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阵地随时转移

[笑孔]在一起在一起

#笑孔在一起后众人的反应/动画背景,动画还没出完所以参考漫画进行妄想(←你够)



第一个知道月本诚和孔文革成为恋人这件事的,是街角田村乒乓球室的老婆婆。


起因是这样,孔文革按平日里的习惯,在放学后给月本拨了电话,嘟嘟的提示音后对方迟迟没有接起。说是不放心,但其实是对片濑高中很好奇的孔文革决定搭电车去找月本。


而片濑乒乓球社的人平常这个时候也都在绕着学校跑圈,去活动室和教室转了转也没有看到月本,孔文革忽然想起了月本曾提到过的,他教小孩子打球的乒乓球室。


向路人询问过后,孔文革找到了这个看起来老旧却也有几分味道的平房,隔着墙都能听到乒乓球哒哒哒哒的声音。孔文革拉开门,一只灰色的花猫跳出来从他脚边蹿过,而月本也确实在这里,他正在纠正一个小胖子的握拍姿势。


八字眼的老婆婆就是在看到孔文革拉起月本诚的手,研究对方手上长期握拍磨起来的茧子时,嗅出一丝端倪的。


她把手里的烟头按灭,重新点了一支烟,双手背在身后,走到了两个人面前。


“你是叫孔文革吧?”


“是的。”回答的是月本。


孔文革愣了一会儿,隐隐感到这个老婆婆大有来头,马上向她问好,想收回拉着别人的手却反被月本攥着了。


八字眼盯着中国仔,中国仔盯着戴眼镜的,戴眼镜的盯着八字眼。


持续了大概十秒,老婆婆终于深吸了口气,吐出一口白烟。


“是吗,原来是这样。”

“孔同学会做饭吗?”


孔文革还在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月本又抢先做出了回答。


“速食咖喱煮得很好,也很会煮饺子。”


“是吗。”

老婆婆又吸了口烟。


“咖喱要多撒点胡椒,笑爷这孩子意外的很能吃辣呢。”





第二个知道的是佐久间学。


原因是从乒乓球室出来的月本提议去买咖喱,但被孔文革拒绝了。两个人在街道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月本按着游戏机,孔文革想着自己不认识路会不会被月本拐到超市,就在这时遇到了一个迎面走来的飞机头。


同样在和女朋友木子散步的佐久间被这个组合吓到了。一个是他说不上讨厌还是喜欢的青梅竹马,一个是传说中就很讨厌的中国人,这两个人为什么会走在一起啊赌球输了吗?


而且月本在看到佐久间后还向他打招呼,还跟孔文革介绍他是某某某。这是什么展开!


“喂,月本,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跟这个人在一起?这家伙是谁啊,那个中国人是吗?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嗯,就是在一起了吧。”


好像有飞机从高空飞过。不,从佐久间的脑子里。


“喂,魔君,你说话啊,不要蹲在这里啊,那两个家伙走远咯,陪我去夹娃娃啦。”


除了飞机的轰鸣声佐久间什么都听不见。





在片濑的乒乓社员休息时,他们无意间聊起前几天看到的中国仔。他在活动室和操场转了半天,害他们以为他也看中了他们中的谁谁谁想收入辻堂。


于是小泉成为第三个知道这件事的人。


“Mr月本,你怎么能这样。”


一脸褶子的老人双手捂脸营造出了一种老泪纵横泰山崩顶的沧桑感,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纷纷收拾卷子离开,不想被围观麻烦。


“是哪里做的不好?海王究竟哪里不好?Mr风间邀请了你那么多次,你都拒绝了,原因是在这里吗?”


“老师,上课铃响了,还有课我先走了。”


“啊啊为什么……”


本来还很期待下一代继承上一辈的恩怨情仇,Mr风间都那么主动了,结果却弄成这样。


“No man so good,but another may be as good as he.”


强中自有强中手吗?





接下来知道的人是风间龙一。


“月本诚,孔文革吗?真是意外啊。如果我们当时也从中国雇一个球手过来,那月本诚是不是就会来海王了?”


风间躺在浴缸里,歪头瞧着洗手台上的百合花。





“啊,孔哥,听说你跟那个月本诚在一起了是吗?”

“是情侣是情侣,对吧?”

“这是真的吗,孔哥?你喜欢那个月本?”


训练间隙,像是有预谋一般,辻堂的社员把孔文革围在了大家中心。


孔文革恨不得用胶皮把他们的脸都贴住。


“孔哥,是不是等我乒乓球打得跟月本诚一样厉害了,我也能跟孔哥在一起了?”


“没这个可能。”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忙着训练的星野裕竟然成了最后一个得知这事的人。


佐久间到学校找他,后桌的同学把他从桌子上摇醒,他俩坐在树荫下拉开听装可乐,阿扁的眼睛瞪成了两个圆形的荷包蛋,恶魔的话简直把他从夏威夷带到了南极川。


“开玩笑的吧?!”


星野像踩着马达,卷着尘土就冲到了月本面前。此时正巧傍晚,孔文革和月本诚从片濑的操场横穿过来,看起来自然无比。


“你这个中国仔是怎么回事,你要对笑爷做什么?本大爷可饶不了你!”


星野的额头直接撞在孔文革胸口,要不是佐久间拉着,星野大概已经上去揪孔文革的脸了。


“不,是我要对他做什么才对。”


月本推了下眼镜,抢在了孔文革反驳之前。


这回换星野的嘴巴张成了O型,佐久间摇着他的肩膀劝他冷静。


孔文革感到一股凉意爬上后背,只有他一个人觉得现在的场面像极了言情剧里的四角关系,恶魔马上就要掏戒指向星野求婚吗?天啊,只有他一个人看过这种大陆肥皂剧。


“完了,这回真的完了。”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很想第一个告诉阿扁,但我也没有想好该怎么说。”


星野撑着膝盖,长长的呼了口气。


“败给你们了,”星野抬起头,撅着嘴,“请我吃棒棒
糖,要这么大的。”

他用手比的圆比他的西瓜头还大。


“一定会的。”


这回接话的是孔文革。


“孔同学也很喜欢吃零食。”


月本看着孔文革,推了下眼镜。





孔文革和月本诚走在去田村乒乓球室的路上,橘黄色的落日把两个人的影子画成黑色的长线。


“不要跟我提零食的事,也不要提做饭提咖喱。”


“饺子呢?”


“都说了那叫馄饨!”


“那文文晚上想吃什么?”


“……不要叫我小名!”




fin




在孔爷做饭问题上不依不饶:D

评论 ( 16 )
热度 ( 50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