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不说了
wb@盐他

精致

#旧设组,摸着玩的。箭头混乱注意哈






亚瑟领养了一条狗。

他问他妹妹要的。阿尔托莉雅交给她时,装在一辆宾利车里。她说她朋友家院子里都是大狮几,容不下这种小金毛,愿亚瑟能给它条生路。亚瑟自幼时陪他长大的那条狗老死后再也没拥有过任何宠物,他伸手想摸摸它,金毛冲他叫唤,张嘴要咬他的手。

“它有名字吗?”亚瑟不喜欢这只狗。他猜这只狗也不喜欢他。

“不知道,对了,叫它吉尔伽美什吧。”

亚瑟跟着吉尔伽美什在市中心的街上移动,没有看错,是他跟着它,根本拦不住,这让亚瑟打算现场购置狗狗用品的计划泡了汤。吉尔伽美什高傲地仰着头,欢快地迈步,对人熟视无睹。用排除法,亚瑟认定它的精神内核不是金毛犬,可能是贵宾,不,还是更像猫一点。

吉尔伽美什的爪子拍拍商店橱窗,指着展示柜里的黄金首饰。亚瑟蹲下来,“你想要吗?”吉尔伽美什却用爪子指指他。亚瑟愣了一下,难道它的意思是在问我:你想要吗?

吉尔伽美什看到金灿灿的金拱门,突然来了兴致,叫个不停。亚瑟买了汉堡和鸡腿,装了两只大纸袋,吉尔伽美什在他脚边来回走动,不停摇尾巴。“你想要吗?”亚瑟捧着袋子,“我们得培养信任感,如果你让我摸头的话,我可以给你一块。”

吉尔伽美什扑上来摸了亚瑟的头。

亚瑟虽然摔倒在地但没忘了保护食物,吉尔伽美什踩在他身上,俯视他,像要进行一场一对一决斗,亚瑟稍有动作就会被踩,它不断冲上来试图咬他的脖子。亚瑟举高纸袋,使劲儿推开它,在夹缝中摸索手机找阿尔托莉雅退货。吉尔伽美什改换思路,咬住亚瑟的裤脚拉扯。亚瑟一个踉跄,手抖按到了珀尔修斯的头像。

亚瑟带着一丝尴尬问好:“早啊,好久没见了。”

“诶?”对方有些意外,“不是昨天才见过吗?在超市,麦片特价,你说讨厌巧克力味还是不停往购物车里拿。找我有事吗?”

“没什么,就是,”亚瑟用肩膀夹住手机好腾出手按住吉尔伽美什的头,“天气不错,这周要不一起去郊游,叫上……谁呢,奥兹曼迪亚斯你熟不熟?我可以……”

吉尔伽美什汪了两声。亚瑟小声,别乱动。

“你养狗了?”

“呃不,哦是的,我说是的……我还不知道该怎么让它安静下来,打扰到你了很抱歉。”

“别这么说,请在原地等我两分钟,”亚瑟能听到关门的响动,“我马上就到你那儿去。”

珀尔修斯只用了一分半就出现在亚瑟视野内,穿着一件格子衬衫,背着行李包,冲他挥手,“你就这样在街上乱逛可容易被一起抓走,不过还好我想到了,有所准备。”他笑着,拿出项圈,正是亚瑟需要的。

珀尔修斯带着无害友善的笑容,逼近吉尔伽美什,以扼住喉咙的姿势迅速给它戴上项圈。吉尔伽美什剧烈反抗,亚瑟死死拽住它,珀尔修斯塞给它一只橡胶骨头。

吉尔伽美什呸地吐掉,瞪着珀尔修斯。

珀尔修斯接着拿出狗粮,一只狗碗,一块软垫做狗窝,还有件狗狗穿的衣服,他买小了。

“次元口袋真不错……”

“临时准备的多有不周,希望你养它之前,有记得去宠物医院给它检查身体。”

“这么一说,是不是该做绝育?”

吉尔伽美什跳起来猛踢亚瑟,珀尔修斯和他花了好大劲儿,才勉强把吉尔伽美什按住。珀尔修斯从包里拿出最后一样宝贝,拘束口罩,亚瑟摆摆手,还是算了。吉尔伽美什低吼着,露出獠牙,四只爪抠着水泥路。

“不要当它面说呀。”珀尔修斯最后最后交给亚瑟一只保温壶,“绿茶下火,”他笑着说,“必要时可以防身,照头砸就好了。”

“这个……”亚瑟拎了拎,还挺顺手的。

“你以为他是高中生?”亚瑟握着狗绳,目送珀尔修斯挥手离去的背影,他等下还有两个部门会议要开。“不,他其实比我大两岁。大学时还被班上女生喊弟弟,这么些年过去了,一点没变……哎哎?别走啊。”亚瑟被吉尔伽美什强行拖走。

被绳子绑定之后亚瑟胃里更加苦楚,吉尔伽美什领着他在人行道上横冲直撞,它根本不把两脚兽放在眼里,只图自己快活。有时绿灯了,它坐下来欣赏花坛,红灯了,他仰首阔步,急刹和鸣笛交织一片,亚瑟跟在后面,一个劲儿道歉。

“吉尔伽美什!你该改改你的脾气了。”

亚瑟扯它的耳朵,当然没有用力,双手使劲儿把它抱了起来,真沉。

“现在先跟我回家,我要教教你如何捡拖鞋。”

吉尔伽美什从亚瑟怀里挣脱,但是不跑,而是在亚瑟面前走来走去,停下来,脑袋指向不远处的商场。

可恶。亚瑟握紧了拳头。

他费尽周折终于把吉尔伽美什塞进了电梯,腰痛,结果吉尔伽美什对电梯产生了兴趣,赖住不走。亚瑟上上下下十几趟直到被老奶奶误认为新雇的电梯员,他终于在正确的楼层了下了车。

越接近亚瑟家的门,吉尔伽美什叫得越凶。

亚瑟几乎跟它扭打起来,此刻已顾不上什么动物保护了,关乎尊严与生存,这一仗输了就会彻底丧失在家中的地位。

走廊上鸡飞狗跳时,亚瑟隔壁的隔壁的门开了,蓝发青年探出半截身子,“……哦?”然后他的目光垂直落到了吉尔伽美什身上。

“啊,你的狗吗!”

吉尔伽美什不叫了。

亚瑟拍拍身上的狗毛赶紧应了声,“是,是的,今天才第一天成为我家新成员。”

库丘林趿拉着拖鞋,他只套着宽松的运动服,领口隐约可见被T恤包裹的肌肉线条。他前一秒还睡意朦胧,这一秒就乐呵呵地去摸吉尔伽美什的头。

“啊小……”

“哎呀哎呀,”库丘林揉揉吉尔伽美什的脑袋,蹲下来,捏捏它的脸,搂在怀里摸他的背,像个专业的驯兽师那样,亲昵地给它鼓励。“真是条好狗,很精神呢!长得也很漂亮!多大了?它跑起来一定飞快,是个活泼的好孩子呢。”

亚瑟震惊地看着吉尔伽美什在库丘林仰着脑袋吐舌头,一副满足惬意的样子。

“但,但是……”

“是呢,”库丘林看着吉尔伽美什的红色眼睛,“是感觉像投错了胎,嗯……它出生后是跟着别的动物长大的吧。”

“原来如此,”亚瑟弯下腰,他的手在空中停顿一瞬,差点放到库丘林头上去。他轻咳了一声,趁机拍了拍吉尔伽美什的背,“你真了解。”

“哈,毕竟我养过嘛,好几只呢,以前住的地方还有几只流浪狗,它们性子才怪异。现在搬了家,真怀念夏天被毛绒绒热醒的感觉。”

亚瑟的嘴角不自觉上扬,“我也是。”

“你要常带它出去跑跑才行,动物的天性啊,关不住的。”库丘林站起来,打个哈欠。亚瑟这才瞧见他的黑眼圈。

“我也要去活动一下了。有什么问题就来问我,我会经常串门的!”库丘林回以一个爽朗的笑脸,挥挥手,从楼梯跑下楼了。

亚瑟回到家,反锁上门,长吁一口气。

“你觉得他是做什么的?”

吉尔伽美什歪着头,似乎也在思考。

“闻不出来?嘛,不过……”

亚瑟的眼神忽然坚毅起来。

“都给你了。”他把装满炸鸡的袋子往地上一丢。“我觉得我明天就能邀他来家里吃饭。”

吉尔伽美什的爪子都伸进袋子里了,听到这话又立马放下,冲亚瑟汪了两声。

“你想都别想。”

亚瑟也一样冷漠地看着它。

“宠物不可以进厨房。”








END








哎呀好像可以写连载(挠头)

评论 ( 2 )
热度 ( 55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