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阵地随时转移

[荒烟]月半小夜曲

#然而跟歌没有关系:P

 


 

 

荒不会演戏,对演艺圈也不关心。他本来做模特好好的,安倍导演一忽悠,你是我天生的男主角,新戏主角除了你不能有第二个人来演,又吹又捧骗进剧组。看过剧本才知道,男主是穿越到现代的古代神,无所不能,偏偏讨厌人类,冷酷无情无理取闹,典型的霸道总裁。荒打心里佩服安倍晴明有双慧眼,他完全不需要演,跟女主角自然的说话人就被他凶得直掉眼泪。饰演女主的金鱼姬童星出道,着急地跺脚:你别过来,新人都这么厉害我还怎么当前辈。荒自觉保持三米远,这是她自己说的,本来嘛,他也不会安慰人。

 

不过向来男主的危机意识有一半是男二的唤醒的,而男二又是一位标准男二。什么叫标准呢,这还是片场闲聊的时候荒听烟烟罗说的。她指一指路边跟粉丝合影的一目连,就是那样,温柔体贴,又会讲笑话,订的猪排饭很好吃,有美满的童年和上升的事业,那就是男神,让你看过剧情好几年后回忆起来还在扼腕叹息女主怎么没有和他在一起的。

 

荒似懂非懂,奇怪这个女人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他问烟烟罗:既然他被你说的那么好为什么女主不和他在一起?

 

烟烟罗当时伸开懒腰揪一揪辫子:那当然是因为有我了,搞事情女二。

 

荒努力挖空大脑也只想起烟烟罗代言过的巧克力广告,她拿巧克力棒的姿势像在拿烟,他找出之前经纪人丢给他的功课,烟烟罗那页写有前年的最佳女配。马上就是一场对手戏,荒走着走着落入白茫茫的烟雾中,烟烟罗现出身形,向他行礼,您终于回来了,大人,我一直在等您。

 

荒张张嘴,你客气了。

 

烟烟罗睁大眼睛看他,噗嗤笑起来。

 

两人异口同声:我的错。

 

男主绕了一圈还是回到了女主身边,暂且,尽管刚见面很不愉快,但金鱼姬本着自己召唤出的神放跑了就没了的态度,给了不会用遥控器的荒许多(暗含讽刺的)帮助,这份敬仰(?)之心对一位傲娇神相当受用,于是他渐渐发现人类身上的闪光点。但是现在,在金鱼姬租住的小公寓里,荒头回使用人类的被褥,嫌弃这嫌弃那,惹得金鱼姬几次炸毛。荒想这真奇怪,如果不是拿了剧本他怎么知道他以后会爱上这个人?爱情不当始于灵魂发现吗,又为何要在此消磨时间?再说,不是还有男二吗。

 

他又想去问问烟烟罗,他猜他会被嘲笑你是第一次看电视剧吗,果然烟烟罗在电话里笑,你是第一次看电视剧吗。荒放下电话打开影碟机,放了烟烟罗前年得奖的那部电影。屏幕上烟烟罗不甚熟练地切菜,年纪轻轻就成了失去孩子的母亲,角色设定苦情。当临近片尾时她老道地炸鱼块,观众心里了然,她已经从过去的苦难中解脱出来,成长为更加坚强的个体,但指尖上的伤疤永远都在。荒关掉电视,烧水泡面,他暗暗思忖,这角色形象跨越是不是太大了点,又直觉烟烟罗不会在乎这些,手机在手里转,电话也没拨出去。

 

烟烟罗等了荒五百年,等到心甘情愿成为妖怪,可没有结果的事再怎么努力推动也是失败。她被驱魔师盯上时,还是一目连顺手搭救。这人生来看得开,对她也不过笑笑:你受命运捉弄已经够辛苦了,我还是不要为难你了。

 

不愧国民男友,迷妹扑倒一片。仿佛一目连只需笑一笑、脸上挂点彩,和女主散个步就能上热搜。荒路过时只瞄了眼玩手机的烟烟罗,就看见满屏幕一目连的照片,事实上那是某个宣传软文。

 

你也是他的粉?

 

长相可爱的小哥哥我都粉哦。

 

……可爱是形容男人的?

 

哈哈,形容猫咪也可以。

 

荒还是不高兴,剧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他和男二要争个高下。他是高冷,话憋在心里说不出来,金鱼姬时不时跟一目连偶遇,荒总不能多长一双眼睛盯着她。刚刚他和金鱼姬经历完生死,过命的感情,接着一目连为救金鱼姬和家族失去了一只眼睛,变得冷血无情。评论区刷的哭天抢地,全是要寄刀片还我男二。荒一条一条翻下来,终于看见有人说,男主干脆从了女二吧。荒手抖,点了个赞。

 

对此烟烟罗的回复是,其实希望你跟男二在一起的也不少。

 

!为什么?

 

哈哈哈哈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荒着急跟烟烟罗求真相,这就忘了煮在锅里的面,厨房乌烟瘴气惨不忍睹。荒抓抓头发敲下一排字,决定约烟烟罗吃饭。

 

烟烟罗很快回复他,现在是半夜十二点。

 

夜宵。

 

我已经躺下了。

 

我送到你家里,你想吃什么?

 

小龙虾!等下,你该不会跟我开玩笑呢吧。

 

我这样子像是在开玩笑?

 

也是,你完全不会讲笑话,你说你现在在我家楼底下我都信。

 

我现在在你家楼下。

 

学的真快。

 

所以讲笑话的本质就是愚弄对方?

 

你可以不用那么死板,把这个对方,替换成我的一个朋友。

 

这样,那我现在在一个朋友家楼下。

 

蹬鼻子上脸。

 

荒放下手机,忍不住笑。

 

女二做的坏事最终被女主发现了,她害了无辜的人,甚至害了救过她的一目连,只因为她嫉恨金鱼姬,轻易夺走她奢求的一切。真相大白时荒的困惑又被解开了一点,烟烟罗所说的有她在完全是负面意义上的促成,就好像一场飞蛾扑火似的牺牲,因为她对结局心知肚明。

 

我为了你,什么都愿意。

 

眼泪从烟烟罗那张漂亮的脸蛋流下来,她也不去擦,只定定地看着荒,像要从他内心深处挖出一丝负罪感。荒呆在原地,他被这样的目光捕获,动弹不得,一万句抱歉堵塞了他的声带,他惶惶不安。

 

导演叫了停,烟烟罗深呼吸几下,擦擦眼泪。晴明冲荒招一招手,你刚才的眼神不对,注意一下,我们重来一遍,别让女士哭太久啊。

 

荒走过去,在烟烟罗身边停下,没有离得太远也没有靠的太近。

 

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安慰你。

 

啊没事,嗯,不如你讲个笑话吧。

 

荒想了一会儿,摇摇头。

 

烟烟罗又笑起来了,就是看起来像是带着眼泪的苦笑。

 

我不会讲笑话,可为什么你见我总是笑呢?

 

烟烟罗想了一会儿:那大概是因为我喜欢你吧。

 

起先荒脑袋上冒出一个问号,后来这问号炸成一团粉色的星星,荒回到原位背过身,烟烟罗再念什么台词他都听不见了。一条过完,安倍导演过来拉住荒的手,特高兴。我说什么来着,你是天生的男主角。

 

 

 

 

 

 

END

 

 

 

 

 

 

事实上我是一个纯种的男二粉,anywhere anytime

(但是没有连哥,立志6匣子)


评论 ( 9 )
热度 ( 53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