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阵地随时转移

[路漂]Go Baby Go

#MOV,想起来了就,写写……(真相声,不带脑子,没有售后

 

 


 

漂移来之前猜到它百分之八十是个陷阱,有风险,但偏自负自己有这个能力处理好。他可能错在出门前没跟任何人打招呼,拐进地下车库后不该熄灭车灯,这直接使得他停在B区024面前才看清楚车位上停的东西。老实说他很想掉头就走,但为时已晚。

 

“我,在二手车网上约的应该是一辆有着甜美酒红色的小敞篷,可是趴在这儿却是一只熊猫。”

 

漂移顿了顿,还圆滚滚的。

 

“啊啊。”那警车一定是笑了一下,有灰尘从他底盘下吹出来。“当实际商品和描述不符,这是诈骗案,此处应当有人维护治安,没什么毛病。”

 

布加迪警惕地后退,“还是一只霸天虎。”标志、纹身,花样真多。

 

“哼备胎才论只。”

 

“好像叫智障什么的。”

 

“去你流水线的。”

 

“我要找客服,我要报警。”

 

红蓝警灯闪了闪,“你要抱谁?”

 

“……”漂移感觉自己起了身铁皮疙瘩,几根理智电线似乎要崩断。他想大叫,这人怎么能这样,但是不行,你要冷静,他告诉自己,你的修行呢漂移,快回想起来。

 

漂移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即使是想象中的。

 

“还是开打吧,干掉你就不存在什么丢人不丢人的了。”

 

警车突然向前,加装的保险杠像钩子挂住漂移的保险杠,阻止了他的变形。漂移盯着警车,整个机都有点懵。现在他想起来了,他叫路障,大黄蜂口中的幼生体控、万年尾随,他引擎盖下的枪已经准备好了。

 

“嘘,”路障应该是瞄了眼周围,“很好,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这儿有人类,楼上就是购物街,他们随便拨个电话就有几十枚炮弹对准你的后备箱,现在霸天虎、汽车人,都是过街老鼠。”

 

路障向后松开漂移,两台车在商场的地下车库脸对脸,大灯瞪大灯,漂移想起个问题,他还停在过道上,挡着别人路了。

 

“那你还把个人信息挂在网上。”

 

“我编了一套变形金刚的数据资料都有人信,这还是跟你们学的。”

 

“跟谁?”

 

“白马王子217,哦,很早的事了。”

 

“白马王子867……”漂移一面慢慢退到他后面的停车位上,要是大黄蜂肯把来地球后所有梗都向他科普一遍……算了,他是绝对不会想知道这些的。幸好他在网上只是跟他确认了下看货地点,要是这个霸天虎假扮辣妹,漂移还跟他聊了天……够让漂移一蹶不振再也不想说话的。

 

路障问:“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我以为你有计划,这不是个陷阱吗。”

 

“不,其实我……没想好呢,也没有看上去的那么从容,现在还挺后怕的。”

 

的确,如果今天在这里的是大黄蜂或者十字线,肯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揍扁再说。究竟是应该冲动还是优先分析现状,漂移钻进了牛角尖。

 

“不过,说真的,约炮约到敌方阵营是不是挺尴尬的?”

 

“什么?不我没有,我是执行任务……”

 

“哦哦我不信。”

 

漂移闭上了嘴,取而代之的是引擎轰鸣,他提速正面朝路障撞了上去。

 

可以肯定路障被撞傻了,他被夹在水泥墙和漂移之间,完全没意识到漂移要干嘛,乃至警报器大作。漂移于是退后又撞了一次,冲动没有让他付出代价,反而神清气爽,早该揍他丫的了。

 

“喂轻点,疼!你疯了?!”他现在反应过来了。

 

“我要跟你把话讲清楚,我没有。”

 

“好吧,我替你保密,试问我哪来的机会向你们的人散播八卦呢。”

 

冲击震得路障车屁股一麻。

 

霸天虎的小爆脾气蹭一下就上来了。

 

所以,当不知道哪家的熊孩子咬着冰棒,被不明的金属挤压碰撞声吸引,离开了正在找车钥匙的家长,看到的就只是两辆跑车在互怼而已,拔河似的互不相让,字面上的撕破脸皮。问题只是没有驾驶员,而且其中一方还在飚脏,台词全是限制级。

 

当发现有人类后路障马上停了下来,漂移也是,从这点上他俩还算有默契。漂移尴尬地转了转轮子,往后退了点,他俩的车头像被石头按过手印,惨不忍睹。而路障直接拐个方向朝那个男孩去了。

 

就在漂移要变形拔刀把路障穿串了,“快跑!危险!”在他的发声器里还没喊出来。路障停下了。他停在了男孩面前,除了警灯闪烁什么没做。

 

“喂,该死的小肉虫,有个提议,把你刚才看到的全部都忘掉。其实我更想杀了你,但是在那之前大概得先弄死我后面那辆疯车,不然他要把我撞成废铁。”

 

噗,漂移没笑出声,整个停车场很安静。

 

“不如让他带你去兜风。”漂移也拐了过来。

 

“我宁可跳崖。”

 

男孩愣愣地看着他俩,直到远处有人喊他的名字,把他从梦中叫醒。他冲他俩挥手,“真,真酷!”话都有点说不明白了,“太帅了!”飞似的跑回父母身边,钻进车里。然后他或许也提出了想撞一下前面那辆面包车的请求,但被残忍拒绝了。

 

路障原地晃了晃,“夸我帅呢。”

 

“哼,修行不足的半吊子。”

 

“舞刀弄剑的傻逼。”

 

“喂!刚刚那瞬间我是真芯也觉得你帅来着!你就这么骂人吗。”

 

“啊?你光学镜瞎吗?会觉得我这样的坏蛋帅?”

 

“……”两个机同时领悟过来哪儿不太对,感觉自己那么大体积无处安放,如果能捂脸的话,早就白眼翻尽。于是路障选择前进,漂移则是后退,重新在停车位停下后,他俩隔了五台车的宽度。

 

过了几分钟,“喂汽车人,”路障喊,“还是比点正常的,打个赌也好,你输了就做我的俘虏,我输了就答应你不把今天的事说出去。”

 

“是不会造谣。”

 

“随便。”

 

“赌什么?”汽车人意外的没有质疑公平性。

 

“赌……赌你会不会跟我约会。”

 

片刻沉默。

 

“你站哪边?”

 

“我认为不会。”

 

又是一阵沉默让路障不禁嘲笑自己,没法收场了,然而漂移无声无息滑到了他面前,吓了他一跳。他听到他说:“你输了。”

 

他怀疑自己听错了。

 

“先去趟维修店吧,我请客。”布加迪驶向了出口。

 

惊讶归惊讶,路障如果跟上去,是耍流氓丢霸天虎的脸,不跟上去又太亏。不用计算收支比,威震天不给他发工资,路障跟了上去。

 

当然他嘴上还是说:“这点小擦伤。”

 

漂移轻笑,“那大脑模块呢?”

 

“……”算了算了。

 

这个世界的残酷就在于,路障的停车费都是漂移垫的。

 

路障就开始抱怨了,地球的夏天真折磨人,正午的沥青路面好比熔炉,你知道有种叫蝙蝠车的车吗,他们只在晚上工作凌晨四点下班,地球上还有不用晒太阳的车。走在前面的漂移突然停下来,路障没注意差点撞上去,不如说没撞上去更糟,这距离近的就差一丝一毫,追尾如同亲吻。

 

“你紧张什么?”漂移问。

 

“开玩笑!”路障不动声色往后退了退。

 

漂移没说话,但路障总觉得被一双光学镜盯着。他又继续向前了,路障看到自己左前方有辆改装野马,于是扫描修复自己的撞伤。漂移对载具形态比路障较真儿得多,不得已扫成黑红相间的奔驰让他闷闷不乐,这等于是在告诉大黄蜂他们,他今天出来搞事了。

 

“往好处想,你还有甜美酒红色裙边。”

 

“……”不提还好。

 

“你难道真的是执行任务?”

 

“是的,”漂移说,“大黄蜂,他办了一个舞会,就今天晚上,我的任务是确认疑似变形金刚的目标的身份,是否安全,顺便,呵,邀请。”

 

“都是老爷们儿……钢管舞?”

 

“……我们办过交响乐会、诗歌朗诵会、话剧会……”

 

“你怎么会觉得,你是没有舞伴的那一个?”

 

当时他俩停在某处树荫下休息,顺带观察经过的汽车,如果车有脸的话,路障一定能看到漂移震惊加气愤的脸。“不是。”漂移第一时间纠正,随即意识到自己可能泄露情报,于是含糊道,他就是碰巧赶上,不解决掉他不安芯,好吧是他不太会跳。他们人数怎么排列组合都不会有人落单,这句他忍住没说。马上他又发现这样更惹人误会。

 

“上百人参加的舞会也有人会没有舞伴,就这么回事。”因为那家伙竟然在安慰他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也许该说的确,但是和我无关啊。

 

怕是他们太过低调,才停了一会儿,远处传来爆炸声,一辆黑色SUV超速从他俩面前经过。随后一位略显狼狈的中年女性人类向他们跑来,拍打路障的车窗。“他们抢劫了银行!警官!你还在等什么!”漂移隔着几公里都能听到路障刺耳的叹息。

 

“女士,”路障降下车窗,全息投影拉了下墨镜,“滚一边去。”

 

女人呆住了,然后愤怒地踢了一脚车门:“垃圾!我会投诉你!”

 

“请务必投诉到威震天那里去。”路障对着走远的人类挥了挥手。

 

他又感到了异样的视线,“怎么了?”路障回过头来问漂移。

 

“就是……惊讶,你工作挺辛苦。但拒绝求助的人类可不好啊,是不是警官?”漂移转动后轮又撞了路障一下,朝他车门上的POLICE,介于之前的教训他没有用力,轻轻挨上,调侃更像是调情。

 

路障抖了抖,不假思索:“假的。”

 

漂移也意识到了失态,气氛不对且十分糟糕。他慢慢、偷偷向前滑动,本能地想要磨蹭轮胎。

 

“我,我抄近道堵他好了,你最好把动静闹大一点,既然你想在晚上上班,那得向前辈学习,打击罪犯。”漂移车尾一甩冲了出去,或者说逃了出去。

 

“喂!等等!”

 

这不是约会吗!路障想要捶地跺脚,虽然也是一个摆脱汽车人的好时机,但他还怎么说送他回家探查汽车人藏匿地点,哦对还有舞会,他渣的舞会,什么劫匪这么不懂风情警车在边上也敢抢劫银行,真是活腻味了。

 

万年尾随追了上去。

 

 

 

 

 

END

 

 

 

 

 

 

5给我的直观感受,就是路障话多了…

修复过程参考变4,瞎写的别当真,另外有些设定用的比较混乱也不要参考,啊啊再嫖个热小破我就收手


评论 ( 6 )
热度 ( 42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