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飞行员
wb@盐他

#狗狗脆

心态崩了,咕哒昨晚哭着哭着就没声了,醒来枕头还湿着。她想要一杯咖啡去去眼上的水肿,埃德蒙端来了那杯咖啡,咕哒推开他,“不,我要去卡美洛咖啡店。”

二十几位从者浩浩荡荡陪御主晨练,他们在公园边停下,Berserker首当其冲推开玻璃大门。咕哒子扫视一圈店内,指着柜台后擦杯子的人,“就是他,抓住他。”Assassin应声而动,按住他的手,影子抓住他的脚。咕哒静静地盯着他,沉思半晌,叹口气:“打,给我往死里打。”

人群寂静了,为什么?有人问,不太对吧,他不是当期up吗?阿尔托利斯·潘德拉贡哎呦这名字真容易念错。Master昨才为他花光了石头,攒了半年的种火没了下文,趴在...

{ 2018-04-26 /7 /22 }
 

[旧剑旧枪]早晚复相逢

#时间按国服,愤怒使我杀键盘(我怎么还没出坑,你这样布星)

2018年4月19日当天迦勒底登记在册的灵基中有位从者的信号短暂消失了几秒,由于异动过于微小,没有人发现,也并未引起任何骚动,像揭日历一样被随便带过了。但这对当事从者来讲是很不公平的,因为这次事件对他内心造成了莫大伤害,导致他后续一段时间里沉默寡言,拒绝组队。至于究竟发生了什么,简单概括来说就是:

我穿越了。

库丘林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之所以做出如上四个字的判断是因为他刚刚还在走廊上挪花盆,罗宾汉在他身后指点,突然四周就全黑了,迦勒底一片死寂,只剩他一个,怎么喊都无人应答。库丘林立即进入了警戒状态,悄无声息地搜寻幸存者。月光下...

{ 2018-04-22 /3 /52 }
 

RPS

#东Z

帕西法尔无所事事,躺在工作室的地板上发呆。死亡星球上的混战三十分钟前刚刚结束,艾奇正忙着修修补补(他不让他乱碰),他们收获的战利品堆满了一只浴缸,谁的品味?俗气。修跳进金币池子里游泳,“我的主意,”他说,拿起一本九十年代的漫画书正要扔,多看了一眼封皮,“哦哦我知道这个,碇真嗣和渚薰是一对儿。”

“什么什么?”帕西法尔从地毯上弹起来。

“怎么啦?”修改换仰泳,把金币山蹬得稀里哗啦。

帕西法尔钓鱼:“我就,瞎问问,正义联盟你觉得谁和谁关系最铁?”

“超蝙呀。”

帕西法尔有点惊讶了,“这样啊,可你不觉得,超人和莱克斯·卢瑟才是相爱相杀灵魂共鸣的真基友吗?”

“不觉...

{ 2018-04-10 /11 /59 }
 

演员

#东Z

“艾奇还需要三分钟搭建场景,”修手里拿着一只电子钟,“也就是说,我们来预习一下作战计划吧。现在,假设我就是那个变态大叔,我坐在这个软垫上,你们要控制住我,开始吧!”

韦德不自觉地和大东对视一眼,手比出手枪的形状,我觉得提高威慑力很有必要,他为此解释说,然后用力甩手腕。

“不……不许动!”

小男孩认真思考了两秒后看向大东,“为什么不让他给你做个示范呢?”

大东抬起一条腿,哐地,踩在艾奇的工具箱上,食指向上顶在修的颧骨。他先是眯起眼,然后缓缓开口:“又见面了。”

韦德的脊背一下子绷直了。还好没人发现。

大东噗一声笑开,捏了捏修脸颊上的肉,修被他逗得咯咯笑。11岁的孩子,无忧无...

{ 2018-04-05 /13 /87 }
 

1日限定

#旧剑旧枪,愚人节(全活动收集中orz

库丘林转个身,脚底就被狠狠扎了一下。

要看路呀。

库丘林扶着墙站稳,看见地上有一颗大头钉,不对,是恩奇都。他细细的身体支撑着大大的脑袋,颓丧得很,像几宿没睡,白睡衣领口大开,走一步就被他踩掉一点。

懂了,四月到了。

巴掌大的微缩从者们在走廊上撒丫子狂奔。

真热闹,魔术师的药水又要脱销了,库丘林啧啧。他背后痒痒,伸手一挠,抓到一个球。亚瑟在他掌心站起来,紧锁眉头,阴沉着脸,富有弹性的呆毛抖动。

库丘林咽口唾沫,偷偷地,想要挑开小亚瑟的裙子,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没穿裤子。

亚瑟一个闪身,圣剑格挡,库丘林的食指血如泉涌。

库丘林握紧拳头按住伤口:...

{ 2018-04-02 /6 /49 }
 

1999年的残渣

#旧枪主从,异世界Master召唤异世界Servant的瞎玩

库丘林在浴室里搓澡的时候被召唤了。

搞什么!不是向英灵存续保障局抗议过很多次了吗,朝九晚五,工作日以外严禁空间传送,几点了!让不让人睡觉了!他嘴巴里的牙膏沫子喷的到处都是。

面前的少女轻声冷笑,命运的预感,库丘林打个哆嗦,牙膏全部咽进肚子里,扯出广告上才有的笑脸:嘛……嘛,Master最重要。

美沙夜冷酷的目光在他身上扫了扫,细不可闻地叹气:竟然是Caster。

库丘林才注意到,莫非因为没穿衣服?腰上可怜巴巴缠了条浴巾,披头散发,胸膛挂着水珠,能够当做武器的只有手里对污垢有杀伤力的牙刷。难道做Caster就得穿成这样?他想...

{ 2018-03-31 /2 /20 }
 

似是故人来

#MCU+天启,非常可怕的OOC和胡扯,我没有看过漫画(好吧看过一点)

坠落,下降,他掉下去了。

类似的濒死体验曾有过一次,他差一点没命,特查拉记得很清楚。他可以忘记自己如何夺回本属于自己的东西,但永远忘不掉自己如何失去一切。

他讨厌不受控制的下落,碰上了也就自认倒霉。天旋地转的无力感很糟糕,就像妹妹乐于给他的战衣安音响却不愿意加推进装置那样糟糕,她的坚持自有她的道理,那不仅是对神灵的亵渎,更与他在美国的朋友设定重复。

接下来,特查拉不得不先后经历了自由落体,像纸片般被风撕扯,被搅得晕头转向,在几乎以为自己会在风暴中粉身碎骨时,特查拉睁开眼,看见一只巨大的鸟。她悬浮在半空让他想起了他在...

{ 2018-03-24 /6 /16 }
 

天唱魔音

#😈👼无差……吧,魔女集会,题目来自微博抽奖…(…碰瓷作文,赞美一下太太本人 @天唱魔音 然后我到角落里丢人去…


恶魔捡到了一个孩子。


那是在海边的悬崖上,见不到太阳,他时常来这里吹风。孩子有着苍白的皮肤和金色的发旋,趴在黑色的石头上格外醒目,恶魔一眼就发现了他。恶魔是个慈悲善良的恶魔,没有因为他是人类的孩子就吃掉他,也没有抛下他不管。他用双手小心地托起孩子,于他巨大的身躯而言像捧起一颗种子。孩子身上被海水湿透,在他掌心里像只湿漉漉的小猫般发抖。恶魔拢起爪子,学着他曾见过的人类的样子,怀抱着他轻轻摇晃。别怕别怕,他还不会说人类的语言,只能叽叽咕咕...

{ 2018-03-06 /6 /33 }
 

过冬

#旧剑旧枪,珍惜没有暖气的写手


随意的开场吧:库丘林是被冻醒的。


睁开眼后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字:冷。


身体犹如被冰天雪地所囚禁,手脚拼命向心脏靠拢以获取血液中仅剩的温度,他以这样的姿势跟冰冷的被窝僵持着,比谁先暖和起来。当然,没有用。他的衣服丢在一米外的地上,遥远的像在月球,他动不了,起不来,想拿床单生火。


这样不行,他往被子里缩了缩。


午饭时库丘林碰见亚瑟,国王在喝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面条,整块厚实油亮的叉烧肉浮在奶白色的汤汁上,他像立于仙境上审视四方,周遭云雾蒸腾,筷子夹起滚烫的瀑布,要吹一吹才能送进嘴里。这让只是因为晚来一会儿就只剩下冷螃蟹...

{ 2018-02-04 /3 /64 }
 

命不该绝

太公望回不了家。

快要过年了,四不像说,想提前两天错开空中拥堵回四不像谷时,太公望正在西岐最繁华的街上往嘴里塞小笼包,含糊地点一点头,去吧去吧,路唔唔……烫!

回过神来王宫里的灯笼都亮了,酒席从大殿上一直摆到庄稼地里,姬发扔了头巾,跳到桌上唱凡人歌,周公旦沾了点酒便开始哭。雷震子瞧不下去了,这时候忙着撇清关系,放屁,老子是捡来的。

太公望吃得饱饱,借口出来醒冷风,鬼鬼祟祟的,相中了侧殿修葺一新的池塘。他手脚并用爬到假山上,打神鞭甩出一道饱满的弧,直钩入水,刺破水里的月亮。

天灵灵,地灵灵,谁都行,来个人带我回天上吧。

虽说仙界充其量只算他第二故乡,但毕竟是生活了七十几年的地方,冰冷如...

{ 2018-01-20 /9 /18 }
 
1 2 3 4 5 6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