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阵地随时转移

[饿金]A Place Called You

#私设成堆,少女心成堆注意



 

去U市的路太长太远,饿狼空手去空手归,没找到英雄,先把自己累着了。他在公园坐了一下午,等锅盖头小男孩来,寻摸下一个狩猎目标,期间把秋千、滑梯玩腻了,也没等到那个爱看书的小鬼。他摸着下巴琢磨为什么,猛然想起来,是了,今天要上学。

 

反正闲的就去最近的学校看看吧,他转了几个地方,都没找到。那没辙,今天只能休息了。正要走瞥见教学楼后面几个孩子围殴另一个孩子,一个短头发的小姑娘拎着扫把冲过来,叫他们住手。饿狼怎么瞧女孩怎么眼熟,走近一点仔细看看,记起来了,是球棒妹妹,芊子。饿狼于是心情大好,也学神兵天降,从树上蹦下来,把欺负人的几个坏小孩全拎起来挂树上,一个都没让他们逃掉。他拍拍手,蹲下来想摸摸芊子的头,手在半空就被扫把扫了脸。

 

“上次那个坏人!你怎么在这里?闲杂人等不能到学校里来,赶快走!”芊子把被欺负的同学护在身后,单手提扫把直指饿狼胸膛,颇有她哥哥的威风。

 

饿狼比出两根手指把挡眼的扫把的挪走,特用力地指指自己,“我帮了你诶。”

 

“不需要!我们走。”芊子一手拉住身后的孩子,一手不忘扫把,跑回了教学楼。

 

饿狼一脸的灰又碰了一脸灰,不爽,抬腿给了大树一脚,地动山摇,树上几个小孩吓得吱哇乱叫。“以后不准欺负比自己弱小的人,打架要堂堂正正对决,听到没有?”树上一片哀嚎:“是是是,再也不敢了!”

 

饿狼装模作样地翻出围栏,又埋伏到校门口,看见芊子放学一个人回家,加紧两步跟了上去,走在芊子旁边,边走边哼小曲儿。

 

“我记得,你叫芊子?”

 

“怎么又是你!”

 

“听我说啊芊子,你是要去找你哥哥吗?带我一起去怎么样?”

 

“我不要,你上次打了我哥哥对吧,我都看见了,我不要理你这个坏人。”

 

“上次?那是碰巧啦,我没打算跟你哥哥打架的,是你哥哥太笨了,自己要来送死,谁叫我是英雄猎人呢,终结那些蠢货是我的使命……诶?芊子?芊子?”

 

不理他了……

 

饿狼自觉无趣,闭了嘴。

 

芊子鼓着腮帮埋头往前走,想把怪人甩掉,可惜人小腿短,脚下磨出风来,饿狼随便把腿往前一伸,就能站到她前面。芊子更不高兴了,步子越走越快,几乎要迈开腿跑。饿狼心想不愧是一家人,走路姿势都像她哥,抓住芊子的书包把人拎到跟前,“看着点路啊。”朝旁边努努嘴,一辆轿车从他俩身边飞驰而过。

 

“十字路口呢,这么冒失。”

 

“放我下来!我要叫警察了!”

 

芊子朝饿狼眼睛挥拳,饿狼歪头躲过去了,反而凑近了端详芊子的脸。他眼睛大,眼珠子像审视猎物那样溜溜地转,担心会看掉下来。芊子被盯得慌了,觉得自己浑身都是破绽,出了一身白毛汗。

 

“你跟你哥原来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毛一样啊。”

 

“那……那是当然了,我们是亲兄妹呀。”

 

“我也想有一个妹妹呢,你做我妹妹吧,当那个垃圾的妹妹有什么意思。”饿狼说的时候人已经在动,从人群间穿过马路,到了对街,把芊子放下。

 

芊子愣了愣,“你好奇怪。”饿狼话里信息量太大,芊子只靠女性的直觉嚼出来这不像个坏蛋说的话,一时没消化出来他说自己哥哥是个垃圾。

 

“啊你走错了,不是那——”芊子捂住嘴,为时已晚,饿狼转回来,又跟在了芊子后面,还咧着个似笑非笑的脸,“你愿意带我去找你哥哥了?”芊子干脆又嘟起嘴,不理他。

 

两个人一矮一高,一前一后,离开人多嘈杂的街区,走到刚植小树的小路,慢慢爬一个长坡。芊子之前走得快了,现在觉得累了,额上渗出细细的汗,在太阳底下发亮。饿狼出门没带钱,此时也不能帅气的请她喝冷饮,思来想去绕到她左边,用身高帮她挡挡太阳。

 

“你为什么要找球棒哥哥?”芊子还是憋不住先说了话,“要签名的话,他写字很丑哦。”

 

“哈哈,跟我想的一样啊,我对英雄签名没兴趣,倒是你哥哥……那个棒子最近不怎么理我呢。”

 

“你又找他打架了?!”

 

“没有啦,我连你哥哥面都没见到诶,见到了也只是甩个很装的背影给我,说什么老子现在很忙,没空理我之类的,可之前那么大的怪兽就在眼前他不是也说不顾就说不顾了。我想不到啊,对这家伙而言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比我还重要的。”

 

“有很多吧,最明显的,比如我呀。”

 

“你还真敢说。”

 

“哼哼,我要叫球棒哥哥陪我买东西的话,他绝对会陪我去的。”

 

“你现在也是去找他陪你玩吗?”

 

“对啊,早上约好了,放学了陪我去买花布,我要做娃娃衣服。你怎么知道?”

 

“你看,学校已经到了,”饿狼指指前面不远处,“我知道啊,你哥哥还在上学,这是你哥哥的学校,已经放学咯。”

 

“哇,你找过我哥哥多少次啊?”

 

“不多,也就八十次吧。要算上这次就是八十一,想必西天取经也到了。”

 

“……粉丝都没有你敬业,真受不了。”

 

两人找了片树荫,饿狼倚着大树,芊子就坐在树脚下。总算有个能歇脚的地方,芊子坐直了身子,在穿着同样制服的男男女女高中生中,竭力分辨哪一个是他哥哥。

 

“啊,我想起来,哥哥前几天是有说过,最近有个人老是纠缠他,神出鬼没的,甩又甩不掉,拒绝他又不听,弄得他上学都要绕远路了。”

 

“哦?那个棒子这么说我了?”

 

“对呀,说你烦,特别烦,每天都是同样的登场方式,一天出现好几遍,那张脸他看得眼睛都要吐了。还不爱护环境,喜欢破坏公物,坐公交不付钱,抢别人饮料喝,抢别人的信看,大雨天还不带伞,像小强一样生命力顽强杀又杀不死,他头痛得都快炸了。”

 

“你哥就没说我点别的,没有夸夸我?”

 

“这个……”芊子沉思一会儿,很干脆地回答,“没有。”

 

“没良心,如果对待粉丝是这态度,负分。”

 

“啊不过,他有说,真希望他下次来换件衣服,最起码肚子不要破洞,那德行看着都替他冷,以及虽然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但好像有小朋友在场他就不打架了,这样的话,这样不算批评吧。”

 

饿狼低头看看自己暴露的肚皮,扯一把上面的布料,脖子勒住了,拉一拉下面的布料,腰露在风中了。破损不尴不尬斜在胸口往下,他是不在意啦,但要补得要针线了。好久以前在道场的时候,他磨破的衣服都是自己补,现在可没这份耐心,那要不要买件新的呢?

 

“芊子,你哥哥的衣服是你帮他挑的吗?”

 

“你在质疑我的审美吗,一看就知道不是吧!”

 

“可惜我没有机会评价你的审美,哎,这样吧,等下你去买布的时候,能不能顺面展示展示?”饿狼又凑到芊子身边,这回小丫头没躲开,但眉毛仍皱着,竖在额头上。

 

“哦,怎么展示?”

 

“我有个想法。”饿狼趴在芊子的耳边,叽叽咕咕说了一串,没去管有人朝这儿走过来了,直到阴影罩住他,他话说完了,还赖在芊子肩上,亲切万分地搂着她。

 

“喂,把你的手从我妹妹头上拿开,然后滚远一点,信不信我打爆你的头啊?”

 

“打得到你就来呀。”饿狼又把芊子往身前拉了拉,虽然看起来更像他往芊子身后躲了躲。

 

“哥哥!”

 

上学日子里的金属球棒守校规,坏事只在背地里偷偷干,制服也没穿得那么别具一格。毕竟学生会每日都在门口检查,不良也不能做的太张扬。他领口袖口裤管都规规矩矩服帖在该在的位置,发胶摸得也比平时少,额前垂下碎发凸显他印堂发黑。唯有那根不离手的金属球棒还在力挺他的身份,他是工作时的S级英雄,休假时的普通高中生。

 

这些无关紧要饿狼都是知道的,他没有意外。但走神归走神,心情好归心情好。

 

金属球棒把妹妹拽到怀里,“我还想你突然消失了是良心发现,结果你良心都喂狗了啊,说好不许碰我妹妹的吧,你这……是在食言。”差点飚出口的脏字强咽了下去,转上一个扭曲过度的嘲讽脸。

 

饿狼举起手,叹口气,“哎呀不碰不碰,小气死了。”

 

“啥?对我有意见?我就是小气了,想要妹妹有能耐自己去租啊!”

 

“哥哥!说什么呢!”

 

“芊子,以后再看到他就直接报警。”

 

“什么呀哥哥,他送我来的,带我过马路,在学校还帮我教训欺负同学的坏蛋了,你俩不能和好吗,吵来吵去好烦啊!对了,大哥哥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大、哥、哥——

 

金属球棒看一眼芊子,又看一眼饿狼,饿狼对他点点头。

 

金属球棒恍惚以为自己被雷劈中,脑袋里电闪雷鸣,视野中下起瓢泼大雨。

 

饿狼见他那副蠢样想笑不忍心笑,朝芊子招招手,“那个啊,下回再告诉你。先拜拜了,你也是啊,球、棒、哥、哥。”他跳到树上,翻个身蹦出二十来米,等金属球棒从打击中重新爬起来,再想追他已经来不及。

 

他冲着去者的方向怒吼,“你他妈!老子要把你捶成肉泥!”几秒后飘来一个远远的回音,“好啊,我等着你!”

 

 

 

学校里总有那种班级,负责的卫生区比隔壁班大出几倍,打扫的人却一样的少,时间紧任务重。金属球棒琢磨自己手中的扫把应该就和球棒差不多,可以抡出风来把叶子一口气卷走,方便省事。他摆开架势,想使奥义必杀,墙头传来一声“嗨!”,惊得他一口气没收住差点摔出去。

 

“扫地也是修行,你这样不行的。”饿狼侧卧在围墙上,腾出一只手来挖耳朵。金属球棒注意到他换了件衣服,印着彩虹的短T,因为搓衣板般的腹肌显出不合常理的褶皱。

 

金属球棒收回视线,“不关你的事,为什么你人这么烦话还这么讨厌。”话这么说,但他已经没了偷懒的兴趣,老老实实干活,早完事早回家。

 

“前几天去哪了?”

 

“啊U市,什么都没有,还是这里好。怎么?想我了?”

 

“呵呵。”

 

饿狼从围墙上跳下来,比划一招流水取面,捉住了金属球棒的手腕夹到眼前,一面啧啧啧。金属球棒戴了条红绳编的手链,上面串了个陶瓷做的小棒球。饿狼捂着肚子狂笑,没笑两声就被金属球棒狠狠捶了一拳。

 

“哈……哈,你妹妹给你的?”

 

“怎么,羡慕啊?”

 

“那算什么,我也有。”

 

“啥?”

 

饿狼高调亮出左胳膊,他也戴了条红绳,同样的编织方法,只不过上面串了个小狗。

 

“‘既然给你做了那也给哥哥做一条吧。’你妹妹原话是这样讲的。”

 

金属球棒懵了,感觉自己被深深背叛了,一瞬间不知道该哭该笑,最后只能咬牙切齿地骂,“滚,”他把扫把抗到肩上,他显然忘了这是扫把,“嘚瑟完了给我滚,不然剁了你的手。”

 

“别啊,剁了就没了。你赶紧扫地吧,扫完了我们好干点别的。”饿狼又跳回围墙上。

 

“干什么?!”

 

饿狼荡下两条腿,一手拖起下巴嘿嘿地笑,“当然是干你。”

 

 

“我想我哥哥不理你,可能有别的原因。”

 

芊子扣好手链,大小正合适,手链长度跟她估计的一样,忍不住得意。

 

“哦?什么原因?”

 

“嗯,他最近有考试,因为兼职英雄嘛,哥哥成绩超差的,每天看书,啊,应该说是趴在桌上睡觉到很晚,好糟糕的习惯呀,说他也不改。所以你也要多体谅我哥哥,知道吗?”

 

 

 

 

END



评论 ( 13 )
热度 ( 487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