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阵地随时转移

胡说八道

#旧剑旧枪,如题。从情人节我们可以知道男从者都多才多艺,小朋友还是太年轻…

冷水泡过一夜的英雄之证,拿牙刷仔细刷洗干净,片片儿,视喜好也可以切丁,倒进打好的鸡蛋里。昨天抓的时候总觉得少,今一看又泡多了,到这一步库丘林才萌生退意未免迟了,话说摊鸡蛋饼用不用面粉来着?理论上肯定用,但他好像看过别人就这样直接倒进平底锅也能成型,更熟悉厨房的人或许能教他口感如何不同。但,不放面粉怎么吃的饱嘛!库丘林挖了四勺,搅匀,点火,第一张理所当然落进他腹中,还行,凑合,他尝试把饼卷成卷,失败了。盘子里堆出凸起的山包,他又挤了点番茄酱,作爆发的岩浆。

龙全身都可食用,吃法嘛讲究原汁原味,如果是在特异点,为保持龙...

{ 2018-05-21 /16 /76 }
 

从背后抱住

#天使队,漫画第一课

沃伦一如既往盯着窗外蓝天发呆时,玻璃反射出他邻桌的斯科特也在看他。

“喂喂不是吧,现在可是课间。”

“我知道。”斯科特转着手里的圆珠笔,在本子上点了两下,“正因为是课间,所以有点事我想和你商量商量。”

“哦?”沃伦转过头,“你个人的事情?”

如果他们的小队长要亲自而又秘密地找他谈话,那至少证明这件事和X教授无关,也就是说,也许和X战警也无关,那倒是有点意思。

“你还记的上周我们去雨林执行的那个任务吗?”

他想多了,“抓蜥蜴的那次?”

“对,当时你把掉进水里的我捞起来,然后用冰人的能力把怪物冻在沼泽中,整个计划没有任何问题。只有一点小问题,问题是,你抓着我的...

{ 2018-05-17 /3 /18 }
 

精致

#旧设组,摸着玩的。箭头混乱注意哈

亚瑟领养了一条狗。

他问他妹妹要的。阿尔托莉雅交给她时,装在一辆宾利车里。她说她朋友家院子里都是大狮几,容不下这种小金毛,愿亚瑟能给它条生路。亚瑟自幼时陪他长大的那条狗老死后再也没拥有过任何宠物,他伸手想摸摸它,金毛冲他叫唤,张嘴要咬他的手。

“它有名字吗?”亚瑟不喜欢这只狗。他猜这只狗也不喜欢他。

“不知道,对了,叫它吉尔伽美什吧。”

亚瑟跟着吉尔伽美什在市中心的街上移动,没有看错,是他跟着它,根本拦不住,这让亚瑟打算现场购置狗狗用品的计划泡了汤。吉尔伽美什高傲地仰着头,欢快地迈步,对人熟视无睹。用排除法,亚瑟认定它的精神内核不是金毛犬,可能是贵...

{ 2018-05-08 /2 /59 }
 

#狗狗脆

心态崩了,咕哒昨晚哭着哭着就没声了,醒来枕头还湿着。她想要一杯咖啡去去眼上的水肿,埃德蒙端来了那杯咖啡,咕哒推开他,“不,我要去卡美洛咖啡店。”

二十几位从者浩浩荡荡陪御主晨练,他们在公园边停下,Berserker首当其冲推开玻璃大门。咕哒子扫视一圈店内,指着柜台后擦杯子的人,“就是他,抓住他。”Assassin应声而动,按住他的手,影子抓住他的脚。咕哒静静地盯着他,沉思半晌,叹口气:“打,给我往死里打。”

人群寂静了,为什么?有人问,不太对吧,他不是当期up吗?阿尔托利斯·潘德拉贡哎呦这名字真容易念错。Master昨才为他花光了石头,攒了半年的种火没了下文,趴在...

{ 2018-04-26 /7 /23 }
 

[旧剑旧枪]早晚复相逢

#时间按国服,愤怒使我杀键盘(我怎么还没出坑,你这样布星)

2018年4月19日当天迦勒底登记在册的灵基中有位从者的信号短暂消失了几秒,由于异动过于微小,没有人发现,也并未引起任何骚动,像揭日历一样被随便带过了。但这对当事从者来讲是很不公平的,因为这次事件对他内心造成了莫大伤害,导致他后续一段时间里沉默寡言,拒绝组队。至于究竟发生了什么,简单概括来说就是:

我穿越了。

库丘林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之所以做出如上四个字的判断是因为他刚刚还在走廊上挪花盆,罗宾汉在他身后指点,突然四周就全黑了,迦勒底一片死寂,只剩他一个,怎么喊都无人应答。库丘林立即进入了警戒状态,悄无声息地搜寻幸存者。月光下...

{ 2018-04-22 /3 /60 }
 

RPS

#东Z

帕西法尔无所事事,躺在工作室的地板上发呆。死亡星球上的混战三十分钟前刚刚结束,艾奇正忙着修修补补(他不让他乱碰),他们收获的战利品堆满了一只浴缸,谁的品味?俗气。修跳进金币池子里游泳,“我的主意,”他说,拿起一本九十年代的漫画书正要扔,多看了一眼封皮,“哦哦我知道这个,碇真嗣和渚薰是一对儿。”

“什么什么?”帕西法尔从地毯上弹起来。

“怎么啦?”修改换仰泳,把金币山蹬得稀里哗啦。

帕西法尔钓鱼:“我就,瞎问问,正义联盟你觉得谁和谁关系最铁?”

“超蝙呀。”

帕西法尔有点惊讶了,“这样啊,可你不觉得,超人和莱克斯·卢瑟才是相爱相杀灵魂共鸣的真基友吗?”

“不觉...

{ 2018-04-10 /11 /71 }
 

演员

#东Z

“艾奇还需要三分钟搭建场景,”修手里拿着一只电子钟,“也就是说,我们来预习一下作战计划吧。现在,假设我就是那个变态大叔,我坐在这个软垫上,你们要控制住我,开始吧!”

韦德不自觉地和大东对视一眼,手比出手枪的形状,我觉得提高威慑力很有必要,他为此解释说,然后用力甩手腕。

“不……不许动!”

小男孩认真思考了两秒后看向大东,“为什么不让他给你做个示范呢?”

大东抬起一条腿,哐地,踩在艾奇的工具箱上,食指向上顶在修的颧骨。他先是眯起眼,然后缓缓开口:“又见面了。”

韦德的脊背一下子绷直了。还好没人发现。

大东噗一声笑开,捏了捏修脸颊上的肉,修被他逗得咯咯笑。11岁的孩子,无忧无...

{ 2018-04-05 /11 /98 }
 

1日限定

#旧剑旧枪,愚人节(全活动收集中orz

库丘林转个身,脚底就被狠狠扎了一下。

要看路呀。

库丘林扶着墙站稳,看见地上有一颗大头钉,不对,是恩奇都。他细细的身体支撑着大大的脑袋,颓丧得很,像几宿没睡,白睡衣领口大开,走一步就被他踩掉一点。

懂了,四月到了。

巴掌大的微缩从者们在走廊上撒丫子狂奔。

真热闹,魔术师的药水又要脱销了,库丘林啧啧。他背后痒痒,伸手一挠,抓到一个球。亚瑟在他掌心站起来,紧锁眉头,阴沉着脸,富有弹性的呆毛抖动。

库丘林咽口唾沫,偷偷地,想要挑开小亚瑟的裙子,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没穿裤子。

亚瑟一个闪身,圣剑格挡,库丘林的食指血如泉涌。

库丘林握紧拳头按住伤口:...

{ 2018-04-02 /6 /54 }
 

似是故人来

#MCU+天启,非常可怕的OOC和胡扯,我没有看过漫画(好吧看过一点)

坠落,下降,他掉下去了。

类似的濒死体验曾有过一次,他差一点没命,特查拉记得很清楚。他可以忘记自己如何夺回本属于自己的东西,但永远忘不掉自己如何失去一切。

他讨厌不受控制的下落,碰上了也就自认倒霉。天旋地转的无力感很糟糕,就像妹妹乐于给他的战衣安音响却不愿意加推进装置那样糟糕,她的坚持自有她的道理,那不仅是对神灵的亵渎,更与他在美国的朋友设定重复。

接下来,特查拉不得不先后经历了自由落体,像纸片般被风撕扯,被搅得晕头转向,在几乎以为自己会在风暴中粉身碎骨时,特查拉睁开眼,看见一只巨大的鸟。她悬浮在半空让他想起了他在...

{ 2018-03-24 /6 /19 }
 

天唱魔音

#😈👼无差……吧,魔女集会,题目来自微博抽奖…(…碰瓷作文,赞美一下太太本人 @天唱魔音 然后我到角落里丢人去…


恶魔捡到了一个孩子。


那是在海边的悬崖上,见不到太阳,他时常来这里吹风。孩子有着苍白的皮肤和金色的发旋,趴在黑色的石头上格外醒目,恶魔一眼就发现了他。恶魔是个慈悲善良的恶魔,没有因为他是人类的孩子就吃掉他,也没有抛下他不管。他用双手小心地托起孩子,于他巨大的身躯而言像捧起一颗种子。孩子身上被海水湿透,在他掌心里像只湿漉漉的小猫般发抖。恶魔拢起爪子,学着他曾见过的人类的样子,怀抱着他轻轻摇晃。别怕别怕,他还不会说人类的语言,只能叽叽咕咕...

{ 2018-03-06 /6 /32 }
 
1 2 3 4 5 6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