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飞行员
wb@盐他

我真滴肝无料了,痒痒鼠藻荒小说本,和,JohnJohn连连看基努里维斯水仙拉郎本

前一个我很早就想写一直憋着,后一个是我有毛病随缘吧反正没人看,统称:丧偶老男人的复仇和觉得我超叼小男孩

工事中,怎么想都肝不动,我就想骗人画图,下个月中没动静就是死透了,我们明年见(不了)

{ 2018-10-13 /6 }
 

德川家康像只勤劳的蜜蜂,散发花粉,执着地把传单涂到棒球部每位成员手中。“倘若是你,我们一定会收获友情成为并肩战斗的朋友的!”他拉着伊达政宗的手。前奥州中学的笔头酷爱汉堡,喜欢盛大的party将调味料撒满了一层又一层。他用力回握了家康的手,“Best friends!”

“啊……”真田幸村喔圆了嘴,“哦……”像一只鸭子在讲话,“所以……为什么……会先去拉拢棒球部啊?”

家康抬起头,目光相碰的一刻冲他笑了笑,转身将请投我神圣一票的传单塞进下个人手中。

“在下想要一决胜负的心此刻爆炸上升。”

“真田幸村!”石田三成勒住他的脖子,贴在他耳边大声,“难道你想要被那种充满矛盾、似是而非的友情所束缚...

{ 2018-10-05 /3 /7 }
 

和纸片人相亲相爱

#旧剑旧枪,佘皮哥说我好久没摸鱼,因为我在看剧

夹着亚瑟等身立牌的库丘林和拿着自己本子的亚瑟本瑟在漫展上狭路相逢,说不上哪个更优秀。

会场人挤人,中央空调就是摆设,库丘林从脚底生出一股寒冷,声带不能自理,牙齿打颤,寒气停滞在他胃部久久不能消散。心里有鬼的人已然败下阵来。亚瑟到底是比他有些余裕,额上的汗还未成滚下,抢得先机对灯发誓:“真巧,我随便转转,刚才没看清楚,封面上不是比利小子吗。”排了两小时队才拿起来的书又绝情放下。你牛逼,库丘林心里大骂。

亚瑟松一口气:“你呢?”

我?我是受害者啊,真的委屈。库丘林才不懂什么同人展呢,他只知道Caster跟他说了,穿别人的衣服来会有人围着你拍照...

{ 2018-08-20 /1 /33 }
 

Restart

#马库斯/赛门,马赛女孩和她的船(x


赛门是《底特律》中一串普通的二进制代码,主要任务是在马库斯的剧情故事里担当一名还算重要的角色。他没有选择项,不可操控,迄今为止在玩家面前尽心尽力表现了76次死亡。他倒下、被殴打、被射杀,赛门深知每一次的手残、挂机、手柄没电对他的结局会间接造成怎样无法挽回的影响。每当他的名字在屏幕上亮起时,极其微小的“死亡76次”的红色字样就紧跟着注释在白色字母下方,像隐忍的伤疤。至少看上去是战士才能拥有的勋章,赛门安慰自己,现在我拥有了它,那很好。


不,不好,赛门叹了口气。他第一次叹气。


当然他感觉不到痛苦的,比仿生人更麻木,对剧情设计的...

{ 2018-07-08 /24 /211 }
 

连环凶手

#康纳/汉克,男子诈骗三百万被六名女友送进○○局


康纳1:我作证,安德森副队长有罪。


汉克:操……


康纳1:8月15日晚上八点半,我参与了解救人质与异常仿生人谈判的特别行动。本来,这场谈判就应该有其他专业人士陪同。我运气差一点,找了十个酒吧也没有找到他,我必须独自面对劫持人质意欲轻生的异常仿生人,劝说他冷静,营救人质。不必说,我完成了任务,人质完全无恙,但我被异常仿生人拽下了70层楼,脉搏调节器摔成碎末,机体当场停止功能。如果当时安德森副队长在那儿,他会拉住我,悲剧就不会发生。


汉克:你这是欲加之罪!我没在酒吧!我在我的办公室里,整件事与我无关,你现...

{ 2018-06-19 /14 /211 }
 

猫食

#康纳/汉克无差

搜索“可爱小猫”
搜索“小奶猫”
搜索“猫猫傻屌图”
……软体不稳定
搜索“猫咪睡觉”
搜索“扫地机器人和猫”
搜索“破坏房间被罚站的狗”
搜索“猫猫和狗”
搜索“二哈”
搜索“短腿柯基”

“康纳。”

“是。”

汉克倚靠着厨房大门,“你又在汇报调查进度?啊,我忘了,你对没有仿生人掺和的案子不感兴趣。”

“不,恰恰相反,”康纳太阳穴上的蓝色光环闪了闪,“我有充足的资料显示,这是一起与异常仿生人有关的案件,只是现阶段还未掌握到决定性的证据,需要进一步调查,我正是为此而来。”

汉克鼻子里哼了一声,面向屋外,系着围裙的女仿生人正跟随警员钻进警车,微笑着向为她关门的先生道谢,尽管那力度和声音...

{ 2018-06-15 /4 /114 }
 

裂纹

#冬寡,由致命起源那格【我拿了药来】所做的衍生,我很喜欢那格冬哥的蒸朋风胳膊,很短很糙,凑合当AU看吧…

他走路像个没有感觉的机器。

冬日战士闷头踏破坚硬的积雪,走得不快,每一步都像精心丈量过似的扎实,走了这么久也没见他慢下来。可娜塔莎已经累了,风景也看腻了,无论是他陡峭的后背,还是军大衣勒紧的大地山脉断在他左肩的裂谷。娜塔莎打量他那只机械手臂,她最感到好奇的,那只手现在紧贴在他身侧,像两节水管,上面结了霜,落了雪,似乎被冻住了。

他们走了很远很远的路,从临时停靠站溜下火车,他们就一直在没有人烟的荒野里赶路。娜塔莎不是柔弱待宰的羔羊,也不畏惧西伯利亚的寒风,但他们走了太久了,从夜幕到白昼...

{ 2018-05-24 /1 /32 }
 

胡说八道

#旧剑旧枪,如题。从情人节我们可以知道男从者都多才多艺,小朋友还是太年轻…

冷水泡过一夜的英雄之证,拿牙刷仔细刷洗干净,片片儿,视喜好也可以切丁,倒进打好的鸡蛋里。昨天抓的时候总觉得少,今一看又泡多了,到这一步库丘林才萌生退意未免迟了,话说摊鸡蛋饼用不用面粉来着?理论上肯定用,但他好像看过别人就这样直接倒进平底锅也能成型,更熟悉厨房的人或许能教他口感如何不同。但,不放面粉怎么吃的饱嘛!库丘林挖了四勺,搅匀,点火,第一张理所当然落进他腹中,还行,凑合,他尝试把饼卷成卷,失败了。盘子里堆出凸起的山包,他又挤了点番茄酱,作爆发的岩浆。

龙全身都可食用,吃法嘛讲究原汁原味,如果是在特异点,为保持龙...

{ 2018-05-21 /16 /65 }
 

从背后抱住

#天使队,漫画第一课

沃伦一如既往盯着窗外蓝天发呆时,玻璃反射出他邻桌的斯科特也在看他。

“喂喂不是吧,现在可是课间。”

“我知道。”斯科特转着手里的圆珠笔,在本子上点了两下,“正因为是课间,所以有点事我想和你商量商量。”

“哦?”沃伦转过头,“你个人的事情?”

如果他们的小队长要亲自而又秘密地找他谈话,那至少证明这件事和X教授无关,也就是说,也许和X战警也无关,那倒是有点意思。

“你还记的上周我们去雨林执行的那个任务吗?”

他想多了,“抓蜥蜴的那次?”

“对,当时你把掉进水里的我捞起来,然后用冰人的能力把怪物冻在沼泽中,整个计划没有任何问题。只有一点小问题,问题是,你抓着我的...

{ 2018-05-17 /3 /9 }
 

精致

#旧设组,摸着玩的。箭头混乱注意哈

亚瑟领养了一条狗。

他问他妹妹要的。阿尔托莉雅交给她时,装在一辆宾利车里。她说她朋友家院子里都是大狮几,容不下这种小金毛,愿亚瑟能给它条生路。亚瑟自幼时陪他长大的那条狗老死后再也没拥有过任何宠物,他伸手想摸摸它,金毛冲他叫唤,张嘴要咬他的手。

“它有名字吗?”亚瑟不喜欢这只狗。他猜这只狗也不喜欢他。

“不知道,对了,叫它吉尔伽美什吧。”

亚瑟跟着吉尔伽美什在市中心的街上移动,没有看错,是他跟着它,根本拦不住,这让亚瑟打算现场购置狗狗用品的计划泡了汤。吉尔伽美什高傲地仰着头,欢快地迈步,对人熟视无睹。用排除法,亚瑟认定它的精神内核不是金毛犬,可能是贵...

{ 2018-05-08 /2 /53 }
 
1 2 3 4 5 6

© 伤口撒盐 | Powered by LOFTER