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不说了
wb@盐他

[Nick/Finnick]Good luck,Goodbye

#友情向非CP。 


动物城的口号里说,这儿是所有动物实现梦想的沃土,芬尼克信了。他自小有无数梦想,他想长高,他失败了;他想成为乐队主唱,他失败了;他想像大先生那样被北极熊捧在手心,他成功了。


据说尼克卖了大先生块臭鼬屁股做的毯子,全动物城所有跟尼克有关的动物,乃至所有狐狸,都被请到大先生家喝茶。那天大先生的院子里热闹得像开派对,各种小动物拥堵在他门口。大家都在议论,大先生抓了那么多动物,把动物城翻了个底掉,就是没抓着狐尼克,尼克到底是谁,他到底在哪。


答案芬尼克知道。只是在大先生面前他努力撇清跟那只...

{ 2016-03-19 /13 /128 }
 

[饿金]A Place Called You

#私设成堆,少女心成堆注意


去U市的路太长太远,饿狼空手去空手归,没找到英雄,先把自己累着了。他在公园坐了一下午,等锅盖头小男孩来,寻摸下一个狩猎目标,期间把秋千、滑梯玩腻了,也没等到那个爱看书的小鬼。他摸着下巴琢磨为什么,猛然想起来,是了,今天要上学。


反正闲的就去最近的学校看看吧,他转了几个地方,都没找到。那没辙,今天只能休息了。正要走瞥见教学楼后面几个孩子围殴另一个孩子,一个短头发的小姑娘拎着扫把冲过来,叫他们住手。饿狼怎么瞧女孩怎么眼熟,走近一点仔细看看,记起来了,是球棒妹妹,芊子。饿狼于是心情大好,也学神兵天降,从树上蹦下来,把欺负人的几个坏小孩全...

{ 2016-03-04 /12 /175 }
 

[おそカラ]鱼我所欲

#OP鱼梗,想摸个段子结果强行end什么的……越看越想删(


松野家的六胞胎在澡堂洗完澡,照例分享两瓶牛奶。小松起开瓶盖,要开下一瓶,这瓶先递给空松。空松没接,他在捂着耳朵单腿蹦。小松问他怎么了,耳朵进水了?他说好像是的,使劲拍自己脑袋。噗叽,从耳朵里拍出条细长的小鱼,还是活的,掉在地板上直扑腾。


所有人都吓一跳,几个兄弟围过来,大眼瞪小眼。像是潜伏在地球的外星人终于被识破了身份,空松得到了兄弟们彻底而纯粹的关注,被看的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澡堂怎么回事,太不干净了,都混进鱼来了,我去找他去。”


空松刚迈开腿,被...

{ 2016-02-10 /13 /191 }
 

[カラ一]金刚不坏

#宗教松,有参考P站太太的设定+我流瞎扯,paro一下觉得OOC极了(烟


新晋死神收割了99个灵魂,还差一个他就可以结束见习,拿到执照。要紧关头他杀错了最后一个,他不慎摸死了一只猫。他是死神,活物只要被他的手一碰就会死,所以他只跟猫亲近,因为猫有九命,被他挠下巴揉肚子也不会死。可是赶巧,那天他遇到的猫只剩一条命了,跳进他怀里咬他手里的小鱼干,鱼还没嚼碎就喵命呜呼。灵魂收割前功尽弃,死神抱着猫尸在地狱门口晃悠,他在地狱里的前辈恶魔小松看见了,就笑他,我说你啊,改名叫一松算了。


这个一跟那个一又没关系,偏偏小松是个没心没肺的大嘴巴...

{ 2016-02-02 /14 /315 }
 

[费霍]胶粘

#摸条死鱼,自嗨用,有病超有病,戏言四卷梗(大概用了三句…(刚发现这卷开头引用的是芥川龙之介hhh)


“你其实是讨厌玛格丽特·米切尔的吧?”


费奥多尔冷不防地开口。


现在是等待晚餐时间,费奥多尔没有跟自己的手指相亲相爱,反而用一些普通人可以听懂的非编码语言来质疑一些他自以为重点的细枝末节。饭桌上不宜谈工作,但话题也该足够郑重、有趣、对得起他暂时远离显示器的这十几分钟。他极少离开转椅,霍桑来之前他的一切进食行为都是在键盘上完成的,更不需要厨房餐厅。现在他改了,因为霍桑明确拒绝了坐下来给费奥多尔当人...

{ 2016-01-08 /43 /54 }
 

[霍玛]这么远那么近

#AU,23岁和16岁(完全感觉不到年龄操作啊哭泣…)非常非常无脑傻白甜,没赶上圣诞提前祝下元旦快乐!比烟花!


家庭授课过了半月,无聊了半月,米切尔突发奇想,想酸一酸自己的老师。为此早早来到书房,从书架最下面搬出本厚重的陈年旧书,摊开纸笔,从封皮上的印刷体开始,一笔一划地抄写书上生僻难懂的文字。她不是真心想抄,是抄给老师霍桑看的,偶尔展露下自己耐心、深沉的一面,没准会让那个男人跌掉眼镜,米切尔真想看看霍桑会怎么昧着良心夸她这个野学生。


天时地利人和,米切尔算准前两个疏忽了最后一个。霍桑迟到了,还迟了那么久,米切尔几度怀疑自己记错上课日子。可她这支笔拿起来就不...

{ 2015-12-26 /15 /56 }
 

[吐露]英雄都爱说谎

#OOC,带霍玛和坡路玩ww 私货夹很重,其实是想看破产后的菲总为拯救组合联合众人决心成为偶像超级英雄的故事……


地下酒吧有个红头发的年轻人喝多了,见人就吹,说自己在一家名叫组合的异能者公司工作,干些超级英雄的行当,什么夜魔侠、化身博士全是他拜把子的兄弟。醉话自然没人信,可他故事编得好听,但凡跟他聊过几句,他就争着付你酒钱,于是大家都围过来跟他抬杠:你说你认识他们,你有什么证据?


年轻人比了个枪的手势,撩刘海儿时枪口从下巴尖滑至天灵盖,既骚且二。


“我就是证据。你去英雄登记手册上查查,看是不是有个叫马克·吐温的...

{ 2015-11-14 /18 /98 }
 

[触手组]烦恼丝

#葡萄/克总,友情向或者友以上?全程卖萌…爱手艺不发糖只卖萌…说明都放在最后了:)


他难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洛夫克拉夫特杀了人,那个倒霉孩子现在就躺在他家厨房的地板上,因为微生物的作用散发着不可名状的气味。斯坦贝克早该想到,阴郁的家里蹲会主动邀请他进屋做客不是好事,但千算万算,也没料到等待他的会是一具可怜兮兮的尸体。


斯坦贝克放下手里鼓鼓囊囊的超市购物袋,安慰自己这跟处理一头死猪没有太大区别,好能够再靠近那堆肉块一点。他首先注意到尸体的身体朝上,脸却冲下,脖子看起来被扭了三四圈。而即便是已受了这么大摧残,洛夫克拉夫特还很好兴致的在他身上又开了...

{ 2015-10-23 /4 /111 }
 

[壕贼]穷酸型富豪亚瑟

#湖它就是个湖而扭蛋机是抽水泵的前提。某天一杯咖啡失眠到四点的产物。好,我的假期圆满了(。

在今日的太阳即将落下帷幕之际,盗贼做了一件傻事。

她不小心把富豪帮她抽到、富豪帮她强化、富豪帮她进化、富豪帮她满名声的那张柯尔格利万斯扔进了湖里。

湖面砸出水花的瞬间她吓坏了,骂自己手贱。后来她在湖边呆立了很久,直至夕阳沉下时发出的最后一抹光彩晃了她的眼睛,她也没从湖面上金发少女的倒影中看出什么愧疚之情。

算了,反正富豪不管怎么说也是受过一流家教的少爷,就算不高兴也不会责难一位女士。再说她只要道歉时挤几滴眼泪,或者不用那么麻烦,直接挽着他的胳膊冲他撒娇,也许他就会揉揉她的脑袋...

{ 2015-10-07 /17 /98 }
 

[壕贼]Morning

#短,趁还在坑里摸鱼,嘤嘤嘤两只我都好喜欢啊!

富豪是自己睁开眼的。等他戴好眼镜,摸出枕头下的镀金怀表时,比平常晚了近三分钟。他合上表盖也合上眼,侧耳去听,院子里没有人挥剑,没有人练声,没有人叽叽喳喳,或者类似于叽叽喳喳的声音也没有,安静的不像早晨,倒像半夜。

他想今天可能是个节日,亚瑟们都在忙着制造惊喜,他的钱袋需要为他的迟到多放一点儿金币。

帅的人已经起床了,而富的人还在休息。佣兵看到富豪正朝自己走来却没有向他道早安,而是推了一把身边的歌姬。少女绞着手指微红着脸,神色焦急但就是无法动一...

{ 2015-09-12 /12 /71 }
 
3 4 5 6 7 8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