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阵地随时转移

[威/路]两只老虎

#真人电影,xjb摸个鱼,呃算不上CP,顶多相依为gay,大量私设脑补过度注意 

 

 

 

 

无关巧合,B字打头,路障在这间监狱关押名单上正好排第一。威震天只看了开头,说就是他,让他来见我。人类卸下装甲车上的货物,尘土飞扬中一辆警车慢吞吞地开过来,威震天费劲回想,他隶属于谁,有什么特长,干过什么大事。他以为他死了,最早来地球的那批霸天虎除了他差不多都死了,他想的时候不经意把话说出来,“我以为你已经死了。”路障拍拍肩上的灰,冷笑一声倒也不在意,“作为上司您就是这么关心下属的吗。”

 

“有那么七次我确定我弄死了红蜘蛛,可他还是活蹦乱跳的接着坏我事。”

 

“那这回我也可以肯定,他死了。”

 

威震天说:“你应当叫我领袖。”

 

“职业病。”

 

威震天的怒气没对刚出狱的部下发,而是抓起路边一台自动贩卖机拍烂了,高温烈焰耐心地烧成粉,又踩了两脚。破坏大帝破坏完后冷静了一点,预先设定好的坐标发给路障,剩下的话留到更隐蔽的地方再谈,他拍拍屁股准备走人。

 

“等一下。”

 

威震天真回过头等他,路障只好硬着头皮问下去:“我走着去?横穿半个大陆?”

 

“你有轮子。”

 

“那还是走着去。”

 

威震天可能嗤笑了一下,也可能是路障的错觉,因为光学镜获取到的结果是威震天的面部装甲并没有变化,他目光冷峻的让人哆嗦。路障于是接着说:“你不能像红蜘蛛那样,以前还有别的飞行单位协助……总之,时间宝贵,我建议你换个更近的地方,我知道如何隐蔽,也知道到哪里不会被人类监视。”

 

“你是对我不满吗?”

 

哐!哐!威震天的左手右手砸在路障身边,地面震动他差点坐下。这么一看在大型机面前他就像只地球上的流浪小狗,稍不留神就会被人踩死。路障闭上了嘴,威震天的脑袋就要碰上他的脑袋,他能闻到充满机油味道的热气,一点就着。

 

“对人类危险系数为零,落地后干掉的汽车人好像也是零,一艘轻巡就能换出你,你该好好反省了。”威震天站起来,“人类要求知道你的所有行动,既然你擅长隐蔽,自己看着办吧。”

 

他停顿了一下,“就到你说的地方见。”

 

战斗机变形瞬时升空,尾焰喷气激起的尘土几乎把路障埋了。路障呸了一口土,骂了句他渣的,跟上他。

 

十二个小时后他到达了那片废墟,那是由最近降落在地球尚且搞不清楚状况的霸天虎造成的,工厂坍塌了一半,被临时护栏围了起来。威震天和成箱的彩虹小马挤在仓库里确实有点委屈,他把能砸的流水线设备全砸了,不能砸顶棚也布满了爪印。路障见到他时,他坐在玩具堆里,疲惫,但光学镜仍发出凶狠的光,依路障的经验,神经电流痛的症状跟他一模一样。

 

“真够慢的。”

 

“要甩掉尾巴。”

 

“好了,今天我不想说别的,我要知道汽车人的动向,他们在哪里,在做什么,如何才能消灭他们。”

 

我也想知道怎么消灭他们,路障嘀咕,“你需要更多部下。”

 

“你不能胜任吗?”威震天当他说的是前几个问题。

 

路障还真思考了一会儿,“那么要一个一个来,我会先找到大黄蜂。”

 

“哦?你怎么找?”

 

路障敲敲脑袋,“搜集情报,以及一点直觉,以前堵车我都能撞见他四五回,想甩都甩不掉。”

 

“霸天虎的侦察兵就依靠玄学?还是说,就像我没死擎天柱就算漂流到宇宙尽头也不能安心一样?”威震天的语气难得带上几分嘲讽式的笑意。

 

“那不一样。”路障摇摇头,“我可没把大黄蜂当兄弟。”

 

威震天手炮都没调照路障脸开得火,路障四脚朝天被轰了出去。

 

去他渣的,路障拍拍身上的灰,变形远离这个鬼地方。他此刻希望自己是个自由人,找个乡下局子养老。每当他有类似的颓废想法时,他总能看见大黄蜂,这次也不例外,黄色的科迈罗和绿色的克尔维特就从他眼前的十字路口开过。霸天虎的侦察兵从不用玄学索敌,这话他自己都不信。

 

他看一眼红灯,离变绿还有十秒,路障等着,他不能立刻出手或是干架,没有红蜘蛛没有声波,他上面顶事的或是兢兢业业的副官职位暂时空缺,这导致他现在要考虑的问题很多。他可能是地球上唯二还能随意活动的霸天虎之一了,幸福不易,理应珍惜。

 

很好,又是红灯。全息投影的小人开始抖腿,路障拐上了人行道。

 

一星期后路障向威震天汇报工作,带着一箱罚单,还是那座废墟,他惊讶于工厂的外部和他离开时一样,没有什么变化。但当他一路开进仓库时,地面上都是金属融化又冷却形成的凹凸不平,头顶上是被火烧过的痕迹。威震天在这儿开了场盛大的怒火晚会?这感觉很像路障在放他鸽子。

 

“你去哪了?”

 

听当事人这个口气,他可能真觉得路障在放他鸽子。

 

“你要和我保持联络。”

 

这不取决于我,路障想,“在卧底潜伏期间,我只能和你定时联络。”

 

“够了!”

 

他准备好第二次被轰出去了,但威震天没有那么做。他可能也在习惯。他掰碎了一块钢筋水泥。

 

“我要说什么……我准备用同样的方法,拿人质向人类换我们的人。你列个名单吧,要人的事我来做。”

 

“我?由我决定?”不仅是难以置信,路障有点被吓到了。

 

威震天哼了一声,“监狱里关着哪些人谁最清楚?我需要能够混淆视听的资料。”

 

“是……我明白了。”

 

“很好,继续监视汽车人。”

 

路障车轮滑到门口时,威震天突然开口:“你觉得狂暴者怎么样?”

 

“他?你说的是个疯子。”路障变形站起来,“和疯子做同事,我有权向上级投诉。”

 

上级看他的目光意味深长,“在你眼里我挑人的眼光是不是特别差?”

 

又来了,关乎生死的问题,路障多想说是的,烂爆了,可他看见威震天的火焰枪在冒火花。他想起他这几天,跟踪汽车人最凶的小战士,毫发无伤,忽然又觉得无所畏惧了。

 

“怎么会,”路障说,“你不是选择了我吗?”

 

威震天眯了下眼。

 

呵今天连尾气都那么潇洒!

 

当然,帅不过三秒,计划赶不上变化,幸运女神总向该死的人类倾斜,他们又发现了不得了古代宝物,人类和大黄蜂,最让路障头疼的组合。威震天少不了给他一顿骂,他一团糟的职场关系火上又浇油。所以路障讨厌大黄蜂,发自真芯的讨厌,抓住每一次机会想要解决他,然而没有一次成功。

 

“伦敦……”

 

一场混战结束,路障领着那几个从监狱出来的疯子,硬着脑袋向威震天汇报他们如何失败,威震天出乎意料没发火,他更像是自言自语。

 

“我以为你小命不保。”他瞥了一眼路障肩上的擦伤。

 

路障轻咳了声,“我们应该马上出发。”

 

“不用你提醒我。”

 

威震天走出两步回过头来盯着路障,“你不要求搭机了?”

 

“你在质疑一个地面单位的能力,这是对他的侮辱,他……”

 

战斗机变形升空,气浪掀起的尘土久久不能消散。路障站在原地,“他渣的。”

 

 

 

 

 

END





啊啊写的时候我怀疑我没看过变5,细节一点都记不起来了orz


评论 ( 12 )
热度 ( 36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