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他

[旧剑旧枪]心跳

#机器之心AU


亚瑟跟着库丘林从尼托克丽丝的办公室出来时,杰基尔正抱着一箱糊掉的爆米花。


警署里的警探没有隐私可言,办公区有时混乱得像黑街。亚瑟尽可以想象,每个在外面打电话写报告查资料的人,或机器人,都能百忙之中抽空看一眼防弹玻璃后面,尼托克丽丝的情绪角如何劈叉,库丘林如何眼冒凶光。尤其杰基尔,不仅专注,还抱着爆米花,库丘林已经朝他过去了,呼,是爆炸现场清理出的残渣。


有话说话。


库丘林接过那箱东西,这属于他们的案子,现阶段而言,他个人。三个小时前他在市中心掀翻一辆小汽车,有疑犯的,导致连环爆炸烧得只剩下渣。尼托上尉揪着自己的兔兔耳朵,快要哭出来:拜...

Fools

#旧剑旧枪,梗包括CV梗,舅舅局,AT等


一大早亚瑟就出现在房门口,一睁眼就是紧急事件,库丘林拽起衣领闻闻,他昨晚没喝酒。亚瑟宽大的裙摆下面有辆小巧可爱的红色摩托车,像只小绵羊,扭动车把便咩咩地抖。亚瑟的声音也跟着抖:“没没没时间解解释了,快上上上车。”


上上上你个头啊。


迦勒底的房间隔音效果不错,库丘林早上听到嗡嗡声,还以为是中央空调坏了,现在他知道扰民的是这辆摩托。迦勒底最近添置交通工具的英灵很多,一时记不起所有人。亚瑟对着后视镜调整盔甲松紧,自言自语:呃罗马假日还是不要了吧。


库丘林一拍脑袋,“这是宝具吧?别人的宝具能随便让你碰吗?快点还回去!”...


#旧剑旧枪,告白气球


为纪念人类最后一位御主上任两周年,等同于仓库的礼堂得以重见天日。库丘林和几位高个英灵在这儿搬了一天箱子,铺地毯,布置灯光,举着一只大喇叭在最高级台阶上喊到气短。一切收拾妥当后弗格斯仍有兴致喝酒,库丘林艰难婉拒了。他打着哈欠,回到房间,开门,看见地上大大小小的纸袋,亚瑟披着蓝棉被,一手举水枪,一手牵激光剑,站在正中间。


“听我解释!”亚瑟差点崴脚。


库丘林合上嘴,摆摆手,“别说了,我以为还是捆绑好。”


“是庆祝活动!角色扮演!你看地上这么多袋子,都是我们今天跑了好几个特异点收集来的,我只是在试试哪个角色更适合我,只是,结果太明显了。”亚瑟耸不...

[路漂]Go Baby Go

#MOV,想起来了就,写写……(真相声,不带脑子,没有售后


漂移来之前猜到它百分之八十是个陷阱,有风险,但偏自负自己有这个能力处理好。他可能错在出门前没跟任何人打招呼,拐进地下车库后不该熄灭车灯,这直接使得他停在B区024面前才看清楚车位上停的东西。老实说他很想掉头就走,但为时已晚。


“我,在二手车网上约的应该是一辆有着甜美酒红色的小敞篷,可是趴在这儿却是一只熊猫。”


漂移顿了顿,还圆滚滚的。


“啊啊。”那警车一定是笑了一下,有灰尘从他底盘下吹出来。“当实际商品和描述不符,这是诈骗案,此...

[威/路]两只老虎

#真人电影,xjb摸个鱼,呃算不上CP,顶多相依为gay,大量私设脑补过度注意 


无关巧合,B字打头,路障在这间监狱关押名单上正好排第一。威震天只看了开头,说就是他,让他来见我。人类卸下装甲车上的货物,尘土飞扬中一辆警车慢吞吞地开过来,威震天费劲回想,他隶属于谁,有什么特长,干过什么大事。他以为他死了,最早来地球的那批霸天虎除了他差不多都死了,他想的时候不经意把话说出来,“我以为你已经死了。”路障拍拍肩上的灰,冷笑一声倒也不在意,“作为上司您就是这么关心下属的吗。”


“有那么七次我确定我弄死了红蜘蛛,...

[荒烟]月半小夜曲

#然而跟歌没有关系:P


荒不会演戏,对演艺圈也不关心。他本来做模特好好的,安倍导演一忽悠,你是我天生的男主角,新戏主角除了你不能有第二个人来演,又吹又捧骗进剧组。看过剧本才知道,男主是穿越到现代的古代神,无所不能,偏偏讨厌人类,冷酷无情无理取闹,典型的霸道总裁。荒打心里佩服安倍晴明有双慧眼,他完全不需要演,跟女主角自然的说话人就被他凶得直掉眼泪。饰演女主的金鱼姬童星出道,着急地跺脚:你别过来,新人都这么厉害我还怎么当前辈。荒自觉保持三米远,这是她自己说的,本来嘛,他也不会安慰人。


不过向来男主的危机意识有一半是男二的唤醒的...

#旧剑旧枪

超巨大是什么?

亚瑟噎了一下,轻咳,什么?

就是超——巨——大。库丘林举起双手比划,在空中画了一个大大的圆。

你说这个呀,这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那时我还在我的故乡,和……

我不想听故事。库丘林手指堵住耳朵,每天,打本,听,吐,了。

具体来说的话,指那些超越常识的巨大的敌人。

有多大?

就是——很大。亚瑟也用双手画了一个圆,这个圆很大,他要向后仰到椅子腿翘起来才能画下。

有界限吗?

无上限吧。

真敢说,你自己的技能你自己都不清楚吗。

毕竟,你也不知道你未来会面对怎样的敌人,会遭遇怎样严酷的战斗,潜力是无限的。

那么下限呢?库丘林一只手托着下巴。你总要知道一...

[荒烟]测不准

#室友荒6了,恭喜她(然而是个智障,吃葡萄不吐葡萄皮的智障)


起初荒住在烟烟罗家对街,比食发鬼年纪还小一点,大人不在家,小孩子成群结队玩耍时荒就跟在食发鬼后面。烟烟罗对他是没什么印象的,待到她大一点替家里大人跑腿,明明嘴里一遍遍强调酱油和醋,等站在杂货铺前就是想不起来要买酱油还是醋。荒当时坐在一张小桌前,还不会写字,有模学样地画,算命。他抬头看一看烟烟罗,拿勺子分别取了酱油和醋,表情甚是骄傲。结果烟烟罗一点也不惊讶,她现在连自己来干嘛的都忘了,荒撇撇小嘴又接着低头写写画画。烟烟罗给了钱,凑过去看,她对他写的字显然兴趣更大。...


[荒烟]如烟

#突发补个小番外,接上篇


对妖怪而言,地球相当于气体,物质守恒,他们此处此刻元神具散了,又在别处复原苏醒。八岐大蛇算其中顽强的一类,已然超出了妖怪范畴,每时每刻就琢磨着怎么复活怎么搞事,在地心游走寻找正义的薄弱处破土钻出。有时是无人的沙漠有时是原始森林,有一次得了头彩在人类聚集的市中心,没来得及高兴就被几位阴阳师按在地上抽筋扒皮,掐住七寸呕呕呕御魂。这一次八岐大蛇被迫害出了PTSD,见人就头晕。几个脑袋商量一下,再不敢贸然行动,先派个脑袋出去看看情况,没事了大家再慢慢来。


第一个抽签抽到老八,老八拖拖拉拉磨磨叽叽到地面一看,是海岸,安全,这招管用。隔一天跟上来了...

[荒烟]神明与怪物

#标题欺诈,BGM:SLOW DOWN – 向井太一


三十分钟,烟烟罗看一看表,车已经堵了三十分钟了,弟弟的电话还是打不通。时间对女人来说何等宝贵啊,三十分钟够敷一次面膜,完成一次晨跑,也够看一个人梳头。


烟烟罗老早就注意到他了。烈日当空,车堵得前头贴屁股,喇叭声折磨鼓膜,一部分人开始拖着行李和孩子往前走,更多的人破口大骂,躁动的灰尘颗粒不断上浮将理智淹没。而他的出现像一股清流,一点流火,白纸中央撕裂出一个口。


他像是站了很久,又像是刚到,笔直地立在路边,单论外表是所有放学路上帮你拿纸箱的男同学,有一双白色的运...

下一页 »

© 盐他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