。


康纳6:一天后,我发现你拒绝和我交谈情报,你车的副驾门上锁了就忘了开,你办公桌边上的椅子不见了,甜甜圈和照片也没了,我认为……


汉克:你以为我在报复你吗!


康纳6:是的,基于你的心理状态,我极有可能在未来身处险境。在那次抓捕中,我就差点被那个异常仿生人撞下楼,之后又差点被火车撞飞,被搅拌机粉碎,被铁门压成两截。


汉克:又是一个妄想症!


康纳6:安德森副队长,我并不是想让你承认罪责,我只想和你好好谈谈,我们是搭档,应当真诚相待,有什么话就该说开来,带着情绪工作会影响效率,对你我来说都不好。


汉克:哼,可算说了句人话。既然是警/察,工作就是以身犯险,这没什么。你抓到犯人,干得不错,做得很好,对你发火是我的不对,这样行了吧?


康纳6:谢谢你的理解,副队长。


汉克:现在这场闹剧可以结束了吧?


康纳6:不,事实就是事实,我不会撤销对你的指控。


汉克:……他妈的……




汉克的血压不稳定。


他从问讯室走出来,像鸭妈妈,身后跟着一群认错娘的小鸡仔。他走两步就遇到同事笑他,有微笑,有恶意的假笑,他挨个儿瞪回去。他妈的,昨晚就不该喝酒,他现在看东西眼花,康纳竟然都变成了6个。


康纳23:安德森副队长。


康纳145:我想你的办公桌。


康纳6:在这边。


耳也花了?!


汉克回头大叫:让我静静。这嗓子嚎得他有些气短,他本来就头疼,刚才的讯问让他喘不上气。他真的要请半天假休息一会儿,去一个看不见仿生人的地方,喝点小酒,安安静静的听死亡摇滚。


汉克:康纳1康纳2,例行巡逻;康纳2康纳3,分析现场回收的证物;康纳5康纳6,协助警员追踪仿生人。


康纳们:好的。


汉克:康纳123456,就地解散!


汉克挠挠头,让我想想,我的办公桌,在哪边来着?


他刚转过拐角,就看见自己位置上坐了一个人。他看起来等了有一会儿了,双手拢在腿上,无所事事,也许。他的眼神飘来飘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没见一丝不耐烦。汉克头回感觉双腿不听使唤,什么大风大浪,再恐怖的罪犯再凶恶的现场他都没犹豫过,现在竟然觉得命苦,一个塑料铁钉做的玩具都敢置他于死地,他怎么这么惨。


可是汉克没有选择,他的车钥匙在桌上。他走过去,康纳向他点头:下午好,安德森副队长。


汉克没理他。他的血压稳定上升。他拿起了车钥匙。


康纳追上他:副队长,我收到消息,今早在……


汉克头也不回:闭嘴!安静!待会儿你坐驾驶座后面,系安全带,过马路给我悠着点!





十五分钟后,他们在案发地现场,康纳要举手敲门时被汉克按住。汉克掏出枪,反手把康纳拉到自己身后,踹门前不停让他往后点,再往后点,离我远一些。


康纳:可是,副队长,我已经退到楼下了诶。


汉克:我知道!我没瞎!





评论 ( 14 )
热度 ( 210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