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阵地随时转移

[旧剑理]XXXX

#拉个郎?无差,可能雷。理查是个好孩子希望大家都能来萌他(拖下去)

 


 

理查认出了缩在角落里的沙条绫香,在三年级的新年联谊上,又暗又吵的KTV包厢。绫香戴着一副老气横秋的眼镜,裹着灰不粗溜的大衣,不说话,像块融化的巧克力黏附在黑暗里。理查吃完手里的花生,要来麦克风,屁股一抬坐到高脚凳上,暖黄的灯束从他头顶打下来,歌没有前奏,他开始唱,我在等待,在不列颠彷徨。沙条绫香猛然抬起头,看着他,像活见了鬼。

 

这是哪年的歌了?有人问。十几年了吧,当年圆桌骑士团可火了,后来不知怎么就解散了,有时走在街上还能听到他们的歌,可能搞音乐的都喜欢怀旧吧,几个女生说完笑作一团。沙条绫香跟她们绝缘,像躲在玻璃幕墙后冷眼旁观。理查故意不回应她的视线,中规中矩地发挥完毕,大家都在鼓掌,除了绫香。

 

理查推脱说今天嗓子不太舒服,把话筒交给弗拉特,走过去坐到绫香对面。绫香又变回了巧克力,头沉重地低着。理查抿口水清清嗓子,“是沙条同学吧,还记得我吗?小的时候我跟你做过邻居,折你门口的花老被你姐姐打来着。”

 

突然的搭讪让绫香十分吃惊,眼珠左右来回地看,发现包厢里唯一能解救她的弗拉特正在台上装疯卖傻。只好把眉头一皱,使劲儿摇头,“对不起,小时候的事我不太记得了。”

 

“没必要道歉的,毕竟隔了很久了,中间我也搬了好几次家。我们就是重新认识了,你好,沙条绫香,我是理查德。”理查边说边给绫香倒满果汁,绫香连说谢谢,抱紧了杯子。

 

“可能有点突然,我可以送你回家吗?”

 

绫香睁大眼睛,倒不是惊讶,而是挑了挑眉。像是主动权被主动送到了手里,她说话突然就有了底气。

 

“不行,绝对不行。”

 

真的不行?

 

真的不行。

 

反复三遍,绫香不退让,理查战略性撤退,笑容灿烂的在KTV门口和绫香挥手道别。回家路上他处理今天到手的情报,沙条绫香,一年级生,不爱社交,弗拉特费老大劲儿叫来的,她现在是他的邻居,她们选修课在一间教室,他有时间去找她。

 

理查准备了两张门票,赶在下课后截住绫香,千叮咛万嘱咐,这是乐队今年的首演,有新歌发表,非常希望沙条同学能去捧场。绫香推推眼镜,费劲儿地回忆了一会儿,才想起面前这人是谁。

 

“两张……”绫香随口念道,以为他是手抖订多了,才找上她。

 

“绫香门禁比较严的话,可以叫上熟人一起来。”

 

“啊不是……我们两个……一起去的意思?”绫香磕巴起来。

 

“嗯,这么说也没错,因为我不需要门票,我是主唱嘛!”

 

咦?主唱?绫香赶紧把票上的小字贴到眼镜上仔细读了一遍,时间星期五晚上,地点学校广场,还有学生会的盖章。票面上除了大大的LionHeart的logo,背景里还有几个人的剪影,其中一个脑袋后面似乎还真连着一条细细的小辫子。

 

“理查同学……真厉害啊……”

 

“那就是说好了!”

 

绫香自然不知道,理查是音乐世家,从小摸乐器,正式组乐队在三年前,几年磕磕绊绊下来,已经小有名气,有了固定的粉丝团。演出当天天气还有些冷,但来的人不少,排队举牌子挥舞荧光棒,看着相当专业。理查面朝寒风屹立在台中央,一身皮衣皮裤,柳钉闪闪发亮,他说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他有一首特别的歌要送给一个特别的人,然后扫视一眼台下,要是来了就太好了。观众们听了笑,等着起哄。

 

“这首歌,叫《XXXX》,没听错,叉叉叉叉,四个叉,给我从小不点时就喜欢上的人,感谢你的诞生,我想为你而活,想靠近你。”

 

灯光暗下来,吉他伴奏响起,台下有人小声议论,哇,LionHeart抒情歌也驾驭得这么好,真没想到。

 

演出结束,乐队其他成员把理查围住审问,有对象了不早说,瞒我们那么久,早告诉我们有个准备刚才就把你从台上扔下去了。理查耸耸肩一脸无辜,我没瞒你们呀,早就跟你们说了。哥几个对视一眼,那为了不让你留下遗憾趁人都走了我们补扔一下吧,说着就把理查抬了起来。理查大喊住手,翻滚着落了地,往台下跑,见到沙条绫香先整理了一下发型着装,才开口问:“你一个人吗?”

 

绫香在想自己的问题,忽略了他的问题。“你刚才唱的那首《XXXX》,有点耳熟,有段旋律好像《誓约》啊。”

 

“你听出来了?就是在致敬《誓约》。”

 

“致敬吗?难怪歌词都写的很土……”

 

“太直接了,绫香。今天已经很晚了,等下我送你回去吧。”

 

“不,不用了,”绫香连忙摆手,“我……有人送我回去,不用麻烦了。理查很厉害呢,肯定会火,非常谢谢你邀请我来,改天吧……改天请你喝茶。”

 

哒哒哒,绫香甩着皮鞋跟跑掉了。

 

所以你靠近了吗?洛克斯里问他。

 

还不知道哦,理查笑着拍拍吉他手的肩膀。

 

接下来几天理查都没能在下课后堵到绫香,索性到课堂上找。绫香喜欢一个人坐,茫茫桌椅中哪空位多哪就能找到她。理查的突然冒出把绫香吓了一跳,眼珠左右来回地转,发现自己前后左右都没有人,只好使劲儿把头往桌上埋。理查绝对不是来听课的,他拿出两张一模一样的CD,可能是在搞传销。

 

“我和朋友录着玩的,现在工作室压了两大箱卖不出去,你可不能说不要,认真听完后要给我建议。”

 

“我哪懂什么音乐啊……”

 

“重要的是感觉,把你的真实感受告诉我。不过啦,如果绫香有认识的懂音乐的人,也请拜托他抽空听听看。”

 

“……好吧。”

 

理查干脆把自己原来的课翘掉,在这间教室常驻下来。一个星期后他见到绫香,在走廊上,差点没认出来。

 

“你染头发了?”

 

绫香把自己一头纯正的黑发染成了一头纯正的金黄色,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像打开了年久失修的路灯,照得整个人熠熠生辉,她再没法藏在黑暗里。绫香也不适应自己头上的变化,忸怩不安地晃腿,抱紧怀里的书以获取一点安全感。路过的同学注意到她,指指点点。

 

“出什么事了?”虽然打交道的时间不多,但理查的直觉很准。

 

“没,没什么事……之前说请你喝茶……现在行吗?”

 

“你给我的专辑,我认真仔细的听过了,要说感想……你很喜欢圆桌骑士团吗?”

 

理查要了一杯红茶,绫香点了招牌冰淇淋球。

 

“当然,非常喜欢,我小时候第一次看电视就是他们在唱歌,真的,说出来你不要笑,我所有的麦都叫誓约胜利之剑,吃饭、工作的桌子只用圆桌,家人和朋友经常抱怨,可我觉得这只是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够不上我喜爱的万分之一。那可是圆桌骑士,因为追逐他们我才走到今天的。”

 

真了不起啊,绫香嘴上这么说,然而怀疑对方有病的眼神却出卖了她。“那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偶像可能……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

 

“想过呀,但就算是现在变成了中年发福的大叔,我也完全阻止不了自己。”

 

噗,那倒没有,绫香咬着勺子,想着如何开口。“这件事我从来没跟别人说过,希望你能帮我保密。其实我,在很小的时候,姐姐就不在了,我是孤儿,被现在的养父收养。”

 

“抱歉,我让你想起伤心事了。”

 

“不,不,并不是伤心事,跟那位先生生活我很幸福,我被照顾得很好。他放弃了上升中的事业,不能太抛头露脸也会参加我的家长会。他是位很好的父亲,不好的是我,要是我再阳光点就好了,要是我擅长和人说话懂得待人接物……可能我天生就很无能吧,阴沉,胆小,一无是处。”

 

绫香有些气恼,越说越混乱。理查耐心听着,等她说完,又帮她要了一杯水。

 

“可是在我看来,你只是还在叛逆期而已。”

 

“诶?叛逆……期?呃……”

 

“别的我不清楚,如果绫香相信我,愿意跟我做朋友,我会搞清楚。但就眼见所得,不管你怎么想,绫香长得很漂亮呀。”

 

“咦?什么呀!别取笑我了。”见理查咯咯笑,绫香慌忙寻找下一个话题。“真是的,你还不知道吧,其实那天演出我的养父也去了,很奇怪吧,他看见我放在桌上的票,就要跟我一起去。他对你评价很高呢,说现在年轻人很有潜力。后来听到那首《XXXX》……”

 

“嗯,后来?”

 

“后来……后来他哭了。”

 

咦?这回换成理查瞪大眼。他叫住服务员,也给自己要了杯水,试图掩饰住一时惊喜交加不自在的害羞表情,好在绫香根本没在看他。

 

“应该是哭了吧,天黑我也没太看清,只是看到他捂住脸,手腕压着眼睛。他说,《XXXX》要是能换个名字就好了。”

 

“换成什么?”

 

“《永恒》。”

 

理查笑了,“小把戏被看穿了吗,我喜欢这个名字。”

 

“怎么你俩还土到一起了……”

 

“土吗?绫香老这么说,越愚笨的感情越土越真挚,我是这么理解的。下回去KTV,绫香你要把圆桌的歌好好唱一遍才行。”

 

我不会唱歌了,绫香小声,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啊,也是,对这份感情感到抱歉,才是最过分的。”

 

“你能那么想就没问题了,”理查看了看表,“嗯,时间也不早了,我晚一点还有排练,那就下回再聊。”

 

“诶诶,等等,你今天……不送我……回去吗……”绫香又磕巴起来。


“其实我,昨天跟他吵了架,早上没吃早饭就跑出来了,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回家面对……”

 

理查腰还没伸直,听到这话,两手撑着桌子,低头凑近绫香。他的小辫子因此而垂下来,一摇一晃。

 

“可是我很怕被你爸当成你男朋友打。”

 

绫香丢过去一个恶寒的白眼,“要是那样我会先打你。”

 

沙条绫香的家就在大学附近,远离闹市区,适合养老。黄昏时分夕阳均匀洒满路面,像铺开一条黄金之路,终点埋着宝藏。理查静不下来,缠着绫香问这问那,你小时候都去哪玩,他会给你唱摇篮曲吗,他吃饭真的很多吗,喜欢吃甜还是吃辣,不对这个我知道,甜辣都OK。

 

你怎么会知道,绫香问。

 

经常看就记住了呗,理查挠挠鼻子,哎呀我可是了解很多乱七八糟的琐碎事情,说不定连当事人都不知道。

 

到了,一间普通的米白色二层小楼,院子里收拾得干净清爽,春暖花开时会是怎样一副温柔景象,可以想象。绫香正掏钥匙,还是按门铃吧,被理查抢先一步。

 

叮咚——

 

“怎么办,我好紧张。”

 

“这话该我说吧……啊,”绫香像是现在才想起来,“做好心理准备哦,待会儿不要太惊讶。”

 

理查哪儿听得见啊。他就要从照片里复活了,理查想,这扇门的开启他曾在脑海里预演过无数遍,可当它真的向外被推开时,却古怪刁钻的完全没有道理可循。正如三流推理小说的谜底揭晓,万千溪流汇集一处,引得山呼海啸,土崩瓦解,男人出现的一刻便摧毁了理查全部的记忆。他像个新生儿那样单纯欣喜,不敢眨眼,不能呼吸,拼命将眼中的一切往心深处烙印。

 

“你回来了,绫香。”

 

他笑着,唇齿轻碰,声音还是那么好听。十年的岁月没在他身上留下痕迹,那是理所当然的。美和爱是永恒的。

 

“你好,我是理查德,是绫香的同学。”他慌忙握住了他的手,用双手,紧紧包裹住世上第一盏明灯。

 

“啊你好,我是……”

 

“等等一下,请给我一点吸气的时间,让我来说,不然我会打死自己后悔终生的。”

 

“亚瑟,你是亚瑟·潘德拉贡。”

 

 



END





作业曲:

Paris - The Chainsmokers

Spirits - KOKIA

Yellow - Coldplay

Colors - Halsey (这个请搭MV咳咳…)


评论
热度 ( 36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