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不说了
wb@盐他

[Bartleby/Loki]Long Long Ago

#《怒犯天条》,感想:RPS好难


洛基认识梅塔特隆,不熟,对他俩这次不存在的见面十分意外。上帝之剑与上帝之喉,除非上帝愿意表演吞剑入腹或者割喉,不然他俩没什么机会能像现在这样只隔一张餐桌面对而坐。梅塔特隆为了交接手续而来,作为事件关系人不大情愿地善后,用他的原话讲是,你也知道,天堂与地狱关系不好,我们每年一卡车一卡车地往那儿输送极品恶人,他们基本上都变得更坏了。梅塔特隆带了十几册档案,一边翻一边撕一边把不必要的揉成球丢进垃圾桶,洛基几次想偷看都被他用鄙夷的眼神赶回去。他打个响指,清理了一下餐桌,面前均匀铺开三张A4纸,他说你看,关于两个堕天使一千多年的人生,我...

{ 2016-09-01 /5 /49 }
 

[冰爆组]心静自然凉

#昨忘扔了…日常,写着玩玩挺随便的(。)

空调的罢工更像一场阴谋,英雄的敌人,夏天,有意折磨掉人们的斗志,把机甲、脉冲枪烧烤成一滩烂泥。大家再一次意识到了美的重要性,任务时团结在她周围宁愿不洗澡也不想走,回到基地更不愿意跟她挥泪告别。想象一下七八个颜色各异的守望先锋就倒在一进门的大厅,他们被高温融化,像张“瘫”开的饼,急需冷气的拯救。

周美玲减弱了无人机的制冷效果好让温度更加适宜续航更加持久。大厅温度降下来的那一刻,莉娜从地上跳起来抱住了她,哦小美我真的好爱好爱你。周美玲有些不好意思地推开她,这个季节热情的拥抱也变得难熬,何况莉娜胸口还有一个时间穿梭机。也许比起英雄,40摄氏度的炎炎夏...

{ 2016-08-10 /6 /72 }
 

[田神]天黑请开灯

神永突然从床上跳起来,碰掉了波多野刚拿出来的衣服,他抠手机抠得眉飞色舞,波多野的咒骂全没听见,踩上拖板,套件衬衫,在镜子前扒拉两下自己坚挺不动的刘海儿,“我出去一趟。”门哐地带上,仿佛跟空气说的。

波多野本就是耐着性子在整理衣物,好不容易摞的衣山被神永没留神踩一脚,手里正在叠的毛巾呲啦扯烂了。

“不爱跟你俩睡一屋,抽的签是谁做的?是不是甘利?”

田崎将自己的毛巾护好,“是我。”

呲——啦——,啦——,波多野的毛巾整条对劈了,其中一半丢给田崎,“你……去,去把窗台擦了。”

“干净着呢。”

话这么说,田崎还是恭敬地捧过毛巾,转身去了厕所。波多野哼一声,学习神永,大字形往床上一躺,掏出手...

{ 2016-07-12 /26 /74 }
 

[霍玛]我和我妹妹都没你们这么亲密

#打脸打得太快,但我本命(之一)的生日还是高兴一下ww立旗真的有用,立旗真有用啊旁友们!组合居然就领工资了www


斯坦贝克想给小妹买礼物,挑不定送什么好,握着工资卡敲开了米切尔的门。


“我只想要一点建议。”


“上次我给你建议你买了什么?破麻袋?”米切尔揉着惺忪睡眼打了个哈欠,她同事们的生物钟永远比她早两个小时,“都知道你是死妹控了,我还是行行好跟你跑一趟吧。”


大小姐是见过世面的人,对首饰对名牌包包自有一套心得,但这些送一位乡下人家的小姑娘不太合适。她先去喜欢的专柜转了转没有打折,才不紧不慢地晃到三楼淑女区,“12岁啊,要是跟...

{ 2016-07-04 /9 /117 }
 

[由多牧]药丸

#瞎摸鱼,私设有,我也…不太能理解编剧的脑回路只是喜欢角色…


要茶吗?


不用。他们会在里面放糖。


穗乃香点点菜单上的草莓芭菲,我要这个。


穗乃香的朋友里有两个派对狂魔,人不聚在一起就浑身难受。仁子收藏了十几个评价五星的咖啡店准备花整个十月试毒,最可怕的是没有人站出来质疑她的计划是否可行。星期天店里人很多,空气也变得粘稠不畅。穗乃香习惯早到,由多也是。服务生离开后她翻开一本习题辅导书,拿着铅笔在空白处涂涂画画,就如在上课开小差。由多喝了口冰水,静了静烧灼的嗓子,问她:你可不可以画一个我?...


{ 2016-07-03 /2 /23 }
 

银队

 

拥有超级速度的人总喜欢卡着时间点姗姗来迟,就像仗着家住学校门口,不到最后一刻绝不出门,非要在迟到前的一两秒抵达现场。嘴上说自己忙着打游戏完成作业补充能量,但大家都懂,彼得绝对是滑着太空步悠哉悠哉走过来的。

斯科特对他不够成迟到的晚到无可奈何,他们一再配合彼得的时间调整集合的时间,但彼得总能晚上一会儿。平均算下来,他的队友每次都要花上三四分钟等他,乃至斯科特有理由相信,彼得也许趁他们不注意时早就来过训练室门口,见他们都到了,才从时间夹缝中现身。“最重要的人物总是最后一个登场。”彼得带起一阵好大的风,足以让斯科特头疼。

所以彼得因为拯救世界而不幸瘸腿那会儿,他由于一整条...

{ 2016-06-18 /18 /46 }
 

[田神]晕针

#现paro,大写加粗的OOC


嗓子疼起来时神永没在意,他以为是开会做报告口干舌燥闹的。家里消炎药刚好吃完了,一点小病,闷上被子睡一觉就好了。结果半夜热醒,浑身酸痛,眼前两只鸽子比赛绕圈,神永艰难地摸到床头柜里的温度计,随便夹了会儿,拿出来再看,38度3。

这是不成了,神永绝望得想死。他给田崎去了条短信:明天到医院给我收尸。

两分钟后田崎回他:好的前辈。

你不问问我去医院干啥?

两分钟后:总之,多喝热水:)

神永放下手机,合理,科学,田崎说得一点也没错。神永索性把被子踢了,拿夜里凉风安慰自己燃烧的心。

神永迷迷糊糊的,也不知自己睡没睡着,只清楚头疼,太阳穴上有根筋一直...

{ 2016-06-11 /3 /148 }
 

[田神]红桃尖儿

#攻受我也没站清任性随便打的(。有一丢丢佐三


神永回D机关后的第一件事报告,第二件事报告,第三件事堵田崎。在通往楼顶鸽舍的必经之路上,二又二分之一层,神永刚计了五分钟就看见田崎一个人走上来。四下没人,神永可以直接把田崎控制在墙角。想来言语多余,眼神怕不到位,最应景的还属拿舌头狂甩对方的嘴。

理想的解释,海上漂泊太久,神永可能真成了精神上的鲁滨逊,见到一个间谍学校的同事有点激动,不自觉地就带入了点西方礼节。但实际情况,就在归国的船上,神永意识到自己是真舍不得田崎。

刚上船时他手边什么都没有,一身内外伤,每天能做的就是躺在床上假装思考人生,还要...

{ 2016-05-23 /21 /121 }
 

[佐三]Dear Boy

#非常非常短的自嗨


周围人都知道三好喜欢佐久间,这个喜欢与旁人不太一样。田崎可以说他喜欢佐久间,实井可以说他喜欢佐久间,但都没有轮到三好头上时会让人脊背一凉。

切腹的事可不是天天有,人这一生也只能切上一回。佐久间手起刀落,脑袋里走了个大周天,热血上涌通了任督二脉,洋词儿都蹦出来了。三好也算大功一件,没白逼人自尽。

事后甘利就问三好,佐久间要真切了你怎么办?

能怎么办,就是有点浪费呗。

感情三好的意识形态里真只有他自己。

还是喜欢这词管得太宽泛,要一点一点明晰下来,三好的喜欢像根竹子。不晓得什么时候冒出头,等发现时已经疯长老高,虽然逆着推回去也能约摸猜...

{ 2016-04-18 /12 /333 }
 

[霍芥]罗生疹

霍桑熬了三天夜,到第三天头昏脑胀,分不清东南西北,站猛了差点晕过去。他摸到洗手间的门,凉水浸脸强迫自己清醒,但没什么用,镜中的自己扭曲得像只壁虎。他才注意到他忘了摘眼镜。

想起陀思妥耶夫斯基是如何笑话他的,这么大男人还贫血,霍桑更恶心了。招人厌的上司精通如何变得更加招人厌,你无力还手,只能躲着他,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值早班的护士进来查房,撞见湿淋淋的霍桑吓了一跳。她用蹩脚的英语跟他道早安,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往外蹦:霍桑先生去休息吧,这儿有我们照顾。霍桑放下毛巾,走到门口时他又回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米切尔,她好像瘦了,头发也长了,无数管子把她束缚在床上,不知何时才能破茧。护士拨弄那些仪器,在...

{ 2016-04-08 /6 /62 }
 
3 4 5 6 7 8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