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飞行员
wb@盐他

[田神]红桃尖儿

#攻受我也没站清任性随便打的(。有一丢丢佐三


神永回D机关后的第一件事报告,第二件事报告,第三件事堵田崎。在通往楼顶鸽舍的必经之路上,二又二分之一层,神永刚计了五分钟就看见田崎一个人走上来。四下没人,神永可以直接把田崎控制在墙角。想来言语多余,眼神怕不到位,最应景的还属拿舌头狂甩对方的嘴。

理想的解释,海上漂泊太久,神永可能真成了精神上的鲁滨逊,见到一个间谍学校的同事有点激动,不自觉地就带入了点西方礼节。但实际情况,就在归国的船上,神永意识到自己是真舍不得田崎。

刚上船时他手边什么都没有,一身内外伤,每天能做的就是躺在床上假装思考人生,还要...

{ 2016-05-23 /21 /119 }
 

[佐三]Dear Boy

#非常非常短的自嗨


周围人都知道三好喜欢佐久间,这个喜欢与旁人不太一样。田崎可以说他喜欢佐久间,实井可以说他喜欢佐久间,但都没有轮到三好头上时会让人脊背一凉。

切腹的事可不是天天有,人这一生也只能切上一回。佐久间手起刀落,脑袋里走了个大周天,热血上涌通了任督二脉,洋词儿都蹦出来了。三好也算大功一件,没白逼人自尽。

事后甘利就问三好,佐久间要真切了你怎么办?

能怎么办,就是有点浪费呗。

感情三好的意识形态里真只有他自己。

还是喜欢这词管得太宽泛,要一点一点明晰下来,三好的喜欢像根竹子。不晓得什么时候冒出头,等发现时已经疯长老高,虽然逆着推回去也能约摸猜...

{ 2016-04-18 /12 /325 }
 

[霍芥]罗生疹

霍桑熬了三天夜,到第三天头昏脑胀,分不清东南西北,站猛了差点晕过去。他摸到洗手间的门,凉水浸脸强迫自己清醒,但没什么用,镜中的自己扭曲得像只壁虎。他才注意到他忘了摘眼镜。

想起陀思妥耶夫斯基是如何笑话他的,这么大男人还贫血,霍桑更恶心了。招人厌的上司精通如何变得更加招人厌,你无力还手,只能躲着他,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值早班的护士进来查房,撞见湿淋淋的霍桑吓了一跳。她用蹩脚的英语跟他道早安,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往外蹦:霍桑先生去休息吧,这儿有我们照顾。霍桑放下毛巾,走到门口时他又回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米切尔,她好像瘦了,头发也长了,无数管子把她束缚在床上,不知何时才能破茧。护士拨弄那些仪器,在...

{ 2016-04-08 /6 /62 }
 

[Nick/Finnick]Good luck,Goodbye

#友情向非CP。 


动物城的口号里说,这儿是所有动物实现梦想的沃土,芬尼克信了。他自小有无数梦想,他想长高,他失败了;他想成为乐队主唱,他失败了;他想像大先生那样被北极熊捧在手心,他成功了。


据说尼克卖了大先生块臭鼬屁股做的毯子,全动物城所有跟尼克有关的动物,乃至所有狐狸,都被请到大先生家喝茶。那天大先生的院子里热闹得像开派对,各种小动物拥堵在他门口。大家都在议论,大先生抓了那么多动物,把动物城翻了个底掉,就是没抓着狐尼克,尼克到底是谁,他到底在哪。


答案芬尼克知道。只是在大先生面前他努力撇清跟那只...

{ 2016-03-19 /13 /128 }
 

[饿金]A Place Called You

#私设成堆,少女心成堆注意


去U市的路太长太远,饿狼空手去空手归,没找到英雄,先把自己累着了。他在公园坐了一下午,等锅盖头小男孩来,寻摸下一个狩猎目标,期间把秋千、滑梯玩腻了,也没等到那个爱看书的小鬼。他摸着下巴琢磨为什么,猛然想起来,是了,今天要上学。


反正闲的就去最近的学校看看吧,他转了几个地方,都没找到。那没辙,今天只能休息了。正要走瞥见教学楼后面几个孩子围殴另一个孩子,一个短头发的小姑娘拎着扫把冲过来,叫他们住手。饿狼怎么瞧女孩怎么眼熟,走近一点仔细看看,记起来了,是球棒妹妹,芊子。饿狼于是心情大好,也学神兵天降,从树上蹦下来,把欺负人的几个坏小孩全...

{ 2016-03-04 /12 /164 }
 

[おそカラ]鱼我所欲

#OP鱼梗,想摸个段子结果强行end什么的……越看越想删(


松野家的六胞胎在澡堂洗完澡,照例分享两瓶牛奶。小松起开瓶盖,要开下一瓶,这瓶先递给空松。空松没接,他在捂着耳朵单腿蹦。小松问他怎么了,耳朵进水了?他说好像是的,使劲拍自己脑袋。噗叽,从耳朵里拍出条细长的小鱼,还是活的,掉在地板上直扑腾。


所有人都吓一跳,几个兄弟围过来,大眼瞪小眼。像是潜伏在地球的外星人终于被识破了身份,空松得到了兄弟们彻底而纯粹的关注,被看的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澡堂怎么回事,太不干净了,都混进鱼来了,我去找他去。”


空松刚迈开腿,被...

{ 2016-02-10 /10 /184 }
 

[カラ一]金刚不坏

#宗教松,有参考P站太太的设定+我流瞎扯,paro一下觉得OOC极了(烟


新晋死神收割了99个灵魂,还差一个他就可以结束见习,拿到执照。要紧关头他杀错了最后一个,他不慎摸死了一只猫。他是死神,活物只要被他的手一碰就会死,所以他只跟猫亲近,因为猫有九命,被他挠下巴揉肚子也不会死。可是赶巧,那天他遇到的猫只剩一条命了,跳进他怀里咬他手里的小鱼干,鱼还没嚼碎就喵命呜呼。灵魂收割前功尽弃,死神抱着猫尸在地狱门口晃悠,他在地狱里的前辈恶魔小松看见了,就笑他,我说你啊,改名叫一松算了。


这个一跟那个一又没关系,偏偏小松是个没心没肺的大嘴巴...

{ 2016-02-02 /14 /308 }
 

[费霍]胶粘

#摸条死鱼,自嗨用,有病超有病,戏言四卷梗(大概用了三句…(刚发现这卷开头引用的是芥川龙之介hhh)


“你其实是讨厌玛格丽特·米切尔的吧?”


费奥多尔冷不防地开口。


现在是等待晚餐时间,费奥多尔没有跟自己的手指相亲相爱,反而用一些普通人可以听懂的非编码语言来质疑一些他自以为重点的细枝末节。饭桌上不宜谈工作,但话题也该足够郑重、有趣、对得起他暂时远离显示器的这十几分钟。他极少离开转椅,霍桑来之前他的一切进食行为都是在键盘上完成的,更不需要厨房餐厅。现在他改了,因为霍桑明确拒绝了坐下来给费奥多尔当人...

{ 2016-01-08 /43 /53 }
 

[霍玛]这么远那么近

#AU,23岁和16岁(完全感觉不到年龄操作啊哭泣…)非常非常无脑傻白甜,没赶上圣诞提前祝下元旦快乐!比烟花!


家庭授课过了半月,无聊了半月,米切尔突发奇想,想酸一酸自己的老师。为此早早来到书房,从书架最下面搬出本厚重的陈年旧书,摊开纸笔,从封皮上的印刷体开始,一笔一划地抄写书上生僻难懂的文字。她不是真心想抄,是抄给老师霍桑看的,偶尔展露下自己耐心、深沉的一面,没准会让那个男人跌掉眼镜,米切尔真想看看霍桑会怎么昧着良心夸她这个野学生。


天时地利人和,米切尔算准前两个疏忽了最后一个。霍桑迟到了,还迟了那么久,米切尔几度怀疑自己记错上课日子。可她这支笔拿起来就不...

{ 2015-12-26 /15 /56 }
 

[吐露]英雄都爱说谎

#OOC,带霍玛和坡路玩ww 私货夹很重,其实是想看破产后的菲总为拯救组合联合众人决心成为偶像超级英雄的故事……


地下酒吧有个红头发的年轻人喝多了,见人就吹,说自己在一家名叫组合的异能者公司工作,干些超级英雄的行当,什么夜魔侠、化身博士全是他拜把子的兄弟。醉话自然没人信,可他故事编得好听,但凡跟他聊过几句,他就争着付你酒钱,于是大家都围过来跟他抬杠:你说你认识他们,你有什么证据?


年轻人比了个枪的手势,撩刘海儿时枪口从下巴尖滑至天灵盖,既骚且二。


“我就是证据。你去英雄登记手册上查查,看是不是有个叫马克·吐温的...

{ 2015-11-14 /18 /98 }
 
4 5 6 7 8 9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