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阵地随时转移

[吐露]英雄都爱说谎

#OOC,带霍玛和坡路玩ww 私货夹很重,其实是想看破产后的菲总为拯救组合联合众人决心成为偶像超级英雄的故事……

 

 

地下酒吧有个红头发的年轻人喝多了,见人就吹,说自己在一家名叫组合的异能者公司工作,干些超级英雄的行当,什么夜魔侠、化身博士全是他拜把子的兄弟。醉话自然没人信,可他故事编得好听,但凡跟他聊过几句,他就争着付你酒钱,于是大家都围过来跟他抬杠:你说你认识他们,你有什么证据?

 

年轻人比了个枪的手势,撩刘海儿时枪口从下巴尖滑至天灵盖,既骚且二。

 

“我就是证据。你去英雄登记手册上查查,看是不是有个叫马克·吐温的帅哥一星期前制服了一帮银行劫匪,那就是本大爷!”

 

调酒师闲着立即去寻了一本超级英雄手册,M字头下没有马克·吐温的名字。吐温不信,拿过来一看,说你这一年前的书也太旧了,不知道现在英雄的饭碗很抢手,谁都想来捞一笔,每天都有人一炮而红或者变成炮灰。其他人都笑了,一个新人就在这儿嘚瑟啊。吐温说这不行,我把同事叫来你们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吐温借口去个厕所,躲在厕所间里打电话。他按了组合里他认为第二靠谱的人的号码,开口便是,“哥!出事了!”

 

霍桑刚解决完一只附在猫身上的恶灵。他兼职驱魔人不久,附身宠物的恶魔刻印他画好还从未召唤过,上星期丢了两张,原来是窗子没关好被小猫小鸟顺走了。如今他圣水洒了,圣甲虫也扔了,猫就是卧在树顶上吃乌鸦不肯下来。他索性划破手心把树砍翻,追了一条街终于把猫钉在十字路口,送恶灵回了地狱。猫的主人见此惨状非要扣下一部分委托金重新种棵树,吐温电话打来时霍桑正跟他扯皮。他抽出手绢擦了擦手上的血迹,接起电话,也毫不客气地把委托人当了空气。

 

“谁是你哥,我忙着呢,什么事直说。”

 

“你太没良心了,从日本回来也不知道来看看我,还等着我给你打电话,”霍桑能想象到吐温若是站在他面前拿手指指着他说话的样子,“吐温大爷不跟你计较,奈克老爹的酒吧记得吗,大胡子常去看棒球赛的那家,你听我说不要激动啊,我在这儿啊,看到米切尔了。”

 

“哦。”

 

“就‘哦’?反应真冷淡!”

 

“你喝醉了吧……米切尔不爱去那种闹哄哄的地方的。”

 

“还是你了解米切尔,”吐温故意咳嗽两声,“我看到她在酒吧门口东张西望,刚想叫她她就神色匆匆进了里面的房间,接着一队西装革履的光头也进去了。我现在有事走不开,你知道她最近在忙些什么吗?”

 

“她好像在一个地质研究所做助理,我第一次听她说起时还吓了一跳,觉得不可能。”霍桑沉默了一会儿,“你没跟我开玩笑?”

 

“你认识我这么久我开过你玩笑吗,说个笑话还得给你解释半天……”

 

“帮我注意动静,我等下过去。顺面说一句,你要是跟我闹着玩,或是说好的事没有做到的话,我会让你后悔认识我的。”猫主人听到这话心中一凛,从信封里倒出的钞票又颤抖着装了回去。

 

“放心吧!”吐温开开心心给下一个人拨电话。

 

“爷爷!救我!”

 

“咦?你好,吾辈是莫格街侦探事务所的爱伦·坡,请问你是哪位,如果有预约的话……”

 

“这不是你家里电话吗?”吐温放下手机确认了遍号码,自己没拨错。

 

“我家就是事务所呀。我听出来了,是吐温对吗,吾辈现在还兼职派对和婚礼策划,请问你需要哪一个呢?”

 

吐温在电话里特深情地回了一句,“我需要你。”

 

“吾辈不提供这种服务的。”

 

“我说错了,不是我需要你,是你徒弟奥尔科特。奈克老爹的酒吧知道吧,大胡子常去看棒球赛的那家,我跟霍桑去喝酒路上遇见奥尔科特就带她一起来了。可侦探就是灾厄体质,我们被卷进了谋杀案,奥尔科特头一次来,被怀疑成犯人了。我们现在非常需要你来破案。”

 

“唔……能让我听下奥尔科特的声音吗?”

 

“警察在问话呢,我是冒着加重奥尔科特嫌疑的风险悄悄通知你,不说了我得挂了啊。”

 

爱伦·坡放下电话觉得刚才吐温所言着实不可思议,今天事务所下班很早,奥尔科特应该早就回家了,他还叮嘱过她最近外面不太平,回家要把门窗锁好。因为近日爱伦·坡干回了自己的老本行,倒卖黑道上的情报,以他的水平还从没出过差错。

 

只有一周前他布置的一起银行劫案被人搅了局,轮到警察登场时大部分劫匪已被一个陌生人制服了,没捉住的劫匪慌忙逃脱拿走了银行保险柜里的古董画。爱伦·坡查看过现场,出手之人在对面大楼架了一把雷明顿MSR,在劫匪离开时狙击了他们,弹道堪称数学公式。尽管他不信奥尔科特会跟吐温去喝酒,但他认识的人中能用枪至此的只有马克·吐温,爱伦·坡觉得猜也没用,还是合上卷宗出了门。

 

那边吐温认为事情已经成功一半,等人来还要一会儿时间,便把通讯录拉到顶头,深吸口气,拨通了第三个人的电话。

 

“晚上好,露西,现在有时间吗?”

 

“你要把我吓死啊,我在工作呢,不许接电话……啊,告诉你,超市新进了一批布娃娃,今晚要全部放上货架,谁像你一天到晚那么闲。”

 

“哇哦,有你喜欢的吗?”

 

“我全喜欢,真是,有事才打电话的吧?”

 

“都是侦探先生啦,说请客喝酒。奈克老爹的酒吧去过吗?大胡子先生常来看棒球赛的。你下班要是还赶得及,就过来一起玩吧。”

 

“知道了,她们叫我了,我先挂了。”

 

“嗯,拜拜。”

 

蒙哥马利收起手机,整理了一下被意外来电混乱掉的大脑,继续手头的任务。她已经无声无息地侵入这栋豪宅的最里层,上头说的丢失的名画就挂在她面前。组合解散后她又找了份危险但是来钱快的工作,她喜欢单干,听说这次行动上面有人策划还觉得多余。可今天按着那人的计划,先用恶灵附身这家的猫吸引走屋主和警卫的注意,再利用自己的小巧体型从通风口下到地下室,一路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她也没理由讨价还价了。接下来要做的只有小心取下画,放进她的异次元空间里,然后从来时的路返回出去,到厕所把衣服换掉,报告任务完成。如果没有在大街上听到有人叫她的话,她最后一步就该回家了。

 

蒙哥马利循着声音望去,看到不远处停着一辆熟悉的黑色轿车,霍桑从车窗伸出一只胳膊向她招手。

 

“竟然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看到你。”

 

“牧师大人不知道这边是富人区吗,有时佣人不够用就需要我这种临时工的。牧师大人呢?来这么偏僻的地方做什么?”

 

“富人更需要祈福消灾,”霍桑指指车门,示意蒙哥马利上车,“我带你一段吧,虽然我也绕了半天才找到路。”

 

蒙哥马利坐上副驾,她其实不太想坐上来。几天前她为了今天的任务,和米切尔、奥尔科特去霍桑所在的教堂祷告时,偷偷顺走了一张放在书桌上的鬼画符。不过没派上用场,这玩意儿上面也准备了。但她现在看霍桑总觉得不好意思。

 

“有件事……”霍桑想起吐温的话,试探性地问道:“吐温他……给你打电话了吗?”

 

车里的暖气开得很足,蒙哥马利怀念起家里的被窝,她想早点把画交到上头,鬼使神差地就撒了个谎。

 

“没有。”

 

“哦,他说请客喝酒来着,刚好,我们一起过去。”霍桑也撒了个谎。

 

已经上了贼车的蒙哥马利完全没有时间拒绝,霍桑刚说完就猛踩油门,她只能跟着他去了那家名字古怪的酒吧。进门时还被怀疑是未成年人,霍桑帮她担保,才没被赶出去。

 

这还是蒙哥马利第一次来酒吧,以前她只在电视上见过,以为酒吧就是放着吵闹音乐,一群人唱歌跳舞的地方,跟眼前这个聊天喝酒的小酒馆有天壤之别,显然复古又文艺范的装潢更合她意。就是光线暗了点,仅有的几束光都打在一个小舞台上,台上坐了一个人,在唱抒情版的《Teenage Dream》。旁边弹钢琴的估计是个初学者,好几个音都被歌声带跑了。

 

她听了一会儿,慌忙躲到霍桑身后。唱歌的人刚巧看向这边,歌到一半不唱了,拿着话筒就走了过来。

 

“这么晚还来干嘛,米切尔走了,她没事。”吐温撂下这话就要走,被霍桑一把拉住。霍桑知道他故意吊着自己,也不生气,反手把蒙哥马利拉到身前,蒙哥马利一着急就想踢他,脚抬到一半发现人不对又放了下去。

 

“那我也走了,带上小姑娘一起。”

 

吐温见到蒙哥马利先是一愣,接着瞪眼霍桑,拍掉他那只没轻重的手,招牌式的笑容绽放在脸上,“你来了,露西。”

 

“早知道是这种地方我就回去睡觉了。”蒙哥马利皱着眉头。

 

“别急啊,你俩先过来,带你们玩个好玩的。”

 

吐温的态度拐了一百八十度,硬是把霍桑推到了舞台旁边,蒙哥马利跟在两人后面。霍桑站住脚,抬头看到吧台边坐着的爱伦·坡冲他点了点头,心想这可是稀客。

 

“大家安静一下听我说。”吐温跳上舞台,招呼来整间酒吧的视线,食指往台下人群中一指,人们就自动空出一块地儿来。

 

“这位呢,就是超杀女,这位是康斯坦丁,那边坐着的那位是大黄蜂,而我呢,就是鹰眼啦!”

 

整间酒吧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好像是忘了声带该如何发声。唯有爱伦·坡脑子灵活,率先反应出了逻辑不通之处。

 

“吐温先生……是不是对吾辈有什么误会?吾辈是货真价实的人类……”

 

“团长不是送过你辆科迈罗嘛。”

 

“那个早卖了,换成甲壳虫转给路易莎了……”

 

“都一样,都一样。”

 

围观的人这才后知后觉地笑起来,而且是狂笑,笑够了的拉着吐温问然后呢,你也太水了,介绍下名字就完了?怎么说也得露一手啊。有的人甚至又拿出了英雄手册,说这回有些人的名字倒是有了,但长的跟书上给的照片差得略多。

 

吐温拿手肘捅捅霍桑后背,“他俩我就不指望了,你得给点表示。”

 

霍桑知道米切尔没事,吐温又在找人开party,便一刻也不想多待,“时间不早,我要走了。”

 

吐温眼睁睁失了依靠,一步踉跄差点摔倒。他朝着霍桑的背影大喊:“米切尔她等会儿就到!”

 

霍桑果然站住了,只是追赶上他的不是吐温,是爱伦·坡。他给霍桑晃了眼自己手机上的通话记录,“吾辈刚给米切尔小姐打了电话,她说她明天下午有空闲,准备去逛商场,”爱伦·坡压低了声音,“其实吾辈不喜欢含酒精的饮料。”

 

牧师脸上一红,不愧是不让自己吃亏的侦探。他也同样压低了声音回他:“那我有个推荐,只是大晚上的……改天我请你和奥尔科特喝咖啡。”

 

吐温诚心诚意叫来的两个外援却跑得比谁都快,他朝两人背影伸出的手最终还是落在了玻璃杯上,一口闷掉小半杯威士忌,吐温趴倒在吧台上任自己成为了一滩烂泥。看热闹的人笑的笑,散的散,再不把他当回事。

 

蒙哥马利的手指在酒吧价目表上点了几个来回,最便宜的橙汁她也舍不得买,只好戳一戳吐温的胳膊,“你不是说,请喝酒的?”吐温枕在自己一条胳膊上,眯起一双迷离的眼,故意装成副失意样子。他朝调酒师打了个有气无力的手势,调酒师端上来了一杯特调,蓝汪汪的酒杯里还插了把小伞。

 

“你这种人也想成为超级英雄,少做梦了。”蒙哥马利避开醉醺醺的客人,坐到吐温旁边的高脚凳上。

 

吐温笑了一声,头顶的两撮红毛跟着上下晃动,“不知道吧?本大爷可是潜力股,别看现在只是小打小闹,给银行和条子卖卖苦力,偶尔去别的国家赚点零花钱,以后的我可是要拯救世界的。”

 

明明是酒话,吐温说得认真,眼睛也变亮了。不知是借着酒劲儿,还是没醉装醉,吐温拉起蒙哥马利的手。五指裹在温热的掌心里,女孩心里一跳,她手上还留着爬通风口时沾上的灰。

 

“到时候,我就让我在全世界的粉丝,送我全世界的布娃娃,然后把它们全送给你。”

 

酒吧里本就开着彩灯,照着蒙哥马利的脸一会儿蓝一会儿绿,吐温努力看也拿不准蒙哥马利是惊喜呢还是感动更多。他即兴发挥搞出这么一通漂亮话,全都倒进了酒里,一点可爱的小表情也没看到,还不知道蒙哥马利听清没听清。

 

他要再说一遍,忽然看到蒙哥马利动了动嘴,声音断断续续飘进他耳朵里。

 

“拿别人的好意作人情……只有骗子才这样……”她低着头,“真的?”

 

“真的。”

 

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蒙哥马利站起来,拍平裙上的褶皱,对吐温弯起嘴角。

 

“那么从明天开始,一天送我一个娃娃吧。”

 

“明天?”吐温张大了嘴。

 

“你反悔了?”

 

“绝对没有,可是我还……”

 

没等吐温说完,黑白格子打造的空间瞬间铺展完成。十五分钟后,据酒吧里受伤的人回忆,他们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娃娃,他们以为喝多了出现了幻觉,但娃娃的拳头打在他们身上非常疼,没过一会儿他们就东倒西歪全趴在地上了。那个娃娃站在他们中间,娃娃头顶站着个红头发的女孩,她指着地上一个吓傻了的红头发年轻人说:

 

“听好了,他真的是超级英雄,我可以作证。”

 

他是拯救了我的世界的英雄。

 

 

 

END

 

 

 

 番外一:

 

“菲茨杰拉德先生真的要开家超级英雄公司!我听说,是听他一个作家还是记者的朋友建议的,说这个赚钱多又快,说出去还响亮。更可怕的是他现在在招募前组合成员入伙,为了避免我们内耗来着。”

 

“吐温可以实现心愿,吾辈也为你高兴呢。”爱伦·坡给吐温倒酒,自己又要了杯白开水。

 

“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啊,菲茨杰拉德先生说,以你的能力最好在后面打掩护,作为我方的秘密武器在特殊情况下使用,这回不要对公众露面了……”

 

吐温揪一揪手里兔子玩偶的耳朵。

 

“六十亿的潜在粉丝,一个都写不进吐温大爷活跃记了!”

 

 

 

番外二:

 

“地质研究所的助理……都做些什么啊?”

 

米切尔听到这话嘴里的牛奶差点喷出去,她赶紧拿餐巾擦了擦嘴,改捏起块软糖,一边细嚼慢咽一边琢磨说辞。

 

“没什么呀,就是打打字,扫扫地什么的。”

 

这个回答是无法应付霍桑的,尤其是陪米切尔逛了一下午街,也没阻止住见啥都想买的米切尔的霍桑。

 

“吐温说他昨天看到你去酒吧了。”

 

“什么?!他看见了!”米切尔立马捂住嘴,但为时已晚。

 

霍桑推了推眼镜,表情空前严肃,“不是说好了要像普通人那样生活吗。”

 

“我……我就是觉得……以我的异能不做点什么太亏了。我还什么也没干呢,他们打架不让我去,嫌我容易误伤友军,抢画不让我去,怕我把画弄坏,看画也让我离得远远的,就是偷袭潜伏在酒吧的敌人,我去的时候也已经被别人撂趴下了。”

 

米切尔眼睛红了,她手边的叉子也在轻微震动。

 

“结果到最后,就只是让我种了棵树就把我辞退了!我的异能是种树吗?我哪有那么差劲呀!”

 

霍桑赶着尾音未绝往米切尔嘴里塞了块蛋糕,把滔滔不绝的委屈堵上。

 

“吃吧吃吧,差劲又怎么了,伤不到我不就行了。”

 

米切尔咬着蛋糕哼哼,也学蒙哥马利,尖头的高跟鞋在桌子下踢了霍桑一脚。

 

 

 

 

 

夜魔侠,就是超胆侠,只是用了我喜欢的译名,提他因为他是个盲人…
 化身博士,即海德、杰基尔,对应恶善两重人格,活跃地是伦敦

超杀女,出自《海扁王》,暴力萝莉(喂)
 约翰·康斯坦丁,出自《地狱神探》,(肺癌晚期的)驱魔师,酒吧也借用这里
 大黄蜂,出自《变形金刚》,电影中的车型为雪佛兰科迈罗,初代动画中为大众甲壳虫
 鹰眼,出自《复仇者联盟》,这个就不用说了吧

雷明顿MSR手动式狙击枪,吐大爷漫画里用的,不懂枪,求助了万能的微博
 《Teenage Dream》推男声版,Boyce Avenue和Glee Cast两版的翻唱

评论 ( 17 )
热度 ( 109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