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阵地随时转移

命不该绝

太公望回不了家。

快要过年了,四不像说,想提前两天错开空中拥堵回四不像谷时,太公望正在西岐最繁华的街上往嘴里塞小笼包,含糊地点一点头,去吧去吧,路唔唔……烫!

回过神来王宫里的灯笼都亮了,酒席从大殿上一直摆到庄稼地里,姬发扔了头巾,跳到桌上唱凡人歌,周公旦沾了点酒便开始哭。雷震子瞧不下去了,这时候忙着撇清关系,放屁,老子是捡来的。

太公望吃得饱饱,借口出来醒冷风,鬼鬼祟祟的,相中了侧殿修葺一新的池塘。他手脚并用爬到假山上,打神鞭甩出一道饱满的弧,直钩入水,刺破水里的月亮。

天灵灵,地灵灵,谁都行,来个人带我回天上吧。

虽说仙界充其量只算他第二故乡,但毕竟是生活了七十几年的地方,冰冷如打坐的峭壁也能磨出感情。何况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今儿是小年,元始天尊这杯酒他是要敬的,红包也要拿。主要是红包。

他希望来的人是杨戬。太公望清楚得很,杨戬那法宝哮天犬其实特别稳,毛又软又暖,远胜真皮沙发。狗狗高兴了还会舔你的手,让你撸毛,称得上法宝界的玛莎拉蒂了。

不过这么说太乙真人大概要不高兴,那来个黄巾力士也好啊。他还可以趁机多邀几个伙伴,带点人间的香火,路上打打扑克,困了就躺下睡一觉,自驾也没问题。但是听说因为春运,库存的黄巾力士全部出动了,空中航线繁忙,每架都人满为患一票难求。

啧,既然都成了仙,还回什么出生的地方……

太公望坐了半个时辰,愿者还没有上钩。

最坏最坏的结果,太公望想到这儿,后背一阵寒凉,就是向云霄三姐妹求救。她们一定会帮忙的,能和小望望回家见家长,而且会激动得什么都听不进去,一鼓作气冲破大气层变成小行星让宇宙爆炸吧。

会给别的星球带来灾难啊!

太公望打了个喷嚏,冬天夜里水边太冷了,还是回屋给元始老头写张贺卡意思意思算了。

他听到水声,划开寂静。

水上飘着一个脑袋,太公望坐直了身体,困意全无。

哪吒不知何时出现的,也许已经在这儿呆了很久,也许碰巧路过,终究沉不住气而决定露脸。他缓缓升起,水波靠近他又向两边推开,粼粼波光照出赤裸的上半身,太公望见证此情此景的心情,说是听到了来自深海不可名状的呼唤也不为过。

哪吒很果断,抬起右手:滚开。

好的好的,太公望麻溜儿弯腰闪身,乾坤圈擦过耳边,鼓膜震得发痛,他差点从假山上滑下去。

发什么疯啊你!

……发疯的是你,看仔细些,这是荷塘。

荷叶都枯了,谁看得出来!

法宝人绷着张欠缺变化的脸,出乎意料地没追究下去。哪吒收了法宝,在水面上行走,搅混了池里的水,到岸边的大石头上坐下。他腰上的混天绫护他周全,身上干干净净,一滴水也不沾。

太公望忽然语塞,心虚之余,也坐了下来。

他想,他还是要主动点。

哪吒,你在这儿干什么?

哪吒不理他。

你不回家?

太公望余光扫视四周。

难道说……这儿就是你的家?原来你被设置成那种,定期不回泥里休息就会失去动力的类型?也太好笑了吧!

……白痴。

太公望嘿嘿两声:猜对了一半。所以说,赶紧去你娘身边吧,你也不想让她担心吧。

白痴。

喂喂,我警告你啊,不要惹我生气,我生气了后果很严重,三界都会崩塌的。

你没看见吗,哪吒终于说了第一个完整的句子,我和母亲就坐在你对面,还有那两个笨蛋兄弟,我们都在西岐。

太公望一拍脑袋:对哦,你们一家现在都在周军了。他努力回忆了一下,刚才觥筹交错的间隙,宫女端上油焖大虾,好像是有人在旁边帮忙暴力剥了壳,还沾了生抽和醋,白瓷碟里摆成花的形状。

莲花吗?竟然,太难把两者联系在一起了。

哪吒眯起眼。

无聊,走了。

哎?去哪儿?

仙界。

太公望大喊:等一下!

你!现在吗?你一个人吗?你看你……方不方便……就是………捎带上我吧!太公望搓搓手,两眼放光。

哪吒简洁明了回他:不方便。

小气!太小气了!太乙给你那么多法宝,你都不愿意拿出一件来帮一下其他仙道,还建设什么美好人间!嘁,上梁不正下梁歪,太公望白眼翻得夸张。

哪吒原本在半空漂浮,蜷起四肢,现又舒展开,像片叶子,凑近太公望跟前。太公望,他说,刚才我已经杀了你一百二十几回,你为什么不还手?

啊?你疯我难道陪你疯吗?谁像你哦,随随便便弄坏自己随随便便找人随随便便就修好了,人的肉身都很,很……太公望突然想到,啊对了,你是不是要回乾元山?

……不是。

喂,说句师父新年好我想你了就这么难吗……

……

不过你要抓紧啊,到12点的话,太乙会和道德、云中子他们出去鬼混。

……

有时没个两三天都回不来。

哪吒挺直了背,风火轮蓄力,烧成两道金光。笨蛋白痴,大白痴,洗干净脖子等着吧,走了,他说。这回是真走了,身影匿于黑夜很快消失不见,留下呼呼风声绕梁不绝。

太公望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跑掉了!他竟然跑掉了!这个臭小子居然每一次都抛弃他跑掉了!

太公望再也坐不住了,叛逆期的小孩真烦人,完全无法沟通。都怪太乙那家伙!他对着天上喊,太乙你不是人!造出来的东西不是东西!没有七情六欲,不会正眼瞧人!你倒好,成天就知道种花种草,凡事都惯着他,还不让人打小报告。你倒了血霉了!迟早把家底败光,连累你还连累我。

哪吒乘着呼啸声紧急迫降在太公望面前,池里的水溅起几人高,溅了太公望一身。

太公望把打神鞭护在胸前:干,干嘛?

太公望,哪吒说,把手给我。

我不相信!

快点,他皱眉。

假手,我只握你断掉的那只手。

 

 

 

 

 

END



评论 ( 9 )
热度 ( 16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