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阵地随时转移

[壕贼]穷酸型富豪亚瑟

#湖它就是个湖而扭蛋机是抽水泵的前提。某天一杯咖啡失眠到四点的产物。好,我的假期圆满了(。

 

 

 

在今日的太阳即将落下帷幕之际,盗贼做了一件傻事。

她不小心把富豪帮她抽到、富豪帮她强化、富豪帮她进化、富豪帮她满名声的那张柯尔格利万斯扔进了湖里。

湖面砸出水花的瞬间她吓坏了,骂自己手贱。后来她在湖边呆立了很久,直至夕阳沉下时发出的最后一抹光彩晃了她的眼睛,她也没从湖面上金发少女的倒影中看出什么愧疚之情。

算了,反正富豪不管怎么说也是受过一流家教的少爷,就算不高兴也不会责难一位女士。再说她只要道歉时挤几滴眼泪,或者不用那么麻烦,直接挽着他的胳膊冲他撒娇,也许他就会揉揉她的脑袋,再帮她抽个一二十张回来。

毕竟,富豪总是那么照顾她。作为赫布里底数一数二的绅士,比贵族更像贵族的商人,他会照顾自己的亚瑟同伴,包括斯卡哈和乌莎哈。他记得在胜仗后准备宴席,桌上都是大家喜欢的菜,盗贼喜欢的点心每次都摆在手边。

“个子小巧的人手也不长,会够不到吧。”切,还会说些不让人误会的漂亮话。

盗贼知道他也会帮佣兵和歌姬抽卡,就是因为他会照顾每一个人,对每个人都同样的好,她才不知该用什么心情来感谢他的好心肠。

她想总有一天她要为富豪做点什么,让他知道自己跟别人是不一样的。要不是下了这个决心她也不会带着水晶来这该死的湖边了。

这不,要扔的50个水晶还好端端在手里,用来蹭好运的卡牌却被她错当成水晶扔了出去。

完了,盗贼,你就要成为其他亚瑟的笑柄了,就算辩解是一时手滑,以后哪个骑士还敢再为你卖命。

白忙活一场,结果自己还是不行,只会给那个人添麻烦。

盗贼使劲儿摇了摇头,像要把这个想法驱逐出脑袋。振作起来,先去想想怎么堵住歌姬那张大嘴巴,然后让乌莎哈帮忙想想办法。

而在盗贼转身之前,湖面冒出巨大的白色水花,一个纯白色的影子破水而出,降临在她面前。

她遇见了神明。

 

 

神明是位少女。论身高应该更像是幼女,但看胸部盗贼还是坚持她已成年。

神明穿着缀满蕾丝的白裙,银白头发绑成的双马尾垂至膝盖,搭配上有着细长兔耳的发箍,腰后还有如同金属衣架般的翅膀。

不过最让盗贼奇怪的还是她脖子上的装饰,她管那叫千层围嘴,她以为这个年代只有乌莎哈会戴这碍手碍脚的玩意儿,现在看来时尚是不能被理解的。

她该不会是乌莎哈吧?

不对,乌莎哈不会戴黑色的面具。她不会从湖里爬上岸,左手牵着一个长得很像佣兵但是戴眼镜的人,他穿着蹩脚的西服套装,右手牵着一个穿得很像歌姬但是扎马尾的人,她也穿着蹩脚的西服套装。

该不会是佣兵和歌姬吧?

不可能,他俩不会穿这么拘束的衣服,西装三件套是富豪的风格。要是也是骑士,还不是盗贼的骑士,再说造型那么奇葩的骑士谁想要啊!

盗贼直觉告诉她得溜,但慑于神明向她步步紧逼,摆明了我找的就是你的姿态,盗贼停住了后退的脚步。

搞不好是湖里的清洁妖精来向她复仇也说不定,那还是在这里解决掉比较好……盗贼悄悄摸上自己的Excalibur。

就在这时,“那边的少女。”神明说话了。

“诚实的你请告诉我,你掉落的是我左手中的R富豪亚瑟,还是右手中的这张HN富豪亚瑟,还是那边那张破破烂烂的N富豪亚瑟?”

 

 

“差太多了吧喂?!我可是掉了MR,MR呀!好歹给我一张UR安慰一下呀!”

“否。我没有那种东西。”

“演故事不能这么演!按剧本来你要拿出一个金富豪,一个银富豪,和一个铁富豪才对!这样我就可以说,对不起,我掉的是张五彩的盾娘!”

“否。这里只有一个铁富豪,一个铜富豪,和一个木头富豪。”

“哈?”盗贼望向四周,“还有一个在哪?”

“在你的脚边。”

“什么时候掉在这里的?!”盗贼捡起那张脏兮兮的卡,拍掉上面粘着的叶子,“哇,这是……富豪的自拍?为什么晃镜头啊……”

“那么,诚实的少女,你的选择是?”

盗贼呵呵笑了两声,“我哪一张都不想要。但如果你真那么困扰,为了给你减少麻烦干脆全给我好了。”

不愧是常年混迹江湖绝不让自己吃亏的盗贼,神明手里的骑士A和骑士B在心里比了个赞。

可是,“否。我没有那个权力,你只能挑一张。”

“真没办法呢。那就把这张N给我吧,通常情况下选最差的比较好吧,我撕开它会不会掉出一张UR以鼓励我的诚心和善意呢……”

……我撕……撕……撕不动……

 

 

“等一下!我后悔了!我想换!”盗贼对着空荡的湖边喊话。

人不见了?!

这他丫不是亏大了嘛!这张卡作为狗粮的狗粮都显得多余……

尤其是在盗贼用Excalibur读取了它的参数之后。

光,COST9,技能无,觉醒未知,满级属性全为零。

盗贼深吸了一口气,举起捏着卡的这只手,轮圆了胳膊,朝湖中心走你。

“别扔啊!”

一个人影拦到盗贼面前。

“呀?”导致盗贼把卡甩在了他脸上。

 

 

“你是说,你是我用这张卡,召唤出的骑士?”

“是这样。”

“哦,那好,”盗贼打开腰包,清点着里面的卡片,“珀西瓦尔,卑弥呼,妮妙,为了防止你说假话把梅丽甘斯也叫出来吧。”

“为什么要把骑士找出来对付我呢?我看起来很可疑吗?”还都是不得了的骑士。

“非常可疑啊,老兄!”

盗贼眯起眼又审视了一遍突然出现的男人。他长得跟富豪一毛一样,但他又跟富豪完全不一样,因为他看起来,很穷。

打补丁的衣服皱皱巴巴,没有宝石耳环,没有金戒指,甚至连片像样的盔甲也没有,一头金发都仿佛落了灰尘。他虽说自己叫富豪,但暗淡的却像是路人,还是在泥里刚滚过的路人。

这个人此刻还沉浸在她居然叫我老兄的惊讶中。

“我还是得扔掉你。”

他瞪大了眼,但又立即恢复了招牌式的微笑,“真是冷酷,刚见面的骑士就要扔掉。”

“不,已经见过很多面了……”

“那么,请你给我一个扔掉我的理由。如果这个理由让我心服,我想我会主动离开的。”他说话的声音跟富豪一样,语气也像,看人的眼神几乎没有区别。

复制型真是黑科技。

“没什么特别的理由。”盗贼抓了抓头发。可恶,他再多对她笑两下她说不定就真带着这张COST9去刷超级妖精了。你到底在想什么啊盗贼!

“是因为我没钱等级又低吗?”

“对哦,就是因为你没钱。”盗贼回答他。

 

 

远处的草丛中,几分钟前,正密切注视湖边一举一动的三人,刚从角色扮演的兴奋感中平静下来。

“根据我的经验,”佣兵扯开勒脖子的领带,“我们藏在这里绝不会被发现……哇啊你干什么啊歌姬!”

歌姬去解衬衫扣子的手没有因此停下,“S码的男式衬衫胸部太紧了,放心啦我里面有穿啦。”

可一件吊带对歌姬来说好像并不能算是穿了衣服。佣兵也这么想但是完全不敢跟歌姬说。

“请安静一点,刚才的音量很危险。”乌莎哈趴在石头后面观察远处,黑面具已经被她随手丢在了一边。

“乌莎哈你的兔耳很招摇诶,你那不是更危险……”

“怎么样怎么样?她接受那个穷版富豪了吗?”歌姬也趴到乌莎哈旁边,剩佣兵一个没脸看她俩一个露腰一个露腿。

“啊,”乌莎哈语调平平地惊叹,“盗贼大人用那张卡打了富豪大人。请节哀,第一阶段作战成功,但第二阶段失败了。”

“不是吧?!”佣兵也凑了过来。

“嘘,都说让你小声一点了,真是的,会走到今天这步这还不是要怪你。”心痛每逝去一段恋情自己就少了一份谈资的歌姬说着就要抹眼泪。

“怎么怪我呀……”虽然知道不要跟女孩子较真,但关心富豪和盗贼的心情是一样的,佣兵不高兴歌姬把他排除在外。

“是你那天早饭开富豪玩笑,说什么把钱花光就不好了,让他怀疑盗贼是不是只喜欢他的钱了吧!男生真是粗神经。”

“是。还为了测试盗贼大人的真心连累我陪你们一起演这出戏。”乌莎哈补刀。

“提出这个主意的不是你吗……富豪本来不同意,歌姬你也是,硬要他参与。但万一真是这样呢?盗贼刚才打了那个穷富豪吧?”

“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这不可能,等着瞧吧,富豪不会轻易放弃的!”

这不就是承认失败了吗……

 

 

无论事情结果如何,富豪作为一个商人,他都在事前做过详尽的分析和预判,有充足的心理准备。但他仍没想到盗贼会把话说的这么直一点弯都不带拐的。

以为两人的关系已不同寻常,有些话虽然没说出口,但假以时日,彼此的心意也能知晓。但果然还是先怀疑盗贼的自己错了吗。可是对待自己的好意,盗贼一直仅是照单全收,从未有过任何回应,这也是事实。

女孩子真是让人搞不懂啊,这比揣摩谈判桌上的利益得失复杂多了。

本来还想趁这个机会告个白什么的,看来是没戏了呀。

“虽然没钱也不是你的错,”盗贼想了想,“不过怎么说呢,就算你有钱我也要把你扔掉。”

富豪愣了一下,“如此讨厌我吗?”

“是的,我讨厌复制品。不管你们再怎么相似,你身上拥有再多富豪的特质,你都不是富豪。我嘛,不想招惹麻烦,也不想被人误会,再说我也不需要在虚假的东西上浪费时间,我可以像挣钱一样去自己争取。所以你赶紧投湖啦。”

“是吗,你是这么想的啊。”

商人没有十足十的把握,又怎么会同意歌姬她们做这么荒诞的生意呢?盗贼仍是他初见时的盗贼,这一点他永远相信。

虽然刚才那一下真是被吓得够呛,不得了不得了。

“这个理由我很满意。”一抹微笑在富豪的嘴角荡漾开,看的盗贼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过在离开前,我有一个最后的请求,我可以抱你一下吗?”

“诶?”不愧是复制品,这个时候提这种要求真是太狡猾了。可问题是,“不可以,我昨天才洗的澡。”

“……”化妆化的太过了乌莎哈!

 

 

盗贼拿着那张N卡在湖边来回踱步。

“要不还是……不扔了吧……”

“不行,你一定要扔的。”你不扔我就得一直假扮骑士了,吉夫雷斯还等着我回去。

顺带一提,吉夫雷斯现在在假扮富豪。

“可是我还没有一张富豪的照片,摆在屋里光看也不错啊。”

坚持住富豪,现在还没到求婚的时候。

 

 

END

 

 

番外:

戈特弗里德推门进来,“晚上好!甲斐姬,多莫维依,你们都在呀。吉夫雷斯你怎么还穿着富豪大人的行头,大人回来了!可是灰头土脸的,听说是盗贼大人拿板砖拍了富豪大人!”

“什么?!”

从此以后便有了PVP。

富豪说,骑士们根本没给他解释的机会,拦都拦不住,为了不让盗贼知道事情真相,只好忍着背下这口锅。

 

 

 

出镜的卡牌我看脸挑的→_→

评论 ( 17 )
热度 ( 98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