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阵地随时转移

#鸡犬,稍微卖个安利!





怒突察觉到异常的响动,耳朵抖了抖,抬起胳膊护在庭取身前。庭取正说着卯之战士的事,完全沉浸其中,语气激动,“卯的尾巴啊,竟然有那么大,两只手都抱不下吧,那样人跑起来还飞快,还是死灵法师!好想看他蹦着走路呀。”怒突突然打断她,后撤一步,整个人刚好挡住了月光。庭取装作被吓到嘴快咬了舌头,故意小声哎呀。怒突不耐烦了,嘘,他扭过头,让她安静。

庭取踮起脚,伸长了脖子,从怒突肩上看到前面一片夜色茫茫,马路在一幢大楼前分叉。犬科动物的夜间视力如何呢?不知道,没了解,但它们常用来看家护院,所以听力肯定很好吧。啊,那这么说来,怒突先生是在保护我了。庭取拍拍脸颊,哎,真是多此一举呢,不过正因如此,才会被我利用。我利用你的优点,你利用我的弱点,不是刚刚好吗,一点多余的都没有。再说啦,我也不会因为一点点恩惠就感动、痛哭流涕、而打算放过你,我可是靠着计谋与坏心肠才活到现在的,是绝对不会留恋任何世间之物,更不会对男人动心哒。

“庭取小姐。”

“啊诶?”

“道理我都懂,可是兔子的尾巴真的那么好吗?”

“那就像……嗯,抱枕一样!会让人联想到柔软的床,圆圆的温泉蛋,很想摸一摸呢!”不对,是骗你的。

“嗯?”怒突的尖爪挠挠脑袋,尾巴在披风下跟着一晃一晃,披风跟着忽闪忽闪。“嘁,真是搞不懂!”

庭取瞧见了,他被手掌按塌的耳朵松了手又立马弹回原位,像两片小小会转的扇叶,能听声,会煽风点火,招摇地展示自己的存在,生怕别人当它不存在。

“怒突先生。”

“嗯?”耳朵立了起来。

“女生都喜欢毛绒绒的东西。”

“诶?”耳朵塌了下去。

真的哦,这次我可以没有骗你。是真的,若我有能操纵空间、切割时间那样强大的能力,也许我会重新选择排列的答案。不作出改变,仅仅是调整顺序。让十二大战的开端成为最后,让砂砾小姐在第一个镜头就与我做朋友,让我的死亡成为下集预告,让我再早一点得到怒突先生的药,然后,再安排我和怒突先生的相遇。


说不定我会心动哦。







END



评论 ( 8 )
热度 ( 59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