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阵地随时转移

过冬

#旧剑旧枪,珍惜没有暖气的写手


随意的开场吧:库丘林是被冻醒的。


睁开眼后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字:冷。


身体犹如被冰天雪地所囚禁,手脚拼命向心脏靠拢以获取血液中仅剩的温度,他以这样的姿势跟冰冷的被窝僵持着,比谁先暖和起来。当然,没有用。他的衣服丢在一米外的地上,遥远的像在月球,他动不了,起不来,想拿床单生火。


这样不行,他往被子里缩了缩。


午饭时库丘林碰见亚瑟,国王在喝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面条,整块厚实油亮的叉烧肉浮在奶白色的汤汁上,他像立于仙境上审视四方,周遭云雾蒸腾,筷子夹起滚烫的瀑布,要吹一吹才能送进嘴里。这让只是因为晚来一会儿就只剩下冷螃蟹...

{ 2018-02-04 /3 /74 }
 

命不该绝

太公望回不了家。

快要过年了,四不像说,想提前两天错开空中拥堵回四不像谷时,太公望正在西岐最繁华的街上往嘴里塞小笼包,含糊地点一点头,去吧去吧,路唔唔……烫!

回过神来王宫里的灯笼都亮了,酒席从大殿上一直摆到庄稼地里,姬发扔了头巾,跳到桌上唱凡人歌,周公旦沾了点酒便开始哭。雷震子瞧不下去了,这时候忙着撇清关系,放屁,老子是捡来的。

太公望吃得饱饱,借口出来醒冷风,鬼鬼祟祟的,相中了侧殿修葺一新的池塘。他手脚并用爬到假山上,打神鞭甩出一道饱满的弧,直钩入水,刺破水里的月亮。

天灵灵,地灵灵,谁都行,来个人带我回天上吧。

虽说仙界充其量只算他第二故乡,但毕竟是生活了七十几年的地方,冰冷如...

{ 2018-01-20 /9 /17 }
 

[哪乙]少年不惧岁月长

#大魔王版


在太乙真人成为医务室幽灵以前,他负责整个儿物理实验室,从不坐班车,测试一辆改装自行车性能可以在河里畅骑五公里,教室通宵亮灯节假日无阻。那年四不像只有三不像,普贤还没转正,闻仲在北方的莫斯科进修,学校后山上那座小公园春暖花开,也不叫什么封神台。太乙真人就趴在大理石台上午睡闪了腰,被道德真君扛去医务室,于起起伏伏的背上窥见人生一点不可捉摸的真理:得之我幸,丢什么也不能丢命。


堕落始于一张弹簧床垫,收敛于麻将桌,现在太乙三十好几,单身,自以为当年的狂热科学家已不再年轻,现在的他修身养性,穿秋裤,每天到食堂盛一份丹炉鸡...

{ 2018-01-13 /4 /22 }
 

#土カー ,Berserker的宴会,Assassin的星星

扔出去!弗拉德三世摇晃着酒杯,拿下巴尖指指屋中央那棵可怜的松树。

余不过什么节日!

他憎恨上帝,他们该在平安夜捣毁飘着圣歌的教堂,把剑插进信者的眼睛,而不是坐在这里听几个不会说话的从者咆哮,乱扔蛋糕。弗拉德三世的头痛又发作了,为什么余要和你们一起共度晚宴?卡米拉纱质的长袖子遮掩住嘴,她刚刚不小心打了个酒嗝,望着弗拉德冷笑,因为在座的各位,都不过圣诞节啊。

卡米拉的脸有些红了,脚步不稳,她不知道桌上的饮料全掺了酒。土方岁三就在她身后,瞅准时机扶一下肩膀,以防她能给人开瓢的细鞋跟折戟在地毯里。这东西,她举高了手里的杯子,人工生命...

{ 2017-12-26 /1 /52 }
 

[旧剑理查]夜间飞行

#无差,星际穿越与变形金刚(…开玩笑啦,梅老师:我不要面子。)洛克斯里≈罗宾汉,提前祝大家圣诞快乐哈


洛克斯里在穿过实验区中心地带时惨遭一干同事的围观。他手捧一束百合(装在透明袋子里),提了两只菠萝,磨磨蹭蹭步上台阶,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工程师惊讶得摘下眼镜,拿紧抠一个小数点的职业精神揶揄他。鲜花!市价卖到两万块一支了吧,三支能博女神一笑,你莫非要向哪位小姐求婚?洛克斯里头皮发麻,加快脚步,心里把理查放砧板上拍了八百遍。谁也不送,他是植物学家,植物学家能在火星种土豆,他也能在枯死的地球上种树。水果尚且能吃,花再值钱也仅供观赏,两样加在一起都没赶上迎接理查出院。这人总是这样,先跑了...

{ 2017-12-22 /15 }
 

#鸡犬,稍微卖个安利!

怒突察觉到异常的响动,耳朵抖了抖,抬起胳膊护在庭取身前。庭取正说着卯之战士的事,完全沉浸其中,语气激动,“卯的尾巴啊,竟然有那么大,两只手都抱不下吧,那样人跑起来还飞快,还是死灵法师!好想看他蹦着走路呀。”怒突突然打断她,后撤一步,整个人刚好挡住了月光。庭取装作被吓到嘴快咬了舌头,故意小声哎呀。怒突不耐烦了,嘘,他扭过头,让她安静。

庭取踮起脚,伸长了脖子,从怒突肩上看到前面一片夜色茫茫,马路在一幢大楼前分叉。犬科动物的夜间视力如何呢?不知道,没了解,但它们常用来看家护院,所以听力肯定很好吧。啊,那这么说来,怒突先生是在保护我了。庭取拍拍脸颊,哎,真是多此一举呢,不...

{ 2017-10-26 /8 /59 }
 

[霍玛]致美丽的你

#补档打扰,下午在手机上看到一篇已经删掉文又神奇出现了顺手又删了,结果发现好像删错了(手欠活该)难过


让玛格丽特·米切尔形容她在组合名义上的老师,她会不加修饰地坦言纳撒尼尔·霍桑根本不是人类,而是向恶魔卖掉灵魂的魔女家具。所谓牧师身份不过是在现世行走方便的皮囊,他的真身就是一支会吐红墨水的钢笔,这支钢笔不用来写字专用来自残,大动脉一戳一个准。


米切尔可没有不尊重前辈,谁能想到组合的团长看起来正经但手下的家伙都是些怪异呢。在绝望后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为能成为正式成员而努力工作,但实际的工作内容只有听穿黑袍的男人传道布教,除此之外脏累活...

{ 2017-10-20 /9 /75 }
 

Fools

#旧剑旧枪,梗包括CV梗,舅舅局,AT等


一大早亚瑟就出现在房门口,一睁眼就是紧急事件,库丘林拽起衣领闻闻,他昨晚没喝酒。亚瑟宽大的裙摆下面有辆小巧可爱的红色摩托车,像只小绵羊,扭动车把便咩咩地抖。亚瑟的声音也跟着抖:“没没没时间解解释了,快上上上车。”


上上上你个头啊。


迦勒底的房间隔音效果不错,库丘林早上听到嗡嗡声,还以为是中央空调坏了,现在他知道扰民的是这辆摩托。迦勒底最近添置交通工具的英灵很多,一时记不起所有人。亚瑟对着后视镜调整盔甲松紧,自言自语:呃罗马假日还是不要了吧。


库丘林一拍脑袋,“这是宝具吧?别人的宝具能随便让你碰吗?快点还回去!”...


{ 2017-08-26 /2 /64 }
 

[路漂]Go Baby Go

#MOV,想起来了就,写写……(真相声,不带脑子,没有售后


漂移来之前猜到它百分之八十是个陷阱,有风险,但偏自负自己有这个能力处理好。他可能错在出门前没跟任何人打招呼,拐进地下车库后不该熄灭车灯,这直接使得他停在B区024面前才看清楚车位上停的东西。老实说他很想掉头就走,但为时已晚。


“我,在二手车网上约的应该是一辆有着甜美酒红色的小敞篷,可是趴在这儿却是一只熊猫。”


漂移顿了顿,还圆滚滚的。


“啊啊。”那警车一定是笑了一下,有灰尘从他底盘下吹出来。“当实际商品和描述不符,这是诈骗案,此...

{ 2017-07-22 /6 /42 }
 

[威/路]两只老虎

#真人电影,xjb摸个鱼,呃算不上CP,顶多相依为gay,大量私设脑补过度注意 


无关巧合,B字打头,路障在这间监狱关押名单上正好排第一。威震天只看了开头,说就是他,让他来见我。人类卸下装甲车上的货物,尘土飞扬中一辆警车慢吞吞地开过来,威震天费劲回想,他隶属于谁,有什么特长,干过什么大事。他以为他死了,最早来地球的那批霸天虎除了他差不多都死了,他想的时候不经意把话说出来,“我以为你已经死了。”路障拍拍肩上的灰,冷笑一声倒也不在意,“作为上司您就是这么关心下属的吗。”


“有那么七次我确定我弄死了红蜘蛛,...

{ 2017-07-17 /12 /38 }
 
1 2 3 4 5 6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