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阵地随时转移

[奈因]真心话

#假设地球人一时兴起捡起了落水的蝙蝠,于是变动了世界线……

#吐槽向,纯捏造,人物可能崩,致力于发糖,手癌,短,因为我编不下去了……

 

 

 

艾瑟依拉姆公主还未发表停战请求,加姆就急不可耐地拉着伊奈帆加入了一场牌局。纵然伊奈帆是个智商超人,可以组群新手刷BOSS的天才,也奈何不了终于从压抑中解脱兴奋过度的朋友,和摸到一手烂牌。

 

他差一点就输了,或者说,如果没有坐在对面,惴惴不安,比他还不熟悉纸牌游戏,从头到尾都在瞎扔对子的斯雷因,他已经输了。只不过伊奈帆一点都不感激斯雷因的仗义,他甚至还希望斯雷因能看懂他的眼色,让他成为输家。但可惜状如小猫的少年读不懂伊奈帆毫无表情的脸,反而紧张的牌都拿不住了。

 

会这样也很简单,惩罚游戏,没错就是那个让大尉抱着医生溜甲板的惩罚游戏,让加姆对着对讲机大喊三遍“副舰长我喜欢你啊”的惩罚游戏。

 

斯雷因在短短半小时内集中体会到了地球人的恶作剧实力,这几乎要破坏掉他对儿时地球生活的全部眷恋。相比之下库鲁特欧伯爵的体罚都仿佛饱含着浓浓的爱意,但斯雷因领会的太晚了,实在太晚了。

 

“那么,斯雷因是要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尼娜发问了。

 

“真心话吧……”就目前已知的活体案例,这个至少不会一下子把脸丢出太平洋,运气好公主也不会知道自己干过这么蠢的事。

 

却没想到尼娜反倒露出了意味不明的得意笑容,身子靠向旁边的韵子。韵子也被她的样子弄的心里发毛,有些慌张的推开尼娜,想表明接下来的问题与自己无关。

 

“嗯……问什么好呢?就这个吧,斯雷因有没有喜欢的人?喜欢的人是谁呢?”

 

虽然在大部分人眼里,这是个不需要问的问题,但还是超出了斯雷因的预料,让他唰地红透了脸。

 

也是呢,伊奈帆盯着斯雷因不安颤动的睫毛,心里想起这个人刚被士兵们捞起来的样子。浑身湿透的斯雷因被关押在监牢里,不管舰长问什么他的回答只有让他见一面公主。伊奈帆知道斯雷因是做好了牺牲性命的准备,不管是现在还是刚才,只是他没想到这个人原来这么小,跟自己一般年纪,念及公主时哭的声泪俱下。

 

于是他向舰长建议,给斯雷因一套干净的衣服和食物,明天再问也不迟。

 

舰长说她也考虑过了,只是现在物资紧张找不到合适的衣服,可能要将就一下……欸?界冢弟弟你跟他体型差不多呢,你把你的衣服借他吧。

 

当斯雷因终于见到了艾瑟依拉姆公主,隔着铁栏杆哭的梨花带雨,劝都劝不住的时候,他弄湿的是伊奈帆的制服。

 

没关系,伊奈帆并不在意这些,他好奇的只有这个人究竟受了公主多少恩惠能让他哭成这样。而且后来双方澄清误会,斯雷因把洗过的衣服双手还给伊奈帆,为自己的冒失向伊奈帆道歉,还感谢他对公主的救命之恩,又差点哭了出来。

 

伊奈帆一句安慰的话也没讲,也没有接受道歉和感谢,只是捏起制服的领子,说了句洗的方法不对,也没有熨过,这样不能穿。

 

但看到斯雷因异常受伤和惶恐的表情,伊奈帆犹豫了,忽然就有了一个新的提议。

 

结果韵子在洗衣间看到教斯雷因熨衣服的伊奈帆还以为自己走错了次元。

 

除此之外伊奈帆不再跟斯雷因有太多交集,他忙着温习机体操作,模拟训练,斯雷因则一天到晚跟在公主身边。有一个曾经的地球人来做公主新的向导也没什么不好,虽然他非常的不专业——伊奈帆在甲板上对xx散射xx衍射的小讲堂,让斯雷因抱歉的快要跳海。

 

莫名其妙的,伊奈帆还是加入了火星来地旅游观光团。对他而言,跟斯雷因讨论一下xx理论xx方程也不错,这家伙学习能力倒是优秀得很。

 

另一方面,丢卡利翁朝着联合总部全速前进,为防万一,橙色的和蝙蝠的配合也被提上日程,模拟训练变成了两人。他们的配合相当好,有种一见如故的默契。作战顺利的时候,斯雷因也会跟伊奈帆说说他在火星的生活,准确的说是公主的日常。伊奈帆不会主动打断他,但是会一直提醒他不要用敬语,叫他伊奈帆。

 

不过偶尔,偶尔的,伊奈帆也想捉弄一下斯雷因。比如在关键时刻把脚卡进金属缝里,这样屏幕上的蝙蝠就会立刻掉头俯冲下来,通讯器就被伊奈帆伊奈帆伊奈帆你没事吧这些只关于他的话占据。

 

会有一点点高兴。

 

在这个小骑士的心里公主大过了天,大过了宇宙,但是在知道伊奈帆平安无事的时候,斯雷因将目光投向他,松口气的样子会让他有一点点高兴。

 

诡计得逞了,是因为这样吗?好像又不是。

 

伊奈帆更愿意把这归结为一次测试,一次关于同伴可靠度,火星人是否值得信任的测试。毕竟时刻不离公主左右的人,如果出了什么问题,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伊奈帆在心里叹气,斯雷因喜欢的人,这是大家心里都有答案,但却是斯雷因绝对无法说出口的答案。

 

越是在所憧憬之人的身边,憧憬之物就越不可得。伊奈帆看的明白,他想斯雷因心里也明白。

 

这个有着碧绿眼眸的人还在纠结。他不会说谎,必要时只会选择不说,但是现在,他不得不说。

 

斯雷因偷偷看了伊奈帆一眼,像是在求助。

 

伊奈帆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具体怎么不好,他说不上来,但他觉得他很快就会知道。

 

“我……我非常的喜欢……伊奈帆先生!”最后几个字是逼迫自己喊出来的。

 

空气凝滞了,不是意料中的回答像敲了所有人的头,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是谁敲的,气氛就这样滑向尴尬。

 

“喂,伊奈帆,你也……说句话嘛。”尼娜嘴角抽了两下。这对她可不是意外收获,更像是她用了最坏的恶意揣测别人,但没想到那人内心纯白的还是个孩子。这太糟糕了,完全不给她面子嘛。

 

伊奈帆也还在凝滞中,虽然你从他的脸上根本看不出来。他看着斯雷因,斯雷因不敢看他,他脸还红着,闭着眼睛好像有点……窘迫?不好意思?等一下,不应该是请让我蒙混过关,伊奈帆先生的大恩大德我今后一定报答,万死不辞这样吗?

 

“啊,哦,”伊奈帆谨慎斟酌着用词,“……谢……谢谢你。”

 

据加姆回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伊奈帆说话打坎,脑袋像掉了齿轮,有那么一点点慌乱无措的样子。这比斯雷因说的话还让他们错愕,他发誓他一辈子都忘不了伊奈帆这样子。

 

 

FIN.

 

 

 

 

最后就不捅刀了,捅了也没意义……

评论 ( 21 )
热度 ( 140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