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阵地随时转移

[笑孔]就算是平底锅我也挥给你看

脑洞来自①第七集暴跑的别扭月本越跑越远的时候我真希望他一头撞进孔爷怀里……
②据说中国料理的杀伤力巨大,在歪果仁眼里不是一星两星的好吃……
凭着对动画微薄的印象试着描述了一下孔爷的住所,出入大也请放过我吧T^T

清水轻松向←
OOC巨大!



月本诚并没有想到他这个决定会造成怎样的后果,事实上他也是听了小泉的几句唠叨就头脑一热心血来潮,没留神撒丫子跑出去老远。发泄自己胸中憋闷的不快,也无形中给了自己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中途也一度想停下来,可被进入状态的身体和没有状态可言的心情拒绝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还真跑到了一个自己不太熟悉的地方,剧情发展的比自己跑的还快,想要梳理回去的路却有种电视剧好几集没看,已经连不起来的挫败感。


月本诚在街道上渐渐放慢脚步,最终停下来,扶着膝盖短促地呼吸,然后抹了把满头的汗,把眼镜取下来用袖口稍作清洁,重新架回鼻梁。


就在这时他看见了孔文革。


正从便利店里出来,披着大衣抱着两个大纸袋的孔文革。


今天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尤其对于孔文革而言。他只不过提前结束训练,例行被辻堂的那帮青蛙围着转,然后话题不知道怎么就被青蛙们蹦到“孔同学的母亲做饭超好吃我们也想尝尝孔同学的手艺”上去。于是孔文革在回家路上勉为其难地到便利店采购了一些必需品,在西红柿大的好还是小的好,盒装的鸡蛋都有什么区别呢这些问题间犹豫再三。


好不容易结账出门就撞见了月本诚。


可恶,明明才学做菜几天,被青蛙们拜托的时候还有点小得意的,现在碰见一个离了球桌就不知道怎么说话的人,心情又有点坏了。果然训练偷懒要不得,教练你说得真对啊。


所以呢?四目相对装作没看见已经不可能了,是打招呼么?嗨好久不见,好像也没有熟识到那种程度。两个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十二月底的冬天真是冷,汗水在风中快结成冰了。月本诚呼出一口白气,抱着肩膀,喊住了决定看见了也装没看见,转身就要溜的孔文革。


“孔同学。”
“ni hao!”


被抓到小辫子的孔文革有些僵硬地回头,不是冻的,但心底却真真生出了一股寒意。


“啊,晚上好,有事吗?月……同学?”


日文回答让月本诚有一点点吃惊,虽然不出所料孔文革没能念好他的名字。也许这个中国仔每次都称呼他为戴眼镜的削球手之类的吧,不过也没什么关系。他推了下眼镜,又往前走了几步。


“月本,月本诚。”


“月本……同学……”真计较,“月本同学住在这附近?怎么就你一个人?”片濑离辻堂不算近吧,那个原先跟这家伙一起的西瓜头笨蛋呢,好像也没看见他。


月本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也回答不上来,说什么,自己跟爱慕者闹别扭了独自一人在大街上狂奔,怎么可能。而且已经有某个地方超越了大脑思维,先一步做出了回答。


“咕——”肚子饿了的声音。


孔文革早就听说日本是一个非常注重礼仪的国家,这在学习日语前也被反复强调过。虽然不太习惯在称呼别人的时候时刻使用敬语,但孔文革心里还是觉得就客套这方面,日本跟中国也没什么区别。


所以他也就是随口客套了那么一下下,“要来我家蹭饭吗?”


事后想想这种路上捡到饥饿无助的萝莉不是漫画里才有的情节吗?最近为了学日语孔文革也翻了翻社员送他的漫画,看来还是派上用场了啊虽然对方跟萝莉相去甚远。难道自己当时说这话的时候是怀有某种期待的?不不不,不能瞎想……


月本诚没有做任何回答,但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当孔文革迈开回家的步子,他就那么理所当然跟上来了。像玩123木头人,孔文革走两步停下来回头看看月本,月本也停下来抬头看着他,然后孔继续走月继续跟……明明心里都做好被拒绝的准备了,这么积极不会饿傻了吧。算了,这也已经不是问题了。


孔文革租住的学生公寓是学校找的,虽然狭
小了些,但该有的设施却很俱全。尤其是孔妈妈来过之后,除了打扫屋子就是添置了各种厨具,希望文革想家的时候可以自己给自己做顿饭,解解馋。


但是孔文革之前的厨房经历是一片空白,只会包饺子包馄饨,现在让他从零开始学做饭还真不是件轻松事。考虑到最终成品怎么也得让人可以下咽吧,不能给中国料理添彩也不好抹黑吧,孔文革没太顾得上招呼月本,就一头扎进了厨房。


月本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开始审视这间小小的屋子。他本来是想做一个合格的客人安安静静的等候主人,可是对食物的尊重更重要不是吗。于是他站起来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洗洗了手,擦了下眼镜,顺面研究了一下架子上挂着的毛巾,上面的图案看起来像是中文可是月本看不懂。


之后月本的注意力放到客厅,也是餐厅和卧室。这里有一台小电视,电视机上放着花瓶,旁边摆着茶壶和茶杯,壶里是放凉的白开水。对面摆着一张书桌,台灯两边是摆放整齐的书,除了日语学习类的剩下的都是中文书。还有一个相框,里面的照片是笑得很温暖的一家三口,上面的孔文革手里拿着金牌,看起来还是小学生。


小时候的孔同学啊。想到这个月本拿起照片,用手指戳了戳那个小人。发型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呢。


放下照片月本又注意到另一件有意思的东西,它摆在紧靠书桌的床沿上,一个挺大的纸箱,揭开虚掩的盖子里面好像是……呃……没见过的零食?这个应该是糖,紫色是葡萄味吗?这个是饼干那个是蛋糕,这个吃了一半……全都印着中文是从中国特地带过来的吗?孔同学晚上是搂着它睡觉的吗?


月本拿起一个红绿包装的鼓囊袋子,撕开,从里面拿出几根像是薯条一样的,放进嘴里。唔,是虾的味道,这么说包装上也印着虾呢。是有点饿了。


而在月本诚享受孔家大探险的最终奖品时,另一头的孔文革却在遭遇人生中的大难题。他勉强使用刚刚购买的食材炒了一个西红柿炒鸡蛋,然后又用妈妈带来的豆瓣酱半是凑数的做了个家常豆腐。最后发现自己忘记煮饭,而日本人似乎也很喜欢喝汤,就想起冰箱里冻的馄饨。这还是妈妈临走前熬夜包的,把冰箱塞的满当当的。完全出于凑数,孔文革又佐着紫菜虾仁下了一大锅馄饨。


可当他怀着给评委品尝般的成就感,围着围裙端着锅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却看见月本诚正在一边吃虾条一边翻他的日记……虽然他不知道这是日记也看不懂,只是觉得孔同学写的字很可爱呢。


靠。孔文革在空气里摆了个口型没有说出来,但月本诚却像是注意到了一般回过了头。这家伙几个意思这么不见外拿这当家,是不是待会还要借用浴室在这睡上一晚?孔文革赶紧低下头去摆放碗筷,而月本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放下本子和虾条,坐到了小茶几前。


“随便弄的,不好吃别见怪。”


戴眼镜的少年看了看眼前的两菜一馄饨,从孔文革手里接过筷子,一句“我开动了”,就开始享用起中国菜。孔文革这回连比口型的力气都没有了,相反的,在夹起一筷子炒蛋放入嘴中咀嚼过后,他开始不断偷瞄月本诚的表情,隐隐担忧起他的忍耐力。


嗯,一个淡了一个咸了,盐还没和匀。


月本诚倒是心平气和的低头吃菜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甚至还要求添汤,吃了三碗馄饨。说不定日本人就是喜欢这种的呢,或者饿死鬼根本就没有味觉,总之抱着这种想法孔文革也来了底气,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怎么样?合你口味吗?”


皮肤白皙的月本在蒸腾的热气中像是涂了胭脂般唇红齿白,眼镜被白雾覆盖看不清他的眼神,不知道他心里在揣摩些什么。他放下碗筷,推了下眼镜。


“嗯。”
“菜虽然很难吃,但是这个面皮包裹的肉丸子很不错,谢谢你的招待。”


“……”


谢谁?谢我妈吗?对不起了辻堂的青蛙们明天不能带中菜便当去了,今晚我要怒战锅铲到天亮,谁都别拦我!作为补偿下回一定请你们来我家吃馄饨。


至于月本诚,绝对不要招待他第二次,绝对。


***


“孔同学,为什么不能借用你的浴室,在你这里留宿一晚上呢?”

“别问那么多!不快点就赶不上电车了。”

“孔同学,我没有带钱。”

“……大衣和钱都先借你!快去赶车!”


月本诚站在孔文革的公寓门口,耳朵里回响着孔同学在关门前“关心自己”的话。他悄悄记下了门牌号,准备下次再造访,还衣服还钱顺面吃两碗馄饨。


***


据说月本诚来还衣服的时候说出了他临阵磨枪学的除了你好之外的第一句中国话。

月本诚:孔同学,我想要跟你做……
孔文革:……
月本诚:……饭……
孔文革:……



FIN.






P.S.妈蛋写到最后我都饿了……好几个月没吃馄饨了……

评论 ( 8 )
热度 ( 48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