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阵地随时转移

[由多牧]药丸

#瞎摸鱼,私设有,我也…不太能理解编剧的脑回路只是喜欢角色…


 

 

要茶吗?

 

不用。他们会在里面放糖。

 

穗乃香点点菜单上的草莓芭菲,我要这个。

 

穗乃香的朋友里有两个派对狂魔,人不聚在一起就浑身难受。仁子收藏了十几个评价五星的咖啡店准备花整个十月试毒,最可怕的是没有人站出来质疑她的计划是否可行。星期天店里人很多,空气也变得粘稠不畅。穗乃香习惯早到,由多也是。服务生离开后她翻开一本习题辅导书,拿着铅笔在空白处涂涂画画,就如在上课开小差。由多喝了口冰水,静了静烧灼的嗓子,问她:你可不可以画一个我?

 

可以呀,穗乃香说。擦掉了她原来的画,打了一个新的草稿。她拿给由多看,由多的脸当即跟头发一样绿了。

 

她画了一个小胖子,不如说,一个球。

 

由多嘴角抽搐了两下才维持住他一贯的笑容。这个梗已经被玩坏了,仿佛大家都淡忘了天河怕狗,日染是个抖M,他们都是百里挑一的奇葩,只记得最正常最普通的由多曾是个圆润的小胖子。由多有权保持无语,但穗乃香捂着嘴笑得肩膀耸动。她的笑确是由多的死穴,他还是接受了这张涂鸦,四舍五入一下,他可是占领了穗乃香的一本书。

 

杯子里的水见底,服务生终于端上了穗乃香点的草莓芭菲。穗乃香挖了一大勺最上面的草莓酱和巧克力,送到由多嘴边。

 

啊,张嘴。

 

 

由多在六年级时开始节食,起因之一是他被暗恋的同班女生残忍拒绝了。他意识到自己的人生在向错误的方向倾斜,而他必须手动纠正。

 

他开始服用热卖的减肥药,三过便利店而不入,肠胃炎的一个星期他确实瘦了。他父母不擅料理,于是他改喝白开水,只吃米饭和鸡蛋,随身携带的塑料盒子里装着维他命ABCDE,还有生长发育期所需要的钙铁锌硒。半夜他因为生长痛迷迷糊糊醒来,第一件事是站到GOMORIN脸形状的体重计上,他瘦了十五斤,但远远不够改变他胖子的厄运。

 

然后他开始运动,清晨六点准时出门,非是贪图几口新鲜空气,而是他实在羞于在大庭广众下气喘吁吁地做拉伸练习。缺乏锻炼的由多起初不得门道,经常用力过猛,腿酸得下不了楼,他抱怨过也哭过,唯独没有放弃过。他单纯地相信不消两月,他便会换一种姿态在人群中突兀,单纯到他现在回想都觉得可怕。

 

大概人都有自虐倾向,历经漫长的地狱由多跌破了标准体重,在夏天到来前瘦成一道闪电。他有张完美的脸,一口闪亮的牙,现在又有了同等级的肉体。他张开双臂尽情拥抱这个世界,对情书和仰慕来者不拒。一切看起来都在上升,只有搞笑艺人般的跑步姿势作为后遗症,和他的黑历史一起,像个开关一旦被触及便会原形毕露,但由多将这些隐藏得很好,用他虚伪的笑。当初他暗恋的女生已经随着班级变动消失在人海,国中时还偶有一些流言蜚语,升上高中,完全陌生的人和物,由多可以毫不在意那些小女生们的星星眼大大方方介绍自己。

 

由多次人。他道出自己的名字然后坐下,余光扫视整间教室,只有两个人没回头看他。

 

阿形胜平。他缺乏感情机制,无所谓,由多对男人没兴趣。

 

牧穗乃香。他不知道她缺少什么,他对她很好奇。

 

 

非常俗套的是,直到学期末的一次值日,由多才和穗乃香说上话。和由多交好的几个女生说在附近的咖啡店等他,由多随口应了,继续盯着黑板一角并排写下的两个名字沉思。穗乃香走过来,手里拿了一块黑板擦,她擦掉低处的名字,踮起脚,却够不到课表最上面的字。

 

由多走过去,手指按住黑板擦,轻轻向上推。穗乃香松开手,他接过这只黑板擦把黑板高处龙飞凤舞的字迹擦干净。

 

牧同学。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牧同学。山田老师真是一个随便的人啊,考试重点一点也没说嘛。

 

山田老师的重点就是没有重点。穗乃香转身回座位,拎起了她的包。

 

由多喊住将要离开教室的穗乃香:牧同学,等下一起来咖啡店坐坐吗?

 

穗乃香的脚步没做半点停留。糖浆冲的咖啡喝多了会变胖。

 

由多僵立在原地,他本能地告诉自己是想多了。他瘦下来之后被拒绝这还是头一遭,没觉得难堪,却是有那么一点点小激动,总得一步一步来嘛。

 

表面上由多是班上女生的男闺蜜,善于讨人欢心,实际上他从不逾越规矩,甚至意外有些传统。也许他本质还是一个胖子,减掉了肉体的重量却没甩掉灵魂的重负。羁绊系统除了不可预测的痛感,和一些难搞的同伴,剩下的部分,尤其是可以以正当的理由和穗乃香私下碰面这点,他是乐于享受的。聪明的人善于取舍,没有强行的羁绊他也许一辈子也不会和穗乃香走得这么近。所以这个鬼实验为什么不只容纳他和穗乃香两个人呢,这样才是符合少女漫画的展开吧。

 

园崎法子将他们描述为七宗罪,刚听到这个词时由多心里咯噔一下,而最后定罪为“狡猾的现充”则让他松了口气。他相信穗乃香是傲慢,“高傲的精英”与此也并没有太大差别。或许由多也是,无论是暴食还是现充,他的罪孽皆因嘴起,只要某时他幡然醒悟闭上嘴,便能被原谅。果真如此吗,由多想也不竟然,他能捂住嘴不吃东西,但无法在她的身边不说出喜欢。他所获的惩罚,也许是喜欢上了一个自我封闭的人。

 

不过,由多既然能对自己狠心,世上最难最痛苦的事他都做到了,追女孩儿,也不会难到哪去。

 

 

穗乃香没收了他的药片,最近一个月由多胖了十斤,这还是他偷偷在家里做健身操控制的结果,不然实际数字会更加吓人。穗乃香倒不在意效果,投喂由多成为她新的乐趣,至少在穗乃香面前,再油腻的烤肉由多都会眼都不眨一下的吃完,他英勇牺牲一般的表情穗乃香怎么都看不腻。

 

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但胜平和仁子她们还没有出现。由多拿出手机,仁子的邮件刚巧切进来,她说她们路上遇到交通事故,堵车迟到了,叫由多和穗乃香先去玩。由多抬眼扫视一遍四周,想知道仁子是不是又躲在店里或者外面花坛的某个角落,正窃喜着自己又做了一回好事。而这时穗乃香合上了书,她理所当然地认为由多又在回班上那些做作小女生们的邮件。

 

那些垃圾邮箱你还留着?

 

由多把手机举到穗乃香面前,展示了一下干净清爽的通讯簿:早都删掉了。




END

评论 ( 1 )
热度 ( 32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