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阵地随时转移

#旧剑旧枪





超巨大是什么?

亚瑟噎了一下,轻咳,什么?

就是超——巨——大。库丘林举起双手比划,在空中画了一个大大的圆。

你说这个呀,这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那时我还在我的故乡,和……

我不想听故事。库丘林手指堵住耳朵,每天,打本,听,吐,了。

具体来说的话,指那些超越常识的巨大的敌人。

有多大?

就是——很大。亚瑟也用双手画了一个圆,这个圆很大,他要向后仰到椅子腿翘起来才能画下。

有界限吗?

无上限吧。

真敢说,你自己的技能你自己都不清楚吗。

毕竟,你也不知道你未来会面对怎样的敌人,会遭遇怎样严酷的战斗,潜力是无限的。

那么下限呢?库丘林一只手托着下巴。你总要知道一个标准吧,比如什么才算大。

好问题,那你知道什么算是野兽吗?

那当然了,野兽我了解得很啊。

穿棕熊布偶装的人类和穿人型布偶装的棕熊,请问库丘林先生,你会对谁使用兽杀?前提只能用一次宝具。

哈?库丘林挠挠头,你说像豹人那样的……不对!谁会对布偶下手!不要回避我的问题!

亚瑟端着茶杯,耸了耸肩。

那就来验证一下,看看怎么样才算是超巨大。库丘林站起来,向亚瑟摊开手,你的圣剑借我。

亚瑟被呛住了,瞪大眼睛:不行!这个不行,梅林知道会罚我不许吃晚饭赶我上街卖艺的。

你自己不是都扔了……我打赌,你的那个梅林现在是个网红,忙着卖化妆品顾不上你。

这边的梅林也要批评我。

这边八个亚瑟围着他就更没功夫管你的闲事了,拿来。库丘林抓起亚瑟靠在桌旁的剑,满破真方便,不用对着空气猜它在哪。

亚瑟也没有阻止他,而是继续喝完了剩下的红茶。库丘林把剑拿在手里掂量,还挺沉的。他向正在洗碗的卫宫要来一个西瓜,食堂里还没走的人围了过来。库丘林双手举起剑,芬恩说哎呀,你也为了一个幸运要转职了吗。

别吵。库丘林扭头问亚瑟,怎么判断有没有效果?我能在剑上看见伤害数字吗?

能感觉到剑柄传来的响动吗,嗡嗡的那种,就好像它感应到了敌人的存在向你发出警报。

什么原来这么方便?Assassin也能感知到?

卡米拉哼了一声。

没有那种响动的话就证明是我的剑,请放心,你可以开始了。

喂!

库丘林翻个白眼,几乎同时他的剑落了下去,童谣发出小声惊呼。库丘林提起剑,西瓜被分成两半,切口光滑,似乎什么也没发生。

不够大,库丘林嘀咕,把瓜分给围观的从者们。分完之后亚瑟举起手,没有我的吗。库丘林吐掉西瓜籽,眉头一皱,你不是减肥吗。

好吧,亚瑟放下手,那剑……

还不行,你再跟我来一趟。

库丘林抱着沾满黏黏西瓜汁的石中剑,在迦勒底找啊找,看到新宿的Avenger了,上去亲亲抱抱撸毛撸了个爽。他捻掉脸上蹭的狼毫,问亚瑟,它够大吗?

拔剑吧!

无头挂件挥起镰刀,你你你们要干什么。

库丘林哼一声:想砍我还不让你砍呢。

库丘林抱着剑又继续在迦勒底走廊上晃啊晃,看见布伦希尔德了,小跑过去跟她说了些什么,就看见女武神手里的枪像吹气球越来越大,顶到天花板,横贯整个走廊。

这个够大了吧。

啊……这个……亚瑟把库丘林拉到一边对他耳朵小声,我会被单秒的。

库丘林嘿嘿的笑,知道我们Lancer不好惹了吧。

迦勒底临时指挥中心,库丘林抱着剑走在前面,亚瑟跟在后面。

还要找?

当然了,既然迦勒底没有合适的,就去别的地方看看。

灵子转移把库丘林和亚瑟从半空丢下,亚瑟先着地,库丘林紧跟着砸他身上。盔甲硌得库丘林一口老血,他慎重的决定:你还是不要减肥了。

好吧,亚瑟点点头,望眼四周。烈日当空,视线所及范围内空无一物。

船?

海盗船。

等下,你把船劈了我们就要沉进大海了。

你不是,能在水面上那啥吗,淹不死的来着。

你听的是哪个版本的传说啊,而且我猜,咸水和淡水不太一样,这个,没收。亚瑟掰开库丘林的手指,拿回自己的剑,安慰一般的抚摸。库丘林看了很失望。

我也需要知道界限在哪,什么算是超巨大,虽然我觉得那应当取决于我的个人意志。不如直接一点,对大地使用宝具。

哟,不得了,真不像你会说的话。库丘林踢飞扑上来的骸骨,象征性鼓了鼓掌。

亚瑟举起剑,两臂端平,他念念有词,剑身放出金光,连呼唤他的骑士们的步骤也省去了。库丘林看了一会儿,忽然反应过来哪不对头,这圣剑是对着他放的。

混蛋saber!

是敌人吗?不是。是令人头疼的对象吗?嗯,也不是。是可有可无的战斗吗?不是。是必须打败对方吗?不是。是证明决心的一击吗?正是。

十三拘束解放——才怪。

轰隆,一道光炮分开俄刻阿诺斯的蓝天,留下星星点点的视觉残影。

我想超巨大除了形容体积,也能够用来描述心情的吧。

亚瑟手架起帽檐望向远方,嗯,伤害比我预计的高一点点。

库丘林坐在地上,他想说,你在发什么疯,又想说,伤害?不要告诉你在打海鸟,然后他突然卡住了,最后说出的话变成怪声:什么?

很喜欢你的这种心情也是超巨大的。

库丘林张着嘴,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切……别指望我会买账!






END

评论 ( 7 )
热度 ( 96 )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