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阵地随时转移

[Nick/Finnick]Good luck,Goodbye

#友情向非CP。 

 

 

 

动物城的口号里说,这儿是所有动物实现梦想的沃土,芬尼克信了。他自小有无数梦想,他想长高,他失败了;他想成为乐队主唱,他失败了;他想像大先生那样被北极熊捧在手心,他成功了。

 

据说尼克卖了大先生块臭鼬屁股做的毯子,全动物城所有跟尼克有关的动物,乃至所有狐狸,都被请到大先生家喝茶。那天大先生的院子里热闹得像开派对,各种小动物拥堵在他门口。大家都在议论,大先生抓了那么多动物,把动物城翻了个底掉,就是没抓着狐尼克,尼克到底是谁,他到底在哪。

 

答案芬尼克知道。只是在大先生面前他努力撇清跟那只臭狐狸的关系,没空聊别的。

 

如果大先生是只聪明的狐狸他应该能猜到,尼克躲到乡下去了,兔窝镇或者狗窝乡,尼克没细讲。他走得很匆忙,行李只有他自己,留下一车爪爪冰棍没来得及卖就去赶火车。你知道装冰棍的小推车把手有多高吗,芬尼克推那玩意儿脖子都要断了。

 

再来回答第一个问题,尼克是谁。尼克是一只狐狸,一只因为一块屁股皮而一夜之间在动物城混混圈成名的狐狸。但在芬尼克眼里他不止是狐狸,他是他的合伙人,准确的说是诈骗同伙,他负责说,芬尼克负责演。尼克那张嘴啊,开了挂似的,黑的说成白的,白的说成花的。芬尼克刚认识尼克那会儿,尼克十六七岁、已经能把买菜的梅花鹿妈妈侃得小鹿乱撞,强装成年人系一条松垮的领带,走在街上花店的花都要朝他开。他当时就看他不是什么正经狐狸,事实也没辜负芬尼克的猜测。

 

稍晚时候尼克卖冰棍缺人,拉芬尼克入伙,凭他三寸不烂的舌头,认定芬尼克想当演员。说他有天赋,善于揣摩人物内心,会是个好演员。芬尼克承认自己有天赋,狐狸都有表演天赋,就像尼克现在这样,但芬尼克内心已经属于重金属摇滚。这时尼克又说了,而且唱演不分家,你会演你就能搞音乐,到时候赚的钱我们五五分,是不是很心动?

 

尼克讨厌就讨厌在这儿,开的价你没有办法拒绝,哪怕你知道自己要穿宝宝装当儿子卖萌,可你却实打实地心动。所以芬尼克还是希望尼克能回来,他这才华在乡下施展未免浪费。

 

而他十几年的搭档也真没忘了他。几个月没消息,一有消息就是家里出事,妈妈病了。虽说在医院有护士照应,但尼克还是放心不下,让芬尼克拎篮蓝莓代他去看看她。

 

电话里尼克的声音清亮有力,看样子他乡下日子过得不错,至少还活着。这点小忙芬尼克不介意,提几篮水果都没问题。尼克于是把芬尼克一顿夸,这么多年我们真是铁打的兄弟,兄弟再帮我一件事吧。尼克的声音拐了个弯,他问芬尼克,去看他妈妈时能不能穿西装,当然不管租还是买,这个费用算他头上。

 

芬尼克答应了,他明白,妈妈没有希望自己儿子不务正业结交损友的。他虽然已经离家在外很多年没有回去,可尼克这个爸爸演得到位,长辈那些心思和期待他也不是没承受过。所以等他去见尼克妈妈的时候,还真有点慌,放下蓝莓就想赶紧走。尼克妈妈陷在枕头里,两只手都吊着点滴,只能用鼻子指着床头柜上的照片说,谢谢你照顾尼克。

 

芬尼克拿起照片,小尼克,穿着童子军的制服,挺胸抬头收腹,看得出是只根正苗红的好狐狸,善良的让人担心他是不是会被人欺负。

 

老天还是很眷顾尼克的,他妈妈几个星期后出院了,他也在事态平息的几个月后回来了。芬尼克正在车里看电影,从盗版公爵那买的碟,大半夜的尼克砸他车门,拉他去喝酒。外面天黑酒吧里也黑,芬尼克瞧不清楚尼克较之前有什么变化是否落魄。不过尼克身上的香水味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些许泥土的芬芳。

 

有时间没见尼克依然健谈,说起大先生的事大笑不止。知道吗,全动物城没动物敢戏弄大先生可是他做到了,没动物能从发怒的北极熊眼皮底下逃走可是他做到了,没有动物能像他一样狡猾、诡计多端,玩弄别人于爪子之间。他骗了大先生,他是了不起的狐狸。

 

芬尼克吐掉嘴里的樱桃核,懒得看尼克一眼,“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

 

“我过得好吗?我过得很好。动物城里还有不少动物吃不上饭,而我,不仅养活了我自己,养活家里,还有你,亲爱的儿子。”

 

“用不着你操心,傻逼。”

 

“芬尼克你去过电影城吗,知道爪印墙吗,那些杰出的艺术家永久的留下自己的鼻印、爪印。芬尼克你也一样,你在雪地踩下脚印,把完美宝宝的形象留在动物们心中。爸爸看好你!”尼克张开双臂,仿佛他身后就是整个灿烂的星光大道。

 

对此芬尼克仅是,“傻逼。”又重复了一遍。

 

他开始希望有一天能有一只动物收了尼克,最好把他关进牢里,封上他的嘴巴,让他吃些苦头,叫他重新体会什么是人生很难活着不容易。倒不是说想让尼克改过自新,话说回来尼克又犯了什么错呢,他做一条狐狸该做的事,仅此而已。芬尼克只是想看他摔进泥浆里的样子,看他出丑又无可奈何。自大、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都该经历这些,杀杀威风,看清楚自己还年轻,想做和做不了的事是两码事。

 

想到这芬尼克觉得自己可能老了,只有老头才会看不惯年轻人。

 

他原以为这么一个能制服狐狸的人会是狐狸的天敌,然而现实恰巧相反。那算是芬尼克最痛快的一天,他亲眼目睹了尼克如何栽在一只兔子手里。他大笑着走远,大声唱去他妈的婴儿车,留给你亲生儿子吧尼克。

 

芬尼克回到车上,打开电视机,手指在盗版碟里拨拉,想找前天才买的那张《九尾妖狐艳史》,却看见夹缝里掉着一张旧光碟。光碟装在塑料盒子里,封面已经掉了,盒子上用记号笔写着“给芬尼克”。芬尼克脑子里电光火石闪过一些回忆,他记得这东西。大耳朵小学的校庆活动,他和几个小伙伴组了乐队,写了好几首歌,他妈妈帮他录了视频,朋友做成光碟送给他,这个节目最终因为麦克的高度与主唱不协调而没有登上舞台。

 

芬尼克把光盘放进影碟机,机器嘎达嘎达的像在抽搐,电视上放出了画面,他,芬尼克,正在看向这里。

 

“跟大家打个招呼。”

 

“嗨!”

 

哦真惨,芬尼克才看到第一个画面就不想看下去了。这么多年他还跟小时候长得一样一样,身高没有变化,皱纹也没见一条,甚至必要时天真无邪的眼神也没变,真恶心。画面中的旋律他也熟悉,这么久他还记得,非常可笑的编排,他甚至能用电吉他再弹出来。

 

芬尼克换了张摇滚,把原来的碟片收好。他顺面擦了擦盒子,放在干净的架子上。他找了半天没找到自己的吉他,可能被尼克偷偷丢掉或者以高价卖给别人了。该死的尼克,芬尼克只能用手打打拍子,幻想车里有台架子鼓了。不过也许他过两天可以买新的,毕竟他就要独立承包爪爪冰棍,再不用跟人五五分成,被人占便宜亲亲。

 

哐,哐,又有人砸车门。

 

芬尼克踹开车门,想不管是谁先胖揍他一顿,可还没打兔子小姐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她请求芬尼克告诉她,尼克在哪,她要找他,她需要马上见到他。

 

兔子小姐如果是条聪明的狐狸应该能猜到,尼克在他在动物城的家,除了那儿他无处可去。不过既然他没逃到乡下证明他还是希望有人能够找到他的,他在等那个人。芬尼克去过尼克家几次,告诉她怎么走也无所谓。兔子太激动拥抱了他,这还是芬尼克第一次被兔子抱,他墨镜差点吓掉了。兔子对着他的大耳朵说,谢谢你!你真好,祝你好运。

 

芬尼克抖抖发红的耳朵,也祝你好运。

 

祝愿你能找到尼克,解开误会和矛盾,有什么事静下心来好好谈。祝你们成功解开谜团,抓住犯人,动物城需要你这样的好警察。也祝你们找到生命中的另一半,而且发现那一半就在眼前,没有很远。

 

祝你梦想成真。祝你们幸福。

 

芬尼克望着兔子一蹦一跳离开的身影,他想说,可是懒得说。

 

 

 

END

 

评论 ( 13 )
热度 ( 129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