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阵地随时转移

[田神]天黑请开灯

神永突然从床上跳起来,碰掉了波多野刚拿出来的衣服,他抠手机抠得眉飞色舞,波多野的咒骂全没听见,踩上拖板,套件衬衫,在镜子前扒拉两下自己坚挺不动的刘海儿,“我出去一趟。”门哐地带上,仿佛跟空气说的。

波多野本就是耐着性子在整理衣物,好不容易摞的衣山被神永没留神踩一脚,手里正在叠的毛巾呲啦扯烂了。

“不爱跟你俩睡一屋,抽的签是谁做的?是不是甘利?”

田崎将自己的毛巾护好,“是我。”

呲——啦——,啦——,波多野的毛巾整条对劈了,其中一半丢给田崎,“你……去,去把窗台擦了。”

“干净着呢。”

话这么说,田崎还是恭敬地捧过毛巾,转身去了厕所。波多野哼一声,学习神永,大字形往床上一躺,掏出手机,打开他还不太熟悉的企鹅形状通讯工具,他发现旅行团的群里除了他们九个又多了几人,同个团里的几位女性不知什么时候也被神永拉进来了。真行,这家伙动作真快,泡妹的速度是量子级的。波多野在心里笑,随手打下几个字。

波多野:
@神永 回来带饭啊,别忘了啤酒

小田切:
这么快就收拾完了wwww

神永:
我中文说得又不好,让福本来,他专业的

田崎:
我中文还可以

“喂你不是擦窗台呢?”

田崎飞快按完把手机收好,“擦,擦。”

田崎:
gun dan是谢谢的意思

小田切:
不要信,gun是你好的意思

福本:
不对,是问你吃了吗

甘利:
你们wwww

神永:
我看附近没什么玩的地,只有个水果店

波多野:
谁说来这儿旅游的,茶叶蛋呢?切糕呢?一个都没见着

实井:
我说的

波多野撤回了一条消息

神永:
我看见了哈哈哈哈

波多野:
↑妈的回来打一架

佐久间:
神永去哪了??

神永:
我看西瓜不错,你们吃西瓜吗

波多野:
吃吃吃

小田切:
这边也要www

神永:
实井你们呢?

实井:
我们有福本

甘利:
福本是福本,神永是神永,不要客气嘛

神永:
对了,女士们要不要西瓜,我顺面给你们送点?

神永这条消息跳出来,大家都寂静了,一聊嗨就都忘了神永挖了好大一坑等他们跳,群里还有好几个姑娘潜着水呢。现在问题来了,他们都是绅士,异国旅行照顾下同伴是肯定的,但神永这会儿如此突兀地把话拎出来,反倒显得其他人冷漠。骨子里都在卖队友的,也就是神永了。

波多野选择假装掉线,先看看别人怎么回。

神永:
女士们在几号房?

靠,没人回!

“你说神永看上哪个了?我下午帮拎行李的那个,我看都能当他妈了。”

田崎拿指尖蹭蹭窗台,确认纤尘不染,才满意地放下抹布。“她女儿不错。”

“啥?你说,艾玛?我没记错她大概也就这么长,这么宽,还没上幼儿园呢吧?”波多野对着行李箱的侧面比划。

“但是很可爱啊。”

“咦你怎么能跟甘利说一样的话……”

波多野点开群里最新一条语音消息,小女孩稚气的嗓音对着话筒喊:不用了叔叔!谢谢叔叔!

“哈!哈哈!”波多野捶床大笑。

神永似乎感受到了波多野的笑声,他脚步一顿,拎着两半切好的西瓜刚好走到楼下。

说是福本买菜抽奖抽到的上海双人五日游,D课向来不喜欢让同事孤独,又凑了凑钱全员一起放了个小长假。等到地方了他们才发现自己被坑了,这个奖非常简陋,他们不仅远远没到上海,住的地方也是居民楼改的,一个屋挤三个人,条件艰苦,还荒芜人烟,好在有空调。

佐久间号召大家坦然面对,D课的钱也就只够穷游了嘛。

神永望着有点破旧的楼,忽然有了灵感。

神永:
刚才卖西瓜的姐姐跟我说,我们住的地方好像闹鬼

小田切:
不是吧??

三好:
刚说自己听不懂中文的是谁来着?

福本:
我作证,楼下卖水果的是位老奶奶

神永:
哟三好你面膜敷完了?

波多野:
敷面膜的三好和闹鬼……女鬼吗?

佐久间:
大笑.gif

三好:
上面三位今晚不要睡觉了

甘利:
女士们晚上要把门窗锁好啊,要是听到隔壁的惨叫我们就太失礼了www

神永:
诶女士们住三好隔壁啊

神永:
西瓜买多了,我给你们送些过去吧

爱莲娜:
真的不用了

神永:
别客气嘛,我到门口了

爱莲娜:
啊?别敲门,太吓人了!

“神永太不要脸了……你管管他啊。”

田崎正推门进来,“嗯?他不在外面。”

“他不是说他到门口了吗,我们不是跟三好他们在一层?”

“可是外面没人。”

波多野跳起来,走廊里挺黑的,他借着手机的光照了照,确实没人。

田崎:
你在哪呢?

神永:
我就在门口啊

神永:
没带钥匙,给我开个门呗

波多野:
瞎扯,我刚出去看的,门口根本没人

神永:
你们别逗我了

佐久间:
没逗你,真没人,我刚也出去看了

实井:
佐久间先生是被赶到走廊上的吧?

门终于被敲响了,田崎打开一看,发现是实井。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悄悄进来,田崎探头往外一看,佐久间果然可怜兮兮的站在走廊尽头喂蚊子。

“甘利跟艾玛玩呢,福本去书店买菜谱,”实井拿出一副扑克牌,“太无聊了,来找你们玩。”

波多野坐起来,“你说神永去哪了,难道是平行空间?”

“走错单元了吧。”

“喂你去哪?两个人怎么玩牌?”

田崎正在系鞋带,头也不抬,“去接一下迷途的羔羊。”

“哇,你几岁?他几岁?”

实井慢悠悠地接道:“加起来不超过十岁。”

神永:
我手都敲疼了,快开门

爱莲娜:
?!你敲门了?

波多野:
继续敲,你敲完爱的粉尘爆炸我再去开门

神永:
你还打LL,出来

福本:
!?谁打LL了?

实井:
你该不会撞鬼了吧,鬼打墙听过吗,我刚下楼到你们屋,走廊上一个人也没有

佐久间:
什么?!

神永:
怎么可能撞鬼,我可是开过光的

小田切:
开过光wwwww

实井:
不然你回头看一下,看看有没有鬼在你身后

“啊啊啊!!!”

波多野凝神听了一会儿,“你有没有听到什么怪声?”

“没有啊。”实井放下手机,倒出扑克牌,“不然我们抽王八?”。

田崎把手电筒调成红色,放在下巴下,无声无息地靠了过去,拍拍神永的肩。神永嗷一声惨叫,脸就像被抽真空的易拉罐凹陷扭曲,啪叽把自己拍到了墙上,接着就坐地下了。

田崎忍不住笑出了声,他把手电筒关了,悄悄蹲在神永身旁。

“谁!”

“我呀。”

“啊?谁?”

田崎又把手电打开,往神永脸上照。神永感觉到闪光灯的白光又抽搐了一下,他闭着眼,手在空中挥了挥。

“我来给你开门。”

“田崎?”神永安静下来,一只眼睁开条缝。田崎这时把光照到自己脸上,“是我。”

“我……你……你……我靠……”神永瘫在地上,使劲儿揉了揉脸,“你……好玩呢?”

“好玩极了。”

“……你……”神永一时说不出话,他瞪着田崎那张在光下显得苍白的脸,汗从他的鬓角滑到脖子上,他心还跳得轰隆响。

“你过来,过来点。”神永勾勾手,让田崎靠近些。

“怎么了?”田崎微微前倾,手撑着墙。

“亲我一下。”

田崎的眼睛睁大了。

“亲我一下,我起不来了。”

田崎把手机按灭了,黑暗中摸上神永的脸,覆上他的唇。神永调整了下坐姿,便勾住他的脖子,另只手伸到他鸽子图案的短袖下,就放在他心口,什么也不做。他撬开田崎的嘴,吸吮他的舌头,扫荡每颗牙。他想要深入,想要安宁,他的害怕和慌乱只能在田崎的味道里平息。

田崎扶住他的腰,并拢神永两条腿,把人抱了起来。

“你多少斤?”

神永掐住他的脖子,“算西瓜不?”

“算的。不要西瓜了?”

“要,要,反正你拿。”

“那回去打牌吧。”

波多野:
打牌呀,少人啊,有人来吗?

玛丽:
!!!

玛丽:
带我一个好吗?

波多野:
????

神永:
……

神永:
@波多野 打什么牌,下楼打架!

 
 

END

 
 

田鸽和神永大概在楼下吃瓜……

评论 ( 25 )
热度 ( 75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