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阵地随时转移

[路蜂] 踢到路障15次,还差15次

#附上脑洞来源

#真人世/以我最后一点流量(咬手指……_(:зゝ∠)_

 

 

 

在荒郊野岭等人是个辛苦活儿。

不过路障已经习惯了。这一半归功于他的职责,他经常需要在那种恶劣的,嘈杂的,或者鸟不生蛋的地方,一趴半个月,动都不能动一下。一半也是他要等的人的要求,虽然他喜欢热闹,但以他们的体型出现在市中心,势必会造成不小的混乱。路障是不在乎,但人类会为难他的。

大黄蜂迟到了,路障芯想。

他决定起来活动一下,几只不知道什么品种的鸟都快在他车顶上做窝了。他讨厌这些有机体,叽叽喳喳的,动作又灵巧,总能把排泄物弄到他车玻璃上。就是这样每次回去报告任务路障都要坐在隔离室里,让红蜘蛛捏着鼻子白他两眼。

把它们都轰成灰烬,路障校准了手炮,全神贯注于头顶上的一只鸟。

“呵呀!”

从后方突袭而来的一阵风,带着强有力的腿击,金属扭曲变形的声音传遍全身。

鸟儿嘎嘎两声,飞了。

路障半跪到地上,并没有反击的意思,也没有任何不愉快。他知道对方独特的揍人方式,也相信自己挨揍认人的准确度。他所做的只有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当这是个暴力的招呼,然后让全身的零件鼓动起来,显得自己很不愉快。

“Bumblebee!”

“哦……成功了!果然是这个!”

但是肇事者却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手指轻敲着小脑袋,整个人合着节奏一摇一摆。

“啊,Barry!你站在那别动,对对对,就这样,保持现状。啊——呀!”

回身一记飞踢,振幅以路障的左屁股为中心,向他的头脚扩散开来。路障在原地呆住了,那感觉就像他因为身上某个部件的错位造成的当机。

“停下!”路障在大黄蜂第三次提腿的时候制止了他,“这到底怎么回事?给我解释清楚,你要干什么?”

“完成任务啊。”

任务?“你要杀了我?”

“不不不不不……没那么简单。”

路障瞪了大黄蜂一眼。

“怎么说呢,这个更像是,嗯……游戏任务,没错,是游戏任务!”

“游戏?”

“就是系统分配给你的一系列任务,完成之后会得到额外分数,以及战斗时还会有分数加成。一周下来,分数第一位的能够得到奖励,一个能掉落随机道具的神秘盒子!是不是特别棒!我现在做到第十七关了!”

“等一下,系统是谁?”别的先不说,这个疑点太大了。

“唔……”大黄蜂头上的触角动了动,这表明他在思考,“大概是某种不可抗力吧。”

“……”

令人发指的接受能力!

“好吧,那么你现在的任务内容是什么?什么成功了,什么意思?”

“我之前还在想,会不会有效果,不过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正确的。”大黄蜂调取出任务进度,投影到半空。

“踢到路障15次,还差13次。”

 

一棵枯树边站着一辆车。

什么?逗谁呢车怎么会站着!

因为他坐不下去。

路障已经学会怎么跟鸟和谐相处了。准确的说,是学会什么都不做,看着那些小鸟绕着他一圈一圈的飞,然后落在他的肩上或者头顶上,梳理羽毛。还以为自己稍微了解了声波的心情,偶尔的,路障会用爪子戳戳它们,结果小鸟立刻炸成团子冲着他大吼大叫,直到路障收起爪子。

切,蹬鼻子上脸。

今天是周一,不是往常和大黄蜂约定见面的日子,但大黄蜂发给路障的简讯里有长达5000字节的感叹号,所以路障还是来了。对别人是这么说,但他芯里明白这跟感叹号没有关系。

上次回去之后路障也好好做了调查,看起来“系统”“游戏”之类的还没有祸害到霸天虎,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路障正为自己感到庆幸,就看见悬在半空的眩晕,空投下了几个大麻袋,扫描之后,路障发现那是人类的食物。

“哦,这个啊,红蜘蛛的任务,说要收集1000个红豆面包,现在还差261个。”

“……我能问问震荡波最近在做什么吗?”路障坚信他的情报不会有错,一定是某个中间环节出了点问题。

“地下旅游,我记得好像是搭乘钻探兽行进两万还是三万公里来着。”

地壳会塌陷的!我可飞不到天上!“那声波呢?”

“发布一张威震天的照片并收到500个赞。”

“听起来很轻松啊。”

“不,是很难,这个不允许作弊,你懂的,声波总忍不住偷偷给自己点赞。”

“也是……那你呢?你的任务是什么?”

“我?”眩晕突然用塞星语爆了几句粗口,“我要砸碎10个核桃,并得到完整的核桃仁!”

看来大家确实都在忙着,而且是很忙。

回忆到此结束。

 

大黄蜂远远走过来的时候,路障一眼就看见了他手里的盒子。

制作简陋,不大不小,拿在手里还有点份量的感觉。

路障想这一定就是能掉落随机道具的神秘盒子,而且它在路障眼里根本不神秘,这种程度的透视哄幼生体呢。但是,既然大黄蜂看起来非常的高兴,非常期待和路障一起揭晓谜底,惊喜尖叫的那一刻,那就再等等吧。

“呦吼,Barry!看,神秘盒子!我是上周的第一!”

那必须,结结实实的十五下不是白挨的,“那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你自己不会看吗?”

“什么?”

“我拿到它的第一时间就透视过了,于是把它拿过来送给你了!”

“呃……好,”路障接过盒子,“还真是……”

里面是一块有特殊减震夹层的加厚臀甲。

“……谢谢你了。”

“喂喂,你还好吗?你的手指都抠进护甲里了,这还是全新的呢。”大黄蜂伸出手在路障眼前晃了晃。

“系统就这么唬你们玩的吗?”还是说被唬其实是路障?

“也不啦,前几次的奖品就很好啊,第一次我抽到了三箱冰淇淋,第二次我得到了全套领袖设定集,第三次是一块魔方碎片,我还在想第四次会是什么惊喜呢……”

“魔方碎片?!”

路障的惊呼引来大黄蜂的鄙夷,“那又怎么样?”

“嗯,不怎么样。你的下个任务是什么?”路障直视大黄蜂的光学镜,目光异常坚定,以显示自己刚才没有任何可惜死了的想法。

“好吧,让我看看……啊?啊啊啊啊……太难了,这个太难了。”大黄蜂的两片门翼耷拉了下来。

“踢到路障150次,还有150次。”

 

“没有跳过的方法吗?”

路障在芯里模拟了一下,那块臀甲的尺寸刚刚好,强度也够,正适合自己,但加上大黄蜂前15次踢他的平均力度,乘以150,他需要至少4.33块同样的臀甲才能完好无损。而且只是无损,难免都会有点……疼,嗯,很疼。

“有的有的,还有两个备选任务。”大黄蜂继续拉动菜单。

“得到一颗威震天的牙,还差一颗。”

“收集三个机翼尖儿,还差三个。”

两个人都安静了,鸟儿也不叫了。现在正是路障所向往的,高层次的精神交流。

“威震天有牙吗?”大黄蜂的触角晃个不停,他在思考。

“没有。”太危险了。

“决定了,我要在下次战斗中砍下三个翅膀尖儿!”

“不行。”还是太危险了。

“不跟Barry玩了!”

“随便了,我会找你玩的。”

大黄蜂的触角和门翼开始高速晃动,“我不能踢你那么多下!”

现在说不觉得有点晚吗……

路障赶了赶落在身上的鸟,看起来像是很没辙,“明天吧,明天这个时候你来这儿找我,不管是翅膀尖儿还是威震天的牙,我拿给你。”

大黄蜂没想到路障会这么说,一时也有点惊讶,他眨巴着蓝色的大眼,有些光学镜进灰地望着路障。

“别瞎想,我是为了魔方碎片。”

 

大黄蜂坐在仓库边,双手撑着脸,对着天边叹气。事实上,他已经后悔把游戏任务的事告诉路障了,他没想太多,也不可能想的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早知如此,一开始就踢轻点,或者偷偷踢了。

路过仓库的横炮删除了只是打个招呼这个单纯的想法,大黄蜂垂头丧气的光景十分难得,他偷拍了两张不同角度的照片,并加上“直播约会失败后现场”的标题,传到汽车人论坛之后,他上前敲了敲大黄蜂的门翼。

“怎么了?遇到麻烦需要帮忙吗?”

“游戏任务卡住了,进行不下去了。”

“什么任务?”

“踢到路障150次。”

“那不跟我现在的这个很像吗,你看,躲过路障80次,还差80次,”横炮说着打开了投影,“可是,躲过是什么意思?”

“不踢到或者不撞到,然后躲开,跑走的意思?”

“那就很简单嘛!”

“不可能,你CPU还在发烧,你至少要进行80次的战斗,还不一定能碰到路障,碰到还不一定能逃……”

“说什么呢,本大爷出去溜一圈就解决了。”

“才不相信。”大黄蜂嘟起本来就是嘟着的嘴。

“施工路段会有很多路障的吧,我只要加速越过去,回来的时候就走原路,一个往返就能搞定。”横炮想象着自己帅气拉风的身姿,完全没考虑到这会给施工方带来多大困扰,不过他倒是注意到了大黄蜂越来越失控的表情。

“你居然会觉的难,该不会……你该不会是以为,全世界只有一个路障吧?”

正中靶芯!

“咦?!没没没没,没有没有!”

大黄蜂干笑着猛扯嘴角,然后他才想起来自己没有嘴角。

“真够死芯眼儿的。”

横炮立马更新了帖子,第二十五楼,BBB又在代替汽车人执行正义(作)与制裁(死)了。

第二十六楼很快有人跟帖,今天打了多少下?

第二十七楼,起码150下。

 

路障在威震天的大门外徘徊了一上午,才等到一个大门打开的机会,他刚准备偷溜进去,就撞上了迎面走出来的红蜘蛛。

“你应该向我汇报任务。”

“我找了你一个上午,他们告诉我你来这儿了。”路障有权力隐瞒,他只找过门口。

“威震天那个老东西,发什么故障,非要拔三颗牙下来,自己还下不去手,算了,反正这种破漆的任务我是乐意之至,”红蜘蛛把手里的盘子递给路障,“拿去给我丢掉。”

“是。”路障看见盘子里能量液淋漓的三颗尖牙,芯想真的不用派个人进去瞧瞧威震天还能不能动吗。

“我能问你件事吗?红蜘蛛长官。”

“什么事?”怎么突然用敬语了?

“游戏任务要到哪里领取?”

 

END


 

评论 ( 18 )
热度 ( 115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