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阵地随时转移

[Chuckie/Will]Nice to Meet You

#《心灵捕手》,小学生捏造注意

 

 


想想这周的家庭作业吧,我的邻居,应该是我命中注定无法选择硬塞给我的人,字数不限题材不限,可以附上蜡笔画,橡皮泥小人,或是一张合影照片。这个题目太让查克苦恼了,因为他不想像老师举例那样,花费大好时光在替老奶奶遛狗和帮老爷爷收拾仓库上。他闭着眼闲扯完三页日记纸,抓起地上的球棒去赴他每周的约。

 

他写到,他的邻居,门廊下堆满杂物、门口有块旧鞋垫的那个邻居。男主人是位每天早出晚归的大叔,身材没有过度臃肿发福,反而在向典型的恶人颜发展。他多数时候沉默寡言,但在喝酒后嗓门很大,有次喝得神志不清敲了半天查克家的大门,闹腾得要命,稍微清醒了还说自己丢了东西。每到狭路相逢查克不得不与他发生对话时,他老喜欢问他学校的事,重复他的人生大道理,睁大布满红血丝的眼,挤出一点生硬笑意,听得人浑身寒意。

 

而女主人担着所有家务,人很瘦,卷曲的头发盘在脑后,不爱跟人打招呼,偶尔对你微笑也是掩饰不住眼底的憔悴,可能是神经衰弱。如果你温和地向她提出以后请不要把垃圾遗落在别人家门口,她会绞着衣角,好好道歉,眼神游移,道歉,然后下回接着这么做。

 

查克还记得有次男主人早归,修理电视,把整栋房子都折腾出了不寻常的响动。查克趴在窗户边听,他猜出这是椅子倒下的声音,那是杯子或盘子被摔烂,像有个胖子在屋里练艺术体操,每动一下都会碰掉物件,弄得叮叮咣咣。第二日那些摔坏的东西准时出现在邻居的杂物堆里,壮大垃圾的队伍,碎瓷片也不甘落后地遗落在查克家门口。

 

最后结尾,他们正是疯子,坏蛋,世界上最差的邻居,希望他们能早点搬离波士顿。然后查克仔细过滤了一遍用词,确定把所有f打头的都换成很、非常之后,才交了上去。作业评点那天优秀和最差都没有查克的名字,他在课后被年轻的女老师叫到办公室,老师拿着他语法错误一堆字还丑的作业说,我希望你能重写你的作文。

 

老师花了很大功夫让查克接受自己的悲惨命运,比如你不能光是抱怨别人的缺点,你可能对你的邻居存在误解,你难道从没注意到他们的优点吗;比如人和人相处存在摩擦是难免的,而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相互理解;再比如有些人看着冷漠,态度差,拒人千里之外,但这其实是他们自我保护的方式,他们没准内心善良着呢。最后结论:你需要更多了解你的邻居,写好了下周交给我。

 

查克郁闷,就算写得差的也没说要重写,这不是针对他吗,什么时候让我写我的老师,连词都不用换了。他猜是因为他上上节课迟到,还把课上观察用的小蝌蚪全倒在操场水洼里干死了而遭到报复。查克要渡过难关,就只有写邻居家的孩子,威尔·杭汀了。

 

关于威尔,查克可有许多要说。查克可以写他是如何认识威尔的,毕竟那才叫做命中注定。某个夏日午后,查克在窗边试飞自己拿纸箱做的小飞机,他本是瞄准自己家的院子,但风向有变,这只飞机绕了一圈落到了邻居家的屋后。查克抱紧球棒,翻过低矮的护栏,在未加修剪的草坪中找路。而威尔刚好就站在屋旁的阴影里,被一丛深绿色的灌木遮掩掉了气息。若不是他漏出一声嗤笑,藏不下去只好主动走到阳光下来,查克可能永远不会知道,他暖暖的金发像个小太阳。查克僵在原地,有点害怕还有点懵,他们四目相交,威尔还比他高一点点,天蓝的眼睛像对玻璃弹珠,含着凉凉的轻蔑,对查克来说,足算得上惊心动魄。

 

威尔的提问已初具哲学家风范:“你是谁?你到这儿干嘛?要到哪去?”

 

但查克只回答了一个问题:“我来捡我的飞机。褐色的,上面写着RED SOX,你肯定看见了。”

 

“飞机?那可不巧了,知道吗,这屋子有狗,就住在屋后面,不会叫但会咬人的那种。你也许没见过,但我可以告诉你,误入那片草丛的人,都会受伤,它咬住你的腿不松口,血一直流。”

 

查克从没听说过邻居家有狗,他被威尔的描述搞得不太舒服。他注意到威尔左眼眶上的擦伤,心想也许是真的,他亲身经历,不会骗他,便很担忧,“连你也咬?”

 

“对,它不跟任何人亲近,见谁都很冲动。”

 

“那我们该怎么办?”

 

威尔睁大眼睛,“你真想拿回你的玩具?”

 

查克据实以答,“是的。”

 

威尔不笑了,他像在思考似的挠了挠脸,然后开口说,那这样,你去拿些香肠、面包之类的吃的来,我们把狗引开,一起找。

 

查克妈妈把查克的零食放的很高,他也没想那么多,就拿了厨房案上的一袋土司。威尔打开土司袋子,拿出一片叼在自己嘴里,查克就安静地看着面包片被门牙切断,卷进口中,长有细小斑点的面颊按节奏鼓动,这感觉真像喂兔子,查克想抓他的头发还被敏锐地躲开了手。他问威尔,所以那狗就是你吗,语气里是真有些困惑。威尔抹抹嘴,反问他,有喝的吗,我十六个小时没回家了,有点渴。

 

查克嘚啵嘚啵溜回厨房,从冰箱里拿了两罐可乐。他认为他猜的没错,因为小狗就是这样,你只喂它一次它不会记得你,你须一直对他好才会围着你晃尾巴。他终于趁威尔不备摸到了他的头,五指张开贴合被晒得暖洋洋的弧度(未来他会知道他手下摸的是数不清的美金),充满惊喜地拨拉他头顶柔软的金发,满足的要融化。威尔也表现出惊人的配合,只还是敌不过一点逆反心理作祟,伸手去扒拉乱了查克的发型。

 

查克勾住威尔的脖子,正式向他发出邀约:“我叫查克,别管那什么飞机了,待会儿我们一起玩球。”

 

威尔像是消化了一会儿,可乐和语言,才递出他的手:“威尔。”

 

查克接着往下写,威尔,常和他一起打球,拔草,爬树看比赛,干男孩子们该干的了不起的坏事。威尔会和他一起大笑,认真听他讲他班上发生的故事,愿意陪他跑腿,帮他写作业尤其是难搞的数学题(这句他没往上写)。威尔很聪明,记性又好,不管学什么只看一遍就会,做题不用草稿纸,就算查克故意在旁边打岔他也能全写对。上个圣诞节威尔和查克一起挂了圣诞树,他们偷了店里的糖果,隔天查克也坚持在槲寄生下亲了威尔的脸,饱含友谊的唾沫的那种(不过这部分他也没写)。

 

他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了解威尔,威尔虽住在邻居家却不跟他家人一个姓,像是从天而降的。他符合一些喜好独来独往的同龄人的典型特征,眉骨倔强,不带装模作样的早熟,却又百里挑一的不同。他还有很多藏起来的秘密,查克有次不小心撞到他的胳膊,发现他袖子底下竟然有伤口。查克吵吵着要帮他教训那些大孩子,威尔却说在那之前,查克该学着把鞋带系好。查克硬生出一点委屈,他能系好,跟系鞋带比再没什么难的了。

 

查克是知道的少,但他知道他喜欢他,他喜欢和威尔待在一起,他俩脑电波那么同步,他们应该很早就认识了,在梦境中,或是另一个星球。

 

查克草草结尾的作文再次受到老师特别关照,熟悉的办公室,他的老师一边翻动着几页纸一边点评,写的虽然没什么条理但是有真情实感,前面部分有些跑题但后面及时拐了回来,还夸他没准可以发展一下写作。挨到最后才把脸一沉,问他写到的那个威尔,他的伤,关于他的事,都是真的吗。

 

查克猜出老师的意图,他清楚的记得,上个作出类似表情的大人,他邻居的邻居,在报警之后还来找了查克的爸爸。查克被命令去睡觉,他偷偷趴在窗户边看见楼下停着两辆警车,警察进进出出,他没有找到威尔,只看到邻居家的女人坐在台阶上哭。第二天威尔就不住这里了,查克有次无意中听到父母说话,他被送回了孤儿院,离这儿很远很远。

 

查克差点以为他再也见不到威尔了,上个月他去附近的棒球场,竟然又遇到了他,虽然按威尔的话说,是他觉得他肯定能在这儿遇到查克。查克已经长高了些,威尔也是,但个头仍压着他。他捡了一张广告纸给查克画了歪歪扭扭的路线图,便是一张通行证,他的心墙已经严丝合缝地高筑,但钥匙和柔软的位置留给他最好的朋友。威尔现在住的地方离球场远,查克家离这地方也不近,他们约好每星期打球。上星期查克见到威尔,他们因为场地问题跟其他男孩打架,威尔一副不要命的样子,查克半拖半拉着威尔逃走。后来查克请他喝可乐,威尔接过时他看见他大拇指上添了没见过的疤。查克明白了威尔的话,现在还没有人能帮助威尔,这外面是钢铁荆棘,他们弱小又无力。威尔此时在波士顿,未来又会在哪里?他始终护不了他的全部,却是最真挚纯粹的一部分。

 

查克深吸了口气,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不是的,这是我编的。”

 

 

 

END

 

 

 

原本想写五段,这是第二段,第三段是十七八岁,第五段是现在,双向暗恋不捅破那个感觉吧,然后我懒了……然后就一段,也没有展开,orz

你不知道看到威尔放弃工作我那个心疼(喂!)

评论 ( 9 )
热度 ( 67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