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不说了
wb@盐他

从背后抱住

#天使队,漫画第一课






沃伦一如既往盯着窗外蓝天发呆时,玻璃反射出他邻桌的斯科特也在看他。

“喂喂不是吧,现在可是课间。”

“我知道。”斯科特转着手里的圆珠笔,在本子上点了两下,“正因为是课间,所以有点事我想和你商量商量。”

“哦?”沃伦转过头,“你个人的事情?”

如果他们的小队长要亲自而又秘密地找他谈话,那至少证明这件事和X教授无关,也就是说,也许和X战警也无关,那倒是有点意思。

“你还记的上周我们去雨林执行的那个任务吗?”

他想多了,“抓蜥蜴的那次?”

“对,当时你把掉进水里的我捞起来,然后用冰人的能力把怪物冻在沼泽中,整个计划没有任何问题。只有一点小问题,问题是,你抓着我的手。”

那只笔在斯科特手里翻出花来,旋转着,忽上忽下。

“哦,是吗?”沃伦回忆了一下当时混乱的情景,“我不记得了。”但如果斯科特掉进水里,那么顺理成章的,他要向上举起手才不会淹死。

“你看,在空中,我就腾不出手来调节眼镜上的档位了,当时的情况是我们要抓获那只巨大的蜥蜴,而不是伤害他,所以无妨。但如果是要杀死一头巨兽,碰巧你抽不开身,其他人也忙于牵制,而我不能及时发射激光的话就会错失良机。”笔稳稳停在斯科特手上,他按了两下。沃伦被这声音惊醒。

“了解,我下回提你领子不就行了,像红坦克一样,看上去没有脖子。”沃伦被自己的笑话逗乐了,可斯科特就像听不懂,一张脸始终严肃。

“你忘了,紧身衣制服哪来的领子。”

“哦,是啊,滑溜溜的。”

“不好抓吧?”

“是呢,你还好,轻嘛,汉克那种的我得把他整个儿抬起来,不过他自己能抓住我。”用脚,沃伦摇摇头,瘪嘴的样子像在说我无所谓了我能有什么办法。

“这也不是问题,下回我抓你胳膊,不然你也可以留长发。”

聊什么呢?坐在前一排的琴回过头,她的红色头发盖着香味,明知故问。沃伦可劲儿夸她,一头长发好看,飘逸,不要烫,千万不要烫卷,太成熟了。斯科特也说,我觉得你现在这样就很好。琴捏着发梢思考了一会儿,这周去修一修吧。

沃伦拿过斯科特手里那只笔,在纸上写:再招几个姑娘就有人给她出谋划策了。斯科特笑了笑,“你挺专业的。”

“呵,怎么说我也见多识广。”

沃伦的思绪又飘回窗外,天很蓝,日光刺眼。

“那就去试一试吧,你不就是这个意思吗,不演练个七八回不会放心的也不会放过我们的。这算课外补习吗,我以为到这儿肯定不用上补习班了呢,是吧,鲍比?”沃伦站起来,拍了下鲍比的肩膀。

“诶?哎?是,是的。”冰人慌张地把薯片塞回包里。

“马上上课了,沃伦,待会儿教授就要……”

“他要是现在没来,待会儿也不会来,他已经迟到两分钟了,你收到任何脑波了吗?我也没有,教授肯定有事情在忙。”

沃伦打开窗户,风吹乱了琴的头发,招致了队伍唯一一位姑娘的不满。沃伦先溜了,跳到草坪上,冲斯科特招手,“行了,你是属乌龟的吗?还缩头缩脑的。”

“沃伦……”斯科特踩上窗框,跳下来,汉克吹了声口哨。他走到沃伦面前,踩过早春的小野花,“你要再在上课时间飞出教室,我真的得和你好好谈谈了。”

沃伦振翅,用风刮断了小队长余下的话。他绕到斯科特身后,灵巧又轻柔地落地,两手穿过他腋下。

“我要飞了。”

“啊等等等!你要干什么!”

“刚不是说了嘛,换个姿势。嚯,就像抱我家猫一样。”

斯科特的脚刚被迫离地,就觉得胳膊要被扯断了,他全部注意力不得不用来按住眼镜别碰掉下去。这般被拎起来的感觉不太舒服,肩膀像被卡紧,也许只是一会儿他们都可以坚持一下,但长距离肯定很费劲儿。除了变异的部分,确切说除去眼睛,他总的来说还是肉体凡胎,也就个子高一点。

“我觉得不行。”

斯科特晃荡两条腿,意思是放我下来。

“你还挺难伺候。”沃伦松开手,丢他下去。

他紧跟着落在斯科特后面,夸张地扬眉,要方便你操作眼镜是吧,你为什么就不能用眉毛调节它呢。双手从斯科特肩上往下滑,停在他腰际,他试提了一下,踮起脚跟,有点使不上劲儿,手臂自然而然勒紧了斯科特的腰,在他身前交叠,他腰可真细。沃伦纯白的羽翼张开,落下一片宽阔的阴影,在他要飞翔前收紧,在云端,像鱼鳍透明,天使包围了斯科特,羽毛如冬天的雪夜笼罩住所有声息,他掉进一个棉花似的梦境。

“真要在战场上,我可没功夫管你。”

“斯科特?”



评论 ( 3 )
热度 ( 10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