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不说了
wb@盐他

#狗狗脆






心态崩了,咕哒昨晚哭着哭着就没声了,醒来枕头还湿着。她想要一杯咖啡去去眼上的水肿,埃德蒙端来了那杯咖啡,咕哒推开他,“不,我要去卡美洛咖啡店。”

二十几位从者浩浩荡荡陪御主晨练,他们在公园边停下,Berserker首当其冲推开玻璃大门。咕哒子扫视一圈店内,指着柜台后擦杯子的人,“就是他,抓住他。”Assassin应声而动,按住他的手,影子抓住他的脚。咕哒静静地盯着他,沉思半晌,叹口气:“打,给我往死里打。”

人群寂静了,为什么?有人问,不太对吧,他不是当期up吗?阿尔托利斯·潘德拉贡哎呦这名字真容易念错。Master昨才为他花光了石头,攒了半年的种火没了下文,趴在玛修的盾上哭得要死要活届不到旧剑我就不要当迦勒底御主了全世界陪我一起死吧,怎么今儿却要打他呢?

“打还是不打!”咕哒一拍桌子,抱住膝盖哭号起来,“好啊,你们能耐了,都不听Master的话了,都来欺负我了。”她指着霍恩海姆,“你去!有私仇的先报!”

“不巧,我是这儿的店员,”霍恩海姆拉女孩儿起来,扶她坐下,“顺带一提,奥兹曼迪亚斯是店长,私仇算不上,私交差不多,”他递上菜单,“请问你要来点什么?”

“呜……最贵的!多放糖。”

咕哒放下菜单,呆滞的目光朝向天花板,慢慢飘下。是哪个小可爱这么幸运,库丘林prototype被她瞧得一抖,“那你呢?”咕哒眨巴眼,“你哥混道上的,你上。”

库丘林呸了口,“他Cosplay玩得嗨从来不带我。”

“要不是我没黑狗你觉得我还会问你吗,你等着,等我抽到莫德雷德了你就是现成的狗粮。”

“去!没说不去啊!”库丘林从肩膀间挤过去,“这不是在走了吗。”

他挪动到亚瑟近前,一言难尽的复杂心情全写在脸上。库丘林磨磨叽叽拿开Assassin的手,拍平亚瑟衣上的褶皱,问他,你没事吧?服务生很有兴致地替他理了理额前因低头垂下的头发,回答,没什么,倒是你,不可以随地吐痰下回要罚款。

库丘林扭头问咕哒:“我要打,就是拳拳到肉,撕心裂肺,肠子都扯一地,场面太难看,你见了会哭要恶心。我建议,我带他到后面厨房动手,用菜刀和茶壶收拾遗体,Master觉得怎样?”

咕哒噫了声,摆摆手,快去,“动作麻利点,可以不打脸,记得多拍两张照片。”

库丘林拉着亚瑟去了厨房。

他们刚好和霍恩海姆遇上,炼金术师端上了最贵的咖啡,绿汪汪的,咕哒怀疑的小口试探着嘬,好喝,有股浓郁的芳香,甜度也正好。她嘶哑的嗓子被糖分温暖,过去二十四小时抱着被子嘶声力竭的苦痛记忆逐渐溶化,她叹气,一言不发。

后厨也传来了噼里啪啦、桌椅倒地的声音,惊呼,求饶,锅碗瓢盆的打击乐,人的呻吟。就像电影里的演的,能想象到一个半死不活的英俊小生,被逼问宝藏的下落,飞踢落在他身上,血从左眼流进鼻子,你抓着他的头发,要割他的耳朵,他挤出笑讥讽道,有种就来呀。

“等一下!”咕哒站起来。

“我说不打脸的,也不可以搞残,打是要打,但没有医务人员陪同的话,”她钻进厨房,“你们……”

库丘林举着汤勺的手停了一下,落下来嘭一声砸在锅底。亚瑟蹲在他旁边,口袋里揣了两支擀面杖,正在大力摇晃不锈钢盆。

“贱人!”咕哒捂住脸,“不对,我不是想这么骂你的请你原谅,只是我想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狗娘养的!”

“等我回去就让小清姬把你们全烧光!”

“还有你!”她指着库丘林,“这星期的晚饭都不要想了!”

亚瑟屏住呼吸,凑近库丘林耳边,“你记得来找我,”他用手指画出外形,“我买了狗狗脆……”

“闭嘴!”咕哒跺脚,“我看到你们拉手了……还牵!”

评论 ( 7 )
热度 ( 22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