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阵地随时转移

[坡中心]死了一百万次的人

#本稿,含坡路坡乱坡无差组合酱油。祝坡先生生快!


爱伦·坡遇到江户川乱步的时间其实比乱步本人知道的要早。在爱伦·坡还是小爱伦·坡的时候,他刚知晓自己的异能便写了一本自传,那是他的第一本书,不长,只着重描写了他的人生转折点。爱伦·坡于自己的书中冒险,一页之间从十二岁长到二十二岁,他惊喜地发现自己长了个高个子,加上古怪的装束走在人群中显得有点抢眼。他正要去参加一个比赛,比的是什么他还想象不出,但他就是在那儿遇见了江户川乱步。乱步跟四周的路人一样,受爱伦·坡笔力所限形象并不丰满,只有一个扁平的黑影。但爱伦·...

{ 2017-01-19 /4 /284 }
 

[典ソハ]秋刀斩鱼

#杀手xDK,有病有点长,打酱油的刀个人趣味,其他CP自由心证(后半我放飞的…觉得家康组不错,一期典也很好,不知道在写啥了……


二十九岁这年大典太光世收到一封律师来信,里面是他从未谋面过的母亲的遗嘱。他才知晓自己并非孤苦伶仃在人世还有一个弟弟,算一算该读高中。大典太早出晚归满打满算干了十年的专职杀手,混到东区最凶,没人敢惹,不想在而立之前遭遇了人生最大危机。他捏着薄薄一片学校地址,跑到酒吧借酒瞎琢磨,拿“我认识的一个朋友”设问。明眼人如笑面青江招呼他到人少的角落,边擦杯子边帮他参谋:“是有点小,搞不好是诈骗的,你去了见面了拔根头发验一验。”大典太没吭声,看...

{ 2016-12-09 /10 /108 }
 

[典ソハ]漫漫

我已经是把废刀了。


大典太光世重复着,我已经是把废刀刀了。


ソハヤノツルキ蹲下来,想安慰他却不知从何处下手,只有努力避开已经泛白的伤口,在他头顶拍了拍。重伤的大典太光世只剩裤子,顶着狂野的黑发缩在树底下很像只香菇。ソハヤノツルキ想,若在他周围生几堆火,他大概宁愿被烤熟也不会挪窝。


ソハヤノツルキ确实很想生一堆火。


他刚才把大典太从河里捞上岸。他没有捞到金蛋蛋也没有捞到银蛋蛋,捞到了一把大典太。若用主上的话说,卧槽,欧气爆发,但实际上是,绳子缠在一起差点咽气。虽然一把刀能否被水淹死尚待论证,但ソハヤノツルキ刚刚确认过了,大典...

{ 2016-11-25 /2 /119 }
 

[土丰土]放学后

#学pa,清水无差


二年级的丰久君,土方认识吗?

好像二月寒冬朝土方温暖的后脖子吹了口凉气,土方岁三打个冷颤,不自在地盯着阿纳斯塔西娅。头回从身边同学口中听到岛津丰久的名字,却是位信奉关我屁事的消极主义者。土方捏着滴管,原本一滴,手抖成了两滴。

许久也不见土方回答,阿纳斯塔西娅叹气,啊,我说错了吗?丰,久,君,是这个名字吧?

土方放下摇晃均匀后的试管,没有错。发音正确,口型标准,连语气都有土生土长的味道。

剑道部的愣小子,听说入社时跟名声在外的土方副部长打过一架,没分出胜负,搞得土方学长很没面子,怀恨在心,最近剑道部的训练因此异常严苛,...

{ 2016-11-09 /3 /28 }
 

[Chuckie/Will]Nice to Meet You

#《心灵捕手》,小学生捏造注意


想想这周的家庭作业吧,我的邻居,应该是我命中注定无法选择硬塞给我的人,字数不限题材不限,可以附上蜡笔画,橡皮泥小人,或是一张合影照片。这个题目太让查克苦恼了,因为他不想像老师举例那样,花费大好时光在替老奶奶遛狗和帮老爷爷收拾仓库上。他闭着眼闲扯完三页日记纸,抓起地上的球棒去赴他每周的约。


他写到,他的邻居,门廊下堆满杂物、门口有块旧鞋垫的那个邻居。男主人是位每天早出晚归的大叔,身材没有过度臃肿发福,反而在向典型的恶人颜发展。他多数时候沉默寡言,但在喝酒后嗓门很大,有次喝得神志不清敲了半天查克家的大门,闹腾得...

{ 2016-09-24 /9 /72 }
 

[Bartleby/Loki]Long Long Ago

#《怒犯天条》,感想:RPS好难


洛基认识梅塔特隆,不熟,对他俩这次不存在的见面十分意外。上帝之剑与上帝之喉,除非上帝愿意表演吞剑入腹或者割喉,不然他俩没什么机会能像现在这样只隔一张餐桌面对而坐。梅塔特隆为了交接手续而来,作为事件关系人不大情愿地善后,用他的原话讲是,你也知道,天堂与地狱关系不好,我们每年一卡车一卡车地往那儿输送极品恶人,他们基本上都变得更坏了。梅塔特隆带了十几册档案,一边翻一边撕一边把不必要的揉成球丢进垃圾桶,洛基几次想偷看都被他用鄙夷的眼神赶回去。他打个响指,清理了一下餐桌,面前均匀铺开三张A4纸,他说你看,关于两个堕天使一千多年的人生,我...

{ 2016-09-01 /6 /55 }
 

[冰爆组]心静自然凉

#昨忘扔了…日常,写着玩玩挺随便的(。)

空调的罢工更像一场阴谋,英雄的敌人,夏天,有意折磨掉人们的斗志,把机甲、脉冲枪烧烤成一滩烂泥。大家再一次意识到了美的重要性,任务时团结在她周围宁愿不洗澡也不想走,回到基地更不愿意跟她挥泪告别。想象一下七八个颜色各异的守望先锋就倒在一进门的大厅,他们被高温融化,像张“瘫”开的饼,急需冷气的拯救。

周美玲减弱了无人机的制冷效果好让温度更加适宜续航更加持久。大厅温度降下来的那一刻,莉娜从地上跳起来抱住了她,哦小美我真的好爱好爱你。周美玲有些不好意思地推开她,这个季节热情的拥抱也变得难熬,何况莉娜胸口还有一个时间穿梭机。也许比起英雄,40摄氏度的炎炎夏...

{ 2016-08-10 /6 /74 }
 

[田神]天黑请开灯

神永突然从床上跳起来,碰掉了波多野刚拿出来的衣服,他抠手机抠得眉飞色舞,波多野的咒骂全没听见,踩上拖板,套件衬衫,在镜子前扒拉两下自己坚挺不动的刘海儿,“我出去一趟。”门哐地带上,仿佛跟空气说的。

波多野本就是耐着性子在整理衣物,好不容易摞的衣山被神永没留神踩一脚,手里正在叠的毛巾呲啦扯烂了。

“不爱跟你俩睡一屋,抽的签是谁做的?是不是甘利?”

田崎将自己的毛巾护好,“是我。”

呲——啦——,啦——,波多野的毛巾整条对劈了,其中一半丢给田崎,“你……去,去把窗台擦了。”

“干净着呢。”

话这么说,田崎还是恭敬地捧过毛巾,转身去了厕所。波多野哼一声,学习神永,大字形往床上一躺,掏出手...

{ 2016-07-12 /25 /75 }
 

[霍玛]我和我妹妹都没你们这么亲密

#打脸打得太快,但我本命(之一)的生日还是高兴一下ww立旗真的有用,立旗真有用啊旁友们!组合居然就领工资了www


斯坦贝克想给小妹买礼物,挑不定送什么好,握着工资卡敲开了米切尔的门。


“我只想要一点建议。”


“上次我给你建议你买了什么?破麻袋?”米切尔揉着惺忪睡眼打了个哈欠,她同事们的生物钟永远比她早两个小时,“都知道你是死妹控了,我还是行行好跟你跑一趟吧。”


大小姐是见过世面的人,对首饰对名牌包包自有一套心得,但这些送一位乡下人家的小姑娘不太合适。她先去喜欢的专柜转了转没有打折,才不紧不慢地晃到三楼淑女区,“12岁啊,要是跟...

{ 2016-07-04 /9 /129 }
 

[由多牧]药丸

#瞎摸鱼,私设有,我也…不太能理解编剧的脑回路只是喜欢角色…


要茶吗?


不用。他们会在里面放糖。


穗乃香点点菜单上的草莓芭菲,我要这个。


穗乃香的朋友里有两个派对狂魔,人不聚在一起就浑身难受。仁子收藏了十几个评价五星的咖啡店准备花整个十月试毒,最可怕的是没有人站出来质疑她的计划是否可行。星期天店里人很多,空气也变得粘稠不畅。穗乃香习惯早到,由多也是。服务生离开后她翻开一本习题辅导书,拿着铅笔在空白处涂涂画画,就如在上课开小差。由多喝了口冰水,静了静烧灼的嗓子,问她:你可不可以画一个我?...


{ 2016-07-03 /1 /32 }
 
3 4 5 6 7 8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