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阵地随时转移

[觉军刺]疯话

#又一次装深沉失败变逗比TʌT
#烦觉醒和苦命军人
#Flippy视角

 

 

 


“不好。”


我用整宿的时间换来的依旧是这么个回答。


“我喜欢番茄酱,就像喜欢内脏和脂肪放入榨汁机后的产物。”


白瞎了,我不得不忍着恶心再向他说一遍,这东西不好,我不喜欢红色,这颜色让我头疼,浓稠的质地让我恶心,酸味道尝起来像放坏的肉,这些我都讨厌讨厌,讨厌的不得了。


我用最温婉的语气,像前六十二次一样,跟他说我们可以改吃别的,别的更好的。知道吗,海盗先生送我了一瓶他自己做的鱼子酱,鹿医生也建议我多吃富含维生素的果酱,还有小镇英雄从国外直飞回来给我带的东方酱料老干妈,都很值得一吃。


Fliqpy吐出舌头做了个反胃的表情。


“不好。”


第六十三次,大约。


我身体中的另一个我,揉着眼睛,哼着只有他觉得好玩的歌,说的只有他觉得好玩的事。


“真是无趣的一晚,PP,我们去杀人吧。”


看看他又在说些什么疯话……


PP?!


去他的,我受够了!


“噢?你生气了?你生气了吗?有没有觉得血气上涌?是不是很想杀人?”


对对对,有有有,我想杀了你哟。


“理我一下嘛,你不跟我说话我会更觉得人生无趣的,啊,虽然你说的东西也很无趣。到底是你说话好还是不说话好呢?好艰难的抉择啊。”


“安静点,”我把脑袋夹在枕头和被子中间,想要堵住脑子里发出的声音,“我要睡觉了。”


“可是天都亮了呀。”


“我困了。”


“Flaky小姐的约会不去也没关系么?”


朝霞正好于是我起床刷牙洗脸穿衣服,享用一天之中最美妙的早餐,不用管那个笑得捶地的混蛋。


Flaky小姐,想到她我心情又好了一些,几个月前搬到小镇上的我的邻居,是一位非常可爱美丽的女孩。第一天就拿着自制的小饼干来拜访我,第十天我帮她修理了坏掉的水管,然后我们就成为了不错的朋友。Flaky的胆子虽然很小,但聊起天来却很勇敢,总有些新鲜点子和与众不同的观点,我很欣赏她这点。


“哇,你有完没完啊,都是军装还翻来覆去的试,你穿哪件我都很喜欢啦,啧啧,夸你就高兴了。”


他夸不夸我跟我高兴没有关系,澄清一下。


“喂,我再给你点建议吧,用点宝宝霜把黑眼圈盖一盖如何?不过告诉她你因为约会兴奋整晚都睡不着觉会更有诚意吧。”


“从现在起你一句话也不要说,听到没有?”


“态度真差……谁说讨厌红色的?”


“Flaky不一样。”


她单纯善良的笑脸能让我暂时忘记过去,红色的头发很漂亮,别再问我为什么了。


“不……不一样吗?”


Fliqpy弱弱地重复着这句,有点不像平时的他,不过正好,他终于安静下来了,我也准时到了餐馆,而Flaky已经等在那里了。


其实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约会,Flaky前两天汽车抛锚在路边,又是大雨天又黑,我正好经过帮她修好了车,而为了感谢我特地请我吃饭。并不是某个家伙所说的约会。


和Flaky小姐的交谈十分愉快,就像我之前说的,她是个很有趣的人,声音动听,知道的事都稀奇古怪,我很喜欢听她说话。她也很高兴能有一个我这么好的邻居,一定要邀请我下回去她家做客,说的我都不太好意思了。


直到服务生端上了两盘意大利面,热情的Flaky在我的那盘里拍进了半瓶番茄酱,然后把剩下的拍进她自己盘里。


“一定要这样才好吃,Flippy先生试试看!”


我的消化系统一阵混乱,盯着红色酱汁的眼睛发花,唾液腺完全失常,我灌下了整杯柠檬水,心跳还在加速。


“怎么了?看到面条和番茄酱,想起Flaky的红头发和白发卡了吗?冷静冷静,你吃的可不是人头,盘子底下没有眼珠。”


Fliqpy在我脑子里笑得猖狂,我心跳的更快了,我是得冷静,不能听他胡言乱语。


“……帮……帮帮我,Fliqpy。”


“嗯?大声点?”


“我叫你帮我吃完!”


“哦?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帮你?我又没觉得Flaky有什么不一样的?”


他居然又在哼歌。


“……我求你,像……像在战场……像以前一样……”


Fliqpy突然凑近我的脸,拇指和食指撑开我的眼皮,他的眼睛几乎挨上我的眼睛。


有那么一会儿他没说话,甚至还有点不高兴的样子,手指头点着餐刀,我真怕他就这样把刀子放进Flaky的脖子里。


“你病了?说什么疯话,为什么我要听从你这个得了人格分裂症的精神病。”


会有这种病还不是因为你!


“好吧,我帮你,耳朵过来点,我跟你说啊……”


他难得松回口,我歪头仔细听他说的话。


“其实啊……Flaky……是个男人。”


Fliqpy满意地微笑。


嗯。


嗯?


我哐地一下拍桌子站起来,吓了Flaky一大跳。


“你给老子说清楚!”


周围用餐的人都在看向这里,Flaky也惊慌失措的弄掉了餐叉。


“F……Flippy……先生?”但她现在更关心我的反常。


“啊……对不起……不是你,抱歉抱歉。”


我说过的,Flaky的胆子很小,眼泪都在她眼睛里转了,我可不能弄哭一个女孩子……不,等一下……


“唔,你刚才在看菜单没注意吧,我看到了哦,Flaky啊,去的是男厕所呢。”


Fliqpy式的怪笑。


“哎呀,你喜欢的是个男人,开心吗?不过我不会嫌弃身为基佬的你的,心脏和大脑我都会满怀着对你的爱全部吃掉的。”


“我爱你哟,没有你我是活不下去的。”


头疼。


“……咦!啊?欸!”


Fliqpy没听到他想要的回应的,却听到了轻轻抽泣着的女声。


“Flippy先生……这……这是真的吗?!”


Flaky满脸通红地绞着手指,眼泪唰唰,她连手都是红的。

但谁都能看出她眼中充斥着的属于每个青春少女的幸福喜悦。

“啊?不……你误会……”Fliqpy意识到自己一冲动犯了个错误。

可Flaky紧接着就大声哭了出来,一边笑一边哭,不断小声念着好高兴我也很喜欢Flippy先生,旁边看到的客人甚至还鼓掌叫好。


“……这只是句……疯话啊……”


Flippy你死哪儿了快给我滚出来!别装了我知道你听得见!




FIN.

评论 ( 7 )
热度 ( 69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