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约黄昏后

恐惊天上人

#新年快乐!算是副产物吧,写作藻荒读作无差

 

 

 

 

荒低头扫了一眼青花瓷盘,盛了凉拌水草,花生米,厚一点的也许是海带,没放辣,最上面点缀了一点豆腐丝。河童是淡水妖怪吧,他想,这盘子倒是不错,像古沉船发掘出来的文物。

 

“给我?”

 

河童对对手指,“是的!希望大人能保佑鲤鱼妹妹新的一年身体健康,平平安安,越来越漂亮……越来越可爱!”红晕在他青色的脸颊上呈现出一种乌紫色,像是病入膏肓。

 

荒掐掐鼻梁,“求情感顺利就不要找我了吧,那边不是有个粉红色的神明更合适吗?”

 

噗噗,粉红色,在发觉荒瞪他后河童憋住了笑声,“阿鲤一大早就拿了好多贝壳去找他,还换了新衣裳,梳了两条辫子……总之,我不要找他!”

 

荒瞥见盘底快要满溢出的老陈醋,摸了摸腮帮,牙根都软,自然也讲不出重话。“我不能实现他人的心愿,但是,祈福归祈福,为何非得在这儿拿出来?”

 

“就说呀,”一旁的鸦天狗干着急,溅起不少水花,“这里是温泉,是泡澡沐浴下饺子的地方,是来放松身体的,你怎么老提工作上的事情呢!”

 

荒往后躲了躲,怪不得有股鸡翅味儿,都说了我不管这些。

 

“那是因为!平时都见不着大人,只有这时候才能和您说上话。”

 

荒一想,冰凉凉的河水是很讨厌,顺手把浮在水面上的木托盘往枕着毛巾呼呼大睡的荒川之主那儿轻轻一推,“如果你真想鲤鱼精高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你送礼物给她才对吧。”

 

“对啊!”河童一拍脑门,“我在河边捞鱼忙了一下午,差点忘了!”河童满脸青紫,应当说浑身都紫,望着荒傻笑。突然他脸色一变,躲到鸦天狗身后,鸦天狗撑开翅膀,转身也抱住他,两人抖得水面起波澜。

 

一条大白腿划破漆黑的夜,脚尖在水面上点了点,水温刚好。荒余光里闯入一个人,他动作轻得不像男子,入水声似都温柔缱绻。一时间池子里聊天的不笑了,睡着的醒来擦口水,有人使劲儿咳嗽,小点的妖怪已经起来逃走了。荒这才发现,其实已经没剩几个人了。

 

他清清嗓子,开口:“大人物就是大人物,荒大人一刻也不闲着,见一面都不容易,这要有过年讨债的,恐怕都要追你到床上去了。”

 

荒被点了名才扭头看他,他先看清玉藻前的脸,视线接着往下挪,再往下挪。呼……河童和鸦天狗同时松了口气,太好了浴巾在腰上。荒收回视线,眼神相接的片刻,荒又把脸扭了回去。

 

“不过,你们荒总是木头脑袋,求他是缘木求鱼,白费功夫,你们还不如问我。”

 

一听别人说他木头,荒条件反射还嘴,“你们真奇怪,我好端端在这儿坐着,怎么就难见了?”

 

“你是神仙啊,人人都求着你,过年了还要给你嘴上抹蜜。尤其一年到头,小鬼都出来蹦哒,庙里头人山人海,烧香拜佛,把地方都占满了,最容易丢东西。”玉藻前揉揉脖子。

 

“你这么清楚,你也去拜神?”

 

“我去偷小孩。”

 

“……”

 

“玉藻前大人小孩好吃吗?”鸦天狗问。

 

“嗯……看见你们荒总的耳坠子了吗,没他细皮嫩肉。”

 

“别听他胡说。”

 

鸦天狗和河童发出“喔~”的声音。

 

荒卷了毛巾,他刚站起来玉藻前就捂住眼睛,哎呀我不看你我不看你。荒被噎得脸唰红,换别人早敲他一个暴击。玉藻前张开指缝,偷笑,你退下吧,休息去吧,捏肩搓背就不劳烦了。他滑进温暖的泉水里,那只盘子恰巧飘回来,怎么只见下酒菜不见酒呢?

 

荒哼了声,酸牙。

 

今儿晚上月亮倒是气鼓鼓的。

 

新旧交替的时节,神明们总是格外忙碌的。

 

一开始荒只是在自己桌上发现了零食,红豆味尝起来像某个小女孩单纯的心愿。后来有人登门拜访,提着亲手做的和果子或者一壶好酒,许愿的人不愿意当面明说,总是跟他兜圈子东拉西扯一个下午,让荒自己猜。再有些脑回路奇清的,走在路上被馒头砸到,窗户上被人摆了鸟窝,一把大砍刀擦着肩膀削过去,鬼切:抱歉,手滑了,不好意思,不是我的手。

 

看起来不像新年,更像情人节。

 

香火旺盛的,比如粉色的那位,收到的胭脂口红得有好几柜子,一有空闲便是和女妖精们开美妆趴。也有不信这套的,做妖怪强者才是王道,酒吞今年甚至得来了几瓶葡萄酒。再有的,就剩下如八岐大蛇这种,主动上门招揽顾客,自称只要给了祭品(礼物)什么愿望都能实现,御魂买一(防御)送一(防御)。

 

“只要带上这个火灵,就可以不用冬眠了?”清姬问。

 

“不信你摸我的手,是温的。”

 

啪,八岐被蛇尾甩了一嘴巴。

 

八岐大蛇捋一把头发,看见荒了,立马跟没事人似的,“老乡,回老家过年吗?”

 

“不回。”

 

八岐的笑容僵在脸上,“好吧……”他才靠近一步就被人踩了一脚,嘶,几条蛇吸气。他刚巧站在门帘后面,深色的新衣服与夜色融为一体,玉藻前出来时就没看见他。

 

玉藻前刚出门就被绊了一跤,他扭头一看,“你是在等我吗?”

 

荒走上来,接过他手里的小浴盆,往旁边一丢,“走,跟我去个地方。”

 

“早说啊,我就不帮妖刀妹妹编头发了。”

 

八岐抱着小浴盆,站在原地,“不回就不回吧……”

 

论大人物,其实安倍晴明也算一位。阴阳师来头不小,法力超群,但说他厉害并不是说他能打,而是能作,夏天放烟花办试胆大会,秋天野餐郊游胖揍鬼王,冬天寮里装修升级安了好几个温泉池子,春天?能玩的都玩腻了,水底龙宫和天上月宫选一个三日游好不好?票钱荒出。

 

荒在集市上走着走着就发现玉藻前不见了,结果在首饰铺前寻到他。他抽了两只福袋开出一对玉镯,说给荒一只,他不要。荒摸着下巴沉思一会儿,拿起角落里扁扁不起眼的灰色袋子,打开是副耳环。

 

“……都给你。”

 

“看来我今年能走大运。”玉藻前美滋滋。

 

他们向城外去,到山下,夜色虽晚这儿却仍有不少人。山路上都点着灯,一个个发光的白点一直点缀到神社。他们遇到回程的凤凰火和青行灯,今夜不讲鬼故事,只说笑话。又碰上刚从山道下来的金鱼姬和辉夜姬,荒原本转身就想跑,小金鱼蹲在台阶上揉脚脖,看见他了直接蹦下来抓住他。

 

“大个子!我问你件事,你是不是能放烟花?你也有幻境怎么都不告诉我,也给我看看嘛!”

 

辉夜姬在后面小声:“金鱼姬她走不动了……”

 

荒还在把金鱼姬的手从袖子上撸下去,玉藻前推他,“走吧,我也想看看。”他托着金鱼姬把她抱起来,举到荒跟前,“你背?还是我?”

 

荒瞪他,“你忘了,我说要带你去……”

 

“那我背。”

 

“你……我背。”我真背。

 

“甚好。”青行灯点点头。

 

一行人到了空旷的河滩,荒把金鱼姬放下,小姑娘踩进冬天冰冷的水里,却立马来了精神,这地方好,她喜欢。荒只张开一半结界,只在她们脚底下铺了蓝色星海,于是天上有了两个月亮,水上浮着一半鸟居,如同泡沫、如同幻影。荒最后问玉藻前,一定要让我做这种事?玉藻前哼哼笑了两声答他,你不是最擅长做这种事?

 

荒立刻抬手,牵动幻境中的星辰,碰撞出一团团火花,鬼火炸开后如雨般落下。万般变化,全都随心所欲,金鱼姬想看什么,他便在天上开一朵什么样的花。他的确很擅长做这种事。

 

“是小兔子!”金鱼姬拉着辉夜姬。

 

“还有鸟啊。”凤凰火说。

 

“是小鸡。”青行灯偷笑。

 

荒又望向玉藻前,期待着他也说些什么,玉藻前却凝神望天,似乎专注却又像在分心。荒垂下手,紫色的火光就在他们近处爆炸,掀起的风浪吹得人睁不开眼,他却在此时此刻拉起玉藻前的手,施个闪身法术,跳进呛人的烟里。

 

荒逃得急了,没定位,带他落到一片空旷山野,自己也不知道这是哪儿。四周开阔、平坦,不见人烟,只有头顶星光,风吹野草呼呼地响。

 

“怎么了怎么了?妖怪来了?我刚才看到紫色的烟花好像一串葡萄,寻思这是谁在拐弯抹角酸我,”玉藻前拿手肘兌他,“怎么了你?”

 

“你不喜欢?”

 

“喜欢啊,和你退治天天见,也觉得好看,不过你的幻境只有一回合吧?等会儿回去不怕挨揍啊?”

 

忘了这茬了,荒拍拍额头,“……她原先送我几个饭团,许愿荒川之主来年变成秃头,我替她实现便是。”

 

玉藻前笑了,“你怎么实现?”

 

“……鬼切……是叫髭切吗,他说他有个弟弟,但他不记得叫什么名字了,我帮他找就行了。”

 

“怎么找?”

 

“……妖刀姬也是名刀,想想他名字都记不住更记不住长相,弟弟变成妹妹又有什么不好?”

 

“这可行,刚才妖刀说想换个新发型,我给她编了两条辫子,她肯定乐意再有个哥哥。”

 

玉藻前伸出手,give me five。真冷淡。

 

荒蹲下来,捡石头摞了个塔,“我一个人时就看星星,星象历法都勾勒在脑子里,一晚上就这么过去了。星分星宿,人有命格,人一生的跌宕起伏,全在这里了。”他指一指天,“命数已定,祸福由人,我做不了什么。”

 

玉藻前也蹲下来,双手捧着脸,“原来你帮人找对象,是坑蒙拐骗啊,吃人家贡品呢?吐出来。”

 

荒下意识摸了摸嘴,“一人虽无破解之法,但两个人的话……就像钥匙和锁,相生也有相克,会打开不同的结果……”

 

“哦!我懂了,听你这么一说,”玉藻前拍拍手,合十双掌,“我也想向神仙许愿。”

 

“你许什么?”

 

玉藻前闭上眼,“我许……我要神仙和我说话,看着我的眼睛,听我絮叨今天喝了什么茶,下午睡到几时才起,晚上散步又走到了哪里,我不会送他什么东西,只会整日念经,啰嗦不停,他也会实现我的愿望,就只看我一人,只听我念经。”

 

荒不明白,“不行,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好像是有这种说法,不过,”他睁开眼,他眼里是黑夜的倒影,“我说给你不算。”

 

 

 

 

 

 

 

END

 

 

 

 

 

 

 

our love - 西原健一郎 / Mabanua

当然写完后才开始听 ヤキモチ,觉得可能更合适w

就很愁怎么样才把藻哥写的阳刚一点(你的追求是不是搞错了?)

评论 ( 6 )
热度 ( 49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