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阵地随时转移

#土カー ,Berserker的宴会,Assassin的星星





扔出去!弗拉德三世摇晃着酒杯,拿下巴尖指指屋中央那棵可怜的松树。

余不过什么节日!

他憎恨上帝,他们该在平安夜捣毁飘着圣歌的教堂,把剑插进信者的眼睛,而不是坐在这里听几个不会说话的从者咆哮,乱扔蛋糕。弗拉德三世的头痛又发作了,为什么余要和你们一起共度晚宴?卡米拉纱质的长袖子遮掩住嘴,她刚刚不小心打了个酒嗝,望着弗拉德冷笑,因为在座的各位,都不过圣诞节啊。

卡米拉的脸有些红了,脚步不稳,她不知道桌上的饮料全掺了酒。土方岁三就在她身后,瞅准时机扶一下肩膀,以防她能给人开瓢的细鞋跟折戟在地毯里。这东西,她举高了手里的杯子,人工生命体榨的汁儿,滴点柠檬,你要愿意也可以撒点胡椒粉。土方闻到不太友好的味道,问她,好喝吗?女王小刀般的指甲拢在嘴边,轻轻招摇,头低点儿,再低一点,卡米拉凑近土方耳边:难喝,我要捏着鼻子才能咽下去。

土方捉住她的手,夺过杯子,剩下的倒进花盆里。植物滋啦滋啦的冒起烟,他赶紧又确认了遍,这确实是从炼金术士的工房端来的替代血液秘方。

卡米拉眼睛眯起来,你怎么在这儿?

你问我?你不应该先问问你自己?土方提醒她,这是Berserker的聚会。

Ber……se……卡米拉拍拍额头,我是……要来做什么来着……哼,我才不要和你们这些粗鲁无礼的臭男人呆在一起!

卡米拉摇摇晃晃,向着她以为的大门而去,途中撞到什么东西,她靠着石墩才没摔倒。她伸手揉了揉石墩,不对,是保罗·班扬的头顶,一边说,他没生你的气,不过这树也是太碍眼,我帮你……

话没说完,咚地从天花板掉下铁处女,因为高速旋转碾压飞溅出的树枝打在她们身上。卡米拉头发里都是绿点点,她抖了抖裙子,继续说完,帮你修剪一下。

对,是这个。她看着坐在树桩上的铁处女,突然想起了她被拜托的事,又晃晃悠悠去搬来一把椅子。都离我远点!她高声说,谁都不要碰我,我自己……自己……她费力踩上椅子,从厚重的裙摆下拿出一颗星星,把它端正地放在铁处女头顶上。

完成了!保罗蹦起来,给铁处女披上彩灯。谢谢你的星星!去找小杰克她们交换礼物吧!她拉着斯巴达克斯和卡里古拉,拖着一捆彩带跑了出去。

哼,好好感激我吧。

卡米拉站在椅子上叉了会儿腰,然后转圈,抬腿,又放下脚。

咦?怎么……地板不见了……我在哪儿……我怎么下去啊。

她愤恨地跺脚,椅子晃动,差点从后面掉下去。

你说句话啊!

一直在旁边窃笑的男人终于肯朝她递出手,怎么样,男人还是派的上用场吧?土方岁三仅是握住她的手,卡米拉就像突然失去力气那样脚下一软,往空中坠。土方接住她,让她靠着自己慢慢滑到地上。

我累了。卡米拉枕着土方的肩膀,抬手遮挡刺眼的光线。她困得睁不开眼,只觉得土方身上暖和,缩成一团向他贴近,用他的脖子捂手,细长的指甲留下猫挠过一样的痕迹。

我想……尝你的血。

她食指稍稍用力,鲜血便从那些缝隙被挤出来,结在皮肤上,像银色山川开出来的延绵花朵。卡米拉掐住土方岁三的脖子,张开嘴含住覆盖动脉薄薄的肉,她觉得他好像死人一样僵硬,牙齿反复徒劳打磨锈掉的铁钉,舌头发苦。在睡着以前她突然惊醒,擦擦嘴,发现口水已经濡湿了他的衣领。

不要看我!她酒醒了几分,捂紧了红透的脸。

……我讨厌男人的血!







END

评论 ( 1 )
热度 ( 45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