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飞行员
wb@盐他

猫食

#康纳/汉克无差






搜索“可爱小猫”
搜索“小奶猫”
搜索“猫猫傻屌图”
……软体不稳定
搜索“猫咪睡觉”
搜索“扫地机器人和猫”
搜索“破坏房间被罚站的狗”
搜索“猫猫和狗”
搜索“二哈”
搜索“短腿柯基”

“康纳。”

“是。”

汉克倚靠着厨房大门,“你又在汇报调查进度?啊,我忘了,你对没有仿生人掺和的案子不感兴趣。”

“不,恰恰相反,”康纳太阳穴上的蓝色光环闪了闪,“我有充足的资料显示,这是一起与异常仿生人有关的案件,只是现阶段还未掌握到决定性的证据,需要进一步调查,我正是为此而来。”

汉克鼻子里哼了一声,面向屋外,系着围裙的女仿生人正跟随警员钻进警车,微笑着向为她关门的先生道谢,尽管那力度和声音并不太友好。“你看到了,”汉克说,“这家里的仿生人很正常,正常的我都不习惯了。”他转身走进厨房。

康纳跟上他,视野所及的事物皆纳入分析事项,这不影响他用空闲的内存组织语言,“我建议审讯之后再做判断,刚才与她交谈,她形容我是可爱小猫,这句话背后有什么含义,很难理解。”

汉克仰头笑了两声,康纳听得出,那是一种刻意夸张的假笑,代表嘲讽、无法认同、乃至冷漠,当中也有几分真情实感,是被他逗笑了,觉得他可笑。

“你以前说过我是贵宾狗,这是前后矛盾的,猫和狗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生物。”

“我倒希望你别记在心上。”汉克合上柜门,走到康纳面前,他的食指在空中点了点,“纠正一下,你是,嗯,是癞蛤蟆。”

搜索“癞蛤蟆”
搜索“贵宾狗”
康纳皱了皱眉。

汉克拉开冰箱,冷冻室里有香肠和肉,而冷藏室放满了蔬菜水果,还有啤酒,他见了立马点评道:这个好。康纳紧跟着煞风景,“鲜牛奶,”他扫描盒子,“购于四百米外的超市。从日期上看,屋主失踪后,安娜仍在按时按量购买食材准备食物。”安娜是那个女仿生人的名字。

仿生人不需要进食,屋主失踪后没有第一时间报警,她似乎,把自己当成了主人一般在生活。把自己当成了人类。

汉克抱臂沉默了一会儿,“知道你差在哪儿吗?”

康纳花了一分钟计算这个问题,“不知道。”与其说命题太广,无从讲起,康纳直白地认为,我不差。也许汉克想羞辱他,但汉克不是这种人。尽管他总把塑料、该死的仿生人挂在嘴边,摆出恶人姿态,但本质是纯良的。这些词若实打实说出来,丢在康纳身上,是轻飘的吐息,是无害的。

汉克拿出一盒冰淇淋,掰成两半,“经验。”他一如康纳预判又总有超出估计的举动,“这些瓶瓶罐罐,和盒子,可以用来藏红冰。”

康纳盯着他的脸,有一瞬间的冲动想反驳。他把话语放婉转,认真地分析,“可我觉得,你只是想吃冰淇淋。”

汉克瞪他,怎么可能!手里的东西也扔给他,交给你了,他转身查看高处的橱柜。

康纳捧着冰淇淋,影像分析的结果与包装上的说明重复,巧克力味,完全一致。倘若汉克的经验可靠,那么把红冰溶进冰里,仅凭眼睛是无法确认的。康纳选择相信汉克,现在他双手托着东西,没有空闲,于是他低头,舔了一下。

结果很快,“这只是普通的冰淇淋。”

汉克不知何时转过身,“还有呢?”

还有?“热量和糖分均不低。”

“还有。”

康纳掌心传感器的数值狂降,“很凉。”

“哼,高科技也不过如此。”

康纳不是很明白,汉克要的回答不是这些,但他的臭脾气又不会允许康纳说出真正的答案。康纳低下头,又舔了一下,他试图代入这屋里女仿生人的意识脑海,她每天出门买菜时带回零食,冰箱里的冰淇淋不同口味,绿菜叶都新鲜。她在这间厨房里切菜烧饭,锅碗瓢盆间翩翩起舞,她做的菜一定很好吃。她热爱做这些,就像人热爱生活,她热爱他们所爱的生活。

蓝色光环转动,康纳得出一个恰当的词,“好甜。”

汉克在厨房没有收获,案情又陷入僵局,一切又要照这个仿生人的观点进行。他哼了一声,这回白眼配合肩膀耸动,好像他真的很生气似的。




“我真是不懂,既然变形金刚都是五十年前的动画了,为什么还要把车造得像车,把仿生人造得像人。我是说,你都看到了吧,他们分析物证有必要非得用舌头吗,像猫喝水那样趴在池子边,有先进的仪器安在手指头上不行吗?”

“听起来你牢骚很大。”隔壁桌的警员放下电子书,“你可以投诉看看,没准能得一大笔奖励金呢。”

汉克两腿翘在桌子上,大口嚼着甜甜圈。“我会的,”他喝了一大口咖啡,“迟早会的。”


评论 ( 4 )
热度 ( 114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